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姚松炎:參選為鼓勵年青人從政 願居幕後以研究角色支持

2018/3/13 — 17:00

姚松炎

姚松炎

立法會補選九龍西選區落敗的姚松炎,今早出席一個電台節目時表示,對於是否參加下次補選,會與民主派商討以大局為重,退位讓與適合的民主派年輕賢能,會是他心目中最好的選擇。

今早他出席一個電台節目時,被問及下次補選是退位讓賢還是繼續出選,姚松炎直說:「前者一定永遠是我的說法」。他說,從政的初衷,就是希望鼓勵更多年青人參政,對今次民主派少壯一輩如區諾軒和范國威在補選中成功勝出,他表示感恩。

「如有年青人是民主派一致推薦的,我是會全力支持,我其實在背後推動,做研究工作是會更加有我的角色和身位。」他說。早於2015年10月參加南區區議會選舉時,他已表示在雨傘運動後,一直希望有更多年青人從政,當時環顧身邊仍未有人願意,於是他「以身作則」,自己先參加選舉,希望鼓勵到年輕人跟隨其腳步,投身議會。

廣告

與民主派一起商討是否仍出選

再被問及九西再補選的話,出還是不出選?「會與民主派商討一起作出決定,因為不是為自己,而是為香港民主,都是為大局,會一起傾出來。」

廣告

在節目中,敗選了的姚松炎被安排坐在正中位置,兩位當選的候任議員伴在旁邊,不少聽眾致電也是要與他對話,有的為他因缺少實體拉票而失落選票感「唔抵」,也有較「勞氣」的直指他驕傲,輕視傳統泛民,沒有與民協馮檢基修補關係,以致其支持者不投票與他。聽到重話時,他低著頭,苦笑點頭。

承認選舉工程多失誤

他再次表示,他的策略失誤導致流失票源,為落敗承擔責任,並會與團隊和民主派深切反省。他認同近日不少學者和專家的分析,敗因主要是他沒有地區直選經驗,沒有政治團體背景的他也沒有地區樁腳,在傳統實體拉票活動起動得遲,在設計以至擺位、街站時間也有很多失誤。

當被追問是否沒主動找民主派幫忙,姚松炎說,有與民主派緊密聯繫,也有逐個板塊去邀約,也有好幾次會面,但由於人手不足,難以兼顧不同範籌。外界指在九西基層地區使用「朱凱廸模式」是錯用方法,他再次說即使民主派有給很多意見,但最後決策是他自己,不是其他人的錯。

說到,2016年時出選功能組別,也是用較多突破、非傳統方式拉票,這亦是他的選舉策略和風格,不過缺乏的是地區直選經驗。現在回看,他認為最好的方法是結合紮實的傳統落區拉票工作,再加多入新穎的助選活動。「如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要向公眾致歉,也希望民主派明白我當時的困境。」

未知能否入閘 致傳統拉票工作滯後

姚松炎提及,在仍未知道能否「入閘」期間,資源不足和決策不善,未能決定對印宣傳品「拍板」落單,又遇上農曆新年假期,導致傳統拉票工作滯後。不過,他指網上有很多負面攻擊,反而落街站有很多支持者鼓勵打氣,不過他承認缺乏直選經驗,可能令他們對民情掌握不足。「我們在地面實體拉票,感覺是遠遠勝過網上的,這當然是我們的失誤,是否擺街站太多時不是基層長者區域?是否以為友善支持的就是全部,可能不支持的人是不走過而我們不知?」

出席同一節目、勝出港島區補選議席的民主派區諾軒說,明白姚松炎面對的同樣情況,他在報名後也要等待確認是否能「入閘」,才能啟動選舉工程。

對於雖然勝出補選,保住了香港眾志羅冠聰被DQ的的民主派議席,但隨即被工聯會王國興與數名市民以區諾軒曾焚燒《基本法》為名(區澄清是《基本法》道具),就他的參選資格入稟司法覆核,區諾軒說,不希望這些DQ事件來臨到他這個當選了的候任議員身上。

「我再重申,我是十分尊重《基本法》,我向大家承諾是會一定按格式做齊所有宣誓要求,我不希望這些DQ事件會去到一個當選了的人身上。」他說。在政府的「DQ刀」高懸頭上的時候,他說處事會小心翼翼,正與法律團隊評估中如何應對。

「我一定會很謹慎去處理,包括清楚解釋立場,我是很尊重《基本法》,在這期間亦會很小心應對法庭對我有的任何問題。」他無奈地說。「真的不想這些風波不斷侵擾議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