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你不能加入他們 也不要阻止他們

2016/2/10 — 19:02

「雨傘」結束一年有餘,很多人居然還在說「警察也是人,也有老豆老母」,或「我們針對政權不針對警權」,居然還有各打五十大板,居然還講「總之暴力就是不對」,居然還在講「暴力共產黨最高興」或「小心陰謀小心被利用」......是的,對這些全無思考的說法,我真的很驚訝,請原諒我「唔嗅米氣」。

上面我都不想回應了(你只消確定當權者早以千百倍的暴力加諸民眾,民眾只是作垂死反抗這事實便一切明瞭了),書都寫了一本(《傘悔錄 — 八九一代的懺思》),不必重複。這次我只想針對以下一個問題:「實力如此懸殊,(暴力)抗爭有用嗎?」以球賽比喻,不丹對日本,不丹還要去攻?去攻只有輸更多,不是該打穩守突擊,輸少當贏嗎?

廣告

首先,人的行動當然不一定是功利主義或效益主義,事先估計有用才去做。也就是理想的價值,又或者有不得不去做的義務,這個道理其實很容易明白,只是太多人有太多藉口自己做不到,再希望別人也做不到而已。

其次,行動可以開創新的可能,當然有一定冒險程度,但放回球賽比喻,有時弱隊放膽去攻,遇上強隊發揮不好或幸運之神不眷顧,士氣振作的話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後果。
其三,我重申以下事實:「當權者早以千百倍的暴力加諸民眾,民眾只是作垂死反抗」,換言之,很多人已別無選擇,所以還管它有沒有用嗎?去拼不一定有用,但不拼就只能坐以待斃。反對去拼的人大多數坐擁資源,還有條件還有退路(例如移民),不明白抗爭者的絕望。當然,也不能排除他們即使有一天落得再無退路的田地,他們也只會選擇放棄(包括尋死)而不會反抗。

廣告

其四,承前一點,既然已是絕地反擊,甚麼陰謀論,甚麼暴力會喪失民心以致缺乏支持等等,統統不重要了。也許真有人利用抗爭,但就讓他們利用吧,未到最後誰利用誰誰成就誰本就難以確定,何況你有主體的話,便不會一世都被利用。而抗爭,就是今時今日我們實現主體的方式。

放回球賽比喻,不丹對日本,賽前人人判定你會輸,於是你要打出自己的風格,輸也要輸得漂亮,那便是體育精神,而不是一味怕輸,龜縮死守,丟人現眼。

「兩傘」失敗,有望刷新人類歷史的港式「和理非非」抗爭無法成事(對此「泛民」要負上很大部分的責任),當權者不但不改變,還變本加厲,抗爭很自然回到使用暴力的舊模式。我們再暴力潔癖的話,只會被歷史恥笑。

個人來說也不贊成暴力,但面對抗爭暴力升級,我不主張譴責抗爭者,也不會稱呼他們作「暴徒」。抗爭進入這麼一種方式,身為香港人,你不能加入他們的話,也不能阻止他們,我們該阻止的是那更大規模更邪惡的建制暴力。

不吝在此一再重申:際此香港亂世,不想變成喪屍、奴隸、兇手的話,我們便只有兩條路:移民,或抗爭(無論哪一種方式,包括「暴力的」)!不能移民又不敢抗爭的,沉默吧,起碼不要拖反抗者的後腿。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