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審視歷史

2018/3/2 — 10:47

慈湖陵寢遭潑漆,圖片來源:游騰傑 facebook

慈湖陵寢遭潑漆,圖片來源:游騰傑 facebook

「 ... 台灣『二二八事件』71周年,台灣獨派團體闖入桃園慈湖陵寢,不斷向蔣介石的靈柩淋紅油,靈柩自1975年來首被污染。獨派透露不滿台灣供奉『獨裁者』兩蔣停靈處,要將『象徵受難者鮮血的紅漆,潑灑在獨裁者停靈的棺柩』... 」(蘋果日報3月1日報道節錄)

蔣家都已經不再掌權30年了,還有什麼「蔣」好「去」? 連他們經營一生的黨如今也不是執政黨了,還要「去」什麼?潑了紅油就可以把兩蔣從台灣的歷史去掉了嗎!?

你說要把位於台北市中心的中正紀念堂折掉,還有一、兩分道理,但兩蔣的靈柩擺放於郊外一間小亭而已,非要這樣做不可嗎?

廣告

民進黨現在還在大搞什麼追國民黨黨產,如果說國民黨近廿年有侵吞國產,當然要追,但從1945年開始追?簡直超現實,為什麼不從1895年日本佔有台灣開始追?又或者從康熙佔有台灣開始追?這樣推下去,所有在台的漢人都是侵略者,要全數遣返,還台於原住民嗎?

除了228三個數字以外,民進黨還有其他牌可以打嗎?

廣告

*   *   *

昨天寫台灣時事,卻引出了如何審視歷史的問題。

要審視一個歷史人物或政權,必須用當代的標準,否則根本是超現實兼搵交拗。舉例,不少「愛國愛港」份子就很喜歡說,港英政府有什麼好?五、六十年代之時,不是貪污成風嗎?警權無限大,有什麼人權可言?

他們不會想一想,那個年代來說,香港是華人社會以至東南亞裡最自由最文明的社會了,否則也不會有一大堆人從大陸逃難過來。

又好像,要評價唐太宗李世民的功過,你卻說,他不是民選的,他是大獨裁者,沒有什麼好說的。那不是超現實嗎?那個時代,十個有九個以上的人都是文盲的農民,請問一下,有可能普選嗎?

同樣道理,人們批評中共五六十年代的所作所為,並不是因為她搞獨裁,因為那個時代根本沒有搞民主的條件。人們批評,是因為什麼大躍進文革等,從那個時代來說也是有破壞無建設的瘋狂行為。

再舉例,如果用今天的標準,華盛頓跟其他美國國父也不是什麼國家英雄,因為他們大多有黑奴,而且那些年也不是每個人可以投票選總統,只有有物業的白人男人才可以,因此他們是「小圈子」下的「獨裁者」了。如果再看看他們對美國原住民的行為,以今天的角度,就算不是屠夫也好不到那裡去了。

那麼,美國人要不要爭取折掉華盛頓紀念埤? 要不要把華盛頓的頭像從鈔票上拿走?補償又或者保護當年受害人的後代是一回事,但以今天的角度來攻撃當時的人物,根本是以仇恨來撈政治本錢了。

再簡單一點,如果有人說,十七世紀的數學家牛頓蠢得很,連i-pad也不會用的話,你認為有意思嗎?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