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連法庭都不捍衛法治 我們還在捍衛甚麼?

2017/8/10 — 13:0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奪」是否有暴力意味、「獨立媒體」是否主張港獨,毋關它的註釋如何反智,卻在於法庭竟也淪落為上綱上線的場所。

往日大公文匯、愛字頭及其連帶的網媒(如時聞香港),上綱上線的技倆,是其看家本領。即使流氓手法層出不窮,但看得多也會自然過濾,見怪不怪。不過,若果法庭也甘於漠視論證,只放大一兩個字詞作裁定,還有何專業性可言呢。我想香港人對法治有信心,很大部分來自法官的專業及其客觀中立的表皮。

然而,擺在眼前的事實,是法庭今日擔當起把異議標籤並將之邊緣化的工作。例如設定「禁語」,但凡提出「獨立」或「公民抗命」或任何對建制做成威脅的主張,都屬暴力。繼而,進一步收窄可以反抗的空間。

廣告

法治一直都在默默地死去,它的死亡是一個過程,時而明顯,像人大釋法、八三一;時而隱藏,像定性抗爭行動為暴動。

這些年,所謂「法治」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三不五時就有人高喊「法治已死」,但另一邊廂又把「捍衛法治」掛在口邊,正如緊抱著已然腐爛的屍體卻宣稱它未死般。如此對法治的執迷堪比宗教,明明早就誠信破產,但教徒反而更加堅信,儘管只剩下空心的所謂「精神」。

廣告

到底要捍衛的法治的指涉是甚麼?又假如專業性日漸成疑的法官就代表法治,我們又是否需要捍衛?誠然,香港司法制度非一文不值,它與無法無天的國度還有些距離。但在捍衛之前,反而更應該戳破現時法治的虛偽,藉此審視司法制度與正義的關係,令法治不再是正義的唯一答案。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