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她獻的不是計

2015/3/15 — 12:07

別怪羅范椒芬,她只是不懂說出「身份認同」的真義,所以再彈歸咎身份認同的老調。

回歸快18年了,為甚麼港人仍然視所謂維護國家安全的《基本法》廿三條如洪水猛獸?為甚麼港人仍然這麼抗拒北京政權的魔爪,部份人甚至緬懷起英殖民政權?這是自從2003年五十萬人上街抗議後統治者拋出的問題。

這些問題不過是煙幕,精明的統治者不會不知道,只是為了給管治失效找下台階,也便只能這樣問。因為,只要搜集一點民情、輿論的事實資料,就會知道反對廿三條,是要保護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反對以選委會操控特首提名人選來控制普選,是要維護平等,是要反對一個連初中班會選舉也不如的制度;眼見貪腐的官越來越大,眼見官商勾結、以公職委任來買賣政治忠誠的趨勢越來越猖狂,在香港建立廉政制度的英殖政權,自然會被想起。

廣告

這一些,羅范椒芬會不知道嗎?當然,儘管受過教育,加上多年政務官的歷練,到底隔行如隔山,也未必明白身份認同的真義:身份認同講求的不可能是由上而下、由外至內,強加於人的價值,身份認同的培育,追求的是自然的、由衷的對某種價值的肯定,牢固得建立起一種價值觀,並內化為個人人格的一部份。

像羅太自己,雖曾調任廉政專員,現已貴為人大代表,但她也許還以教育局局長自居,這裡流露出的,正是她的認同所在,不因身份而改變。不過,儘管如此,如果回歸了認同這個黨國政權是那麼順理成章、自然而然,那麼港人的認同早就建立,身份認同怎會成為議題?這樣明顯的矛盾,說明了領一本中國香港的護照不會自動認同這個政權,這樣的概念,簡單得查一查維基百科就會知曉。

廣告

其實,任誰都會明白,問題的根源不在身份認同,而在於港府的施政,在於北京政權的操控,在於極權管治與平等、自由的矛盾,一個連哀悼家人的權利也要侵犯、也要包攬的極權統治者,又怎會接受真正的民主?坐擁天朝大權的聖上,能夠接受坦誠諫議的只屬例外,更多的是聽從太監的讒言獻媚。

謝主隆恩還來不及,說真話的成本太大,太監們當然了然於胸。例如,紓緩中港人民矛盾之一在於解決水貨問題,解決水貨問題務須對國內商品堅決打假,真的打假便會粉碎太多的斂財貪污的機會,這樣的區區一個人大又擔當得起嗎?如此,羅太對《鳳凰網》談起廉政來,也只能空泛的說幾句包不會錯的口號,至於要早已明瞭廉潔價值、程序公義的港人,認同互相包庇的利益集團,當然更是天方夜譚。

說不了真話,其實還可不說話的,只是自卑如太監、要討聖上歡心者,連這不說話的自由也沒有,可憐兮兮,於是才有教師須接受國情培訓才可入職的建議,何況,再多的國情培訓意味了更多的油水,許多夠格培訓的人,說不定已可隨時拿出一疊課程來賺這筆培訓經費。羅太雖然曾經貴為「天子門生」,受過明德格物的教育,但她竟然好像不明白身份認同的困難在於極權和民主的基本矛盾,強制教師再多的往內地培訓只會製造反感,而不能建立值得認同的價值觀。

要明白這一點,真的很難嗎?也許,獻的若不是計而是媚,也只好如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