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妄論白色恐怖的林鄭月娥

2017/3/13 — 11:43

3月12日,林鄭月娥出席教協主辦的特首候選人論壇

3月12日,林鄭月娥出席教協主辦的特首候選人論壇

3月12日,我出席了教協主辦的特首候選人論壇。林鄭月娥的言論令人震怒。她全場擺出一副技術官僚、菁英治港、捨我其誰、中共撐我的態度。更令人憤怒的是,她一臉自信地胡說八道,而且不認為自己的言論有任何問題,足見其智商及人格均有嚴重缺陷。如果她成為下屆特首,香港恐將繼續沉淪,速度加快,萬劫不復。

首先,林鄭月娥在開場白中聲稱自己是「有驕人成就的香港教育系統的產品」,然後說自己是唯一一位候選人在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階段都在香港求學,很自豪云云。我真不知道這一點有甚麼值得她吹噓的。她真的認為自己有多麼「驕人」嗎?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畢業,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士,就必然是「驕人產品」?如果沒有必然聯繫,她現在亢奮些甚麼呢?況且,這類「有驕人成就的香港教育系統的產品」還有很多例子。有一個人在金文泰中學、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畢業,有著跟林鄭月娥同樣的「驕人」香港教育背景。這個人叫吳克儉。

然後,她聲稱香港初中教授《基本法》完全沒有問題,只不過是在執行上可以考慮如何改善時數,務求令「自由及人權源自《基本法》」這種觀念能夠深入學生心靈。天啊!自由及人權當然從來都不是源自《基本法》,而是先於、優於、凌駕於《基本法》而存在的憲政價值。這是任何法治社會的根本憲政原則。況且在實定法層面,《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及《國際人權公約》早已是《基本法》實施前香港行之有效的違憲審查機制的法律基礎,《基本法》徒有承認之形,而無創制之實。林鄭月娥所言,顯然停滯在「中共護法」及強世功之流的黨國文宣水平,完全不知法治為何物,徒惹訕笑,自取其辱。

廣告

在政改方面,林鄭月娥只說會「創造有利條件與環境」,以「互諒互讓」態度,「處理」政改,但從來沒有承諾「重啟政改」。曾俊華緊接著發言,表示「港人期望從速重啟政改,希望一人一票普選出來的特首更有公信力,我會沒有前設,溝通中港,努力爭取,相信可以得到普選」。他又說:「我知道林鄭月娥為甚麼不會重啟政改,因為都已經衰(搞砸)了一次,為甚麼又要再衰一次。」林鄭月娥聞言立即「面黑」,毫無情商(EQ),更無風度,怒目皺眉,隱忍不發。事實上,曾俊華的駁斥正中她的要害,把她那種奴心奴肺、外強中乾、文過飾非、怕被揭疤的自卑心態展露無遺。

全場最震撼的一幕,莫過於林鄭月娥講到「我最近都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她說「這樣都不緊要,拋個身出來選舉,都應該有心理準備,但竟然影響到支持我的朋友,包括大家熟悉的芳芳姐(蕭芳芳),網上有對她個人的抨擊,這種恐怖是在香港不能夠接受的,不應該容忍的」,還假惺惺地說「大家有不同意見,可以提出來討論,因為香港是法治社會,但是不可以不喜歡某個人,就連旁邊的人都不喜歡」。這樣把話說得翻來覆去,不斷擺弄正反,最後還是歸結成一句話:「林鄭月娥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

廣告

曾俊華明確表示不同意林鄭月娥這番言論:「網上留言不是白色恐怖,最近大家知道的某件事情才是白色恐怖。網上留言很多時候都是真心回應,猶如地鐵站牆上的塗鴉。言論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壓抑自由言論才是白色恐怖。」這句回應簡直就是「秒殺」林鄭月娥,令我特別讚賞。林鄭月娥當然再次「黑面」,而且帶有幾分「茫然」,好像知道自己碰了釘子,眼淚在心裏流,恨意在腦中燒。這樣下來,林鄭月娥在這次論壇的表現立即變成了「零分」,已無懸念。如果共產黨還是堅持欽點她的話,習近平頓成令人恥笑的傻蛋,其智慧與能力也不過如此罷了。

論壇當時,我坐在學校禮堂的第一排,乍聞林鄭月娥「我最近都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狂言一出,我和後排的很多選委立即感到不平。待她發言完畢,我和坐在後面一排的高教界選委不約而同,立即譁然,眾聲同「噓」!林鄭月娥瞪著我們看,既怒且懼,真是可笑。如果這種人成為當權者,香港還得了?坐在我後方的陳清僑教授還跟我說:「她知道白色恐怖是甚麼嗎?」我說:「林鄭月娥現正侮辱所有真正白色恐怖的受害人!」如果銅鑼灣書店白色恐怖事件受害者林榮基先生,當天親臨現場,聽到林鄭月娥這番「人到有求膽自大」的胡說八道,真不知他會否趨前上台,直斥其非。

據聞林鄭月娥以前讀書常常考第一。俱往矣!她現在卻連「白色恐怖」是甚麼都不知道,足見這件所謂「有驕人成就的香港教育系統的產品」,只不過是這種貨色而已。殊不知「白色恐怖」是由極權、獨裁、專制國家機器製造出來,不可能由網上公民的自由言論製造出來,但她卻竟然公開獻醜。歸根結柢,她知道hate speech跟white terror的根本分別嗎?甚麼是hate speech?甚麼是white terror?兩者都有相對嚴格的標準與定義,她懂嗎?她知道FB「按嬲」及理性批評既非hate speech,也非white terror嗎?

究竟幾天前梁振英狀告立法會議員梁繼昌「誹謗」的舉措,抑或幾天前網民譴責林鄭月娥及其支持者,兩者之間何者比較接近「白色恐怖」?如果按照林鄭月娥這種喊冤的歪理,那麼我們這些做獨立評論的人,經常承受不同意見人士在網上譴責、誹謗、人身攻擊、亂貼標籤,我們又會否說那些都是針對自己的「白色恐怖」?大肚能容天下難容之事,笑顏常笑天下可笑之人。

綜上所述,林鄭月娥這個人的知識、心術都有嚴重問題,自以為是精英官僚,但卻只不過是屁蟲昏官。她口舌逞強,問東答西,猛遊花園,拋出無關痛癢的數據(財政儲儲9300億等等),賣弄雕蟲小技的傲慢(聲稱發問者關於幼兒教育的問題很有技術性,但是只有他們二人知道,「你識問,我識答」),製造不著邊際的諷刺(利用阮雲道法官在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三人小組管治報告附錄中不被採納的「不同意見書」來諷刺前法官胡國興的觀點),然後空言「關懷」、「專業」、「聆聽」、「檢視」,全是廢話。她聲稱「一校一社工」由她倡議,事後已被證實為謊話。由此可見,她已經盡得中國共產黨幹部隊伍為官之道的真傳。口吐假大空,臉不紅,耳不赤,遇挑戰,怒視人,千錯萬錯,別人的錯。這種格局的人,絕對不應成為當權者,否則香港必定永無寧日。特此立言存照。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