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孰令香港政治沉淪

2018/2/6 — 11:05

雙學三子獲得12位美國國會議員提名諾貝爾和平獎。這件事嚴格講還只是在煲無米粥的階段,離開諾貝爾委員會作出評審還有一段時間,也不見得有什麼明顯的跡象說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有很大的機會花落香港。但只是個「提名」,便顯然足以已令中央政府、特區政府與一眾擦鞋仔反應強烈了。

作為一個舉世矚目的國際獎項,諾貝爾和平獎自有其重要的象徵意義,否則當年就不會引致一個所謂「信心越來越強、獲得全國人民支持、在世界越來越多朋友、在國際社會話語權越來越大、及一向自詡永遠正確」的政權反應如此極端了。

北京當局說上一句,「外國政府及組織不應該以任何方式干預中國的內政」應該已經是最低消費。發財而不立品,作風一向如此,都見怪不怪了。

廣告

香港政府及一眾建制中人的反應,才是最能反映香港管治之淪落及政治文化之敗壞。

特首林鄭月娥說要修補社會撕裂,說自己不是一個喜歡鬥爭的人言猶在耳,但國內那一套政治鬥爭的語言講得琅琅上口。「干預內政」、「說三道四」這些說法近日已是頻頻出口,這一次指「有一啲外國政客」,借國際獎項「做政治干預工作」就講得更流暢自然,不用勞動在北京的發言人了。

廣告

也剛巧是在近幾天,美國傳統基金會公布了全球經濟自由度排名,香港連續二十多年排名得第一。政府高層的反應卻是南轅北轍,忙不迭出來自我面上貼金。為什麼又不批評一下這一個代表了美國極右思潮的組織說三道四,兼且長期干預香港事務及中國內政?差不多一百年前魯迅筆下那位阿Q所表現出來的自以為是及雙重標準,不但沒有因為國家由當年的積弱走向今天的富強而得以扭轉,還由市井走卒小人物的作風變成了代表國家的政府日日向全世界示眾的國格。就連曾經以國際城市的開放與文明自居的香港社會,也只消20年便出現了嚴重的文化返祖。

須知國際社會不是一言堂,言論自由仍然是最主要的普世價值。繼續要以極端手段打壓言論自由及迫害異見者的「大國」,全世界只剩下所謂崛起中的中國及不知還算不算是大國的俄羅斯。莫說北京當局沒有資格干預及限制傳統基金會或那十多位美國國會議員的言論及作為,就是美國政府也沒有辦法禁止他們提名誰或把「世界第一」評予誰。口口聲聲說其他人或政府干預內政、動輒以國情及內政指責別人說三道四的,正正就是要以這些不着邊際的評論來干預其他國家的內政及所有人的言論自由。不知道這是否就是習主席所說的,要向國際社會展示的中國方案。特區政府真的要自我淪落如斯嗎?

建制派「一犬吠日,百犬吠聲」,回應的角度與內容都不會有新意。但說法之誇張、著力之猛及火上加油之落力,也是香港政治文化淪落的另一個例證。特別是那一位堂堂大教授及「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的說法最能說明一切。

據說他認為這一次傘運學生領袖獲提名,比當年劉曉波取得諾貝爾和平獎事態更嚴重。又說中央可能會視此為「美國的挑釁」,可能會「更強硬對待民主派」。他這個說法可說十分嚴重,但其實在邏輯卻是含糊不清。他的意思是不是說那十二位國會議員便足以代表美國政府,還是說美國政府在背後利用這十二人搞局挑釁?或者他的意思是不是說,北京當局連美國政府的政冶行為及議員個人的政治身份都會搞埋一碟,不懂得分開?香港有幾個年青人被提名,為什麼會「嚴重」過劉曉波拿諾貝爾和平獎?如此說法,是不是說劉曉波及劉霞受到迫害是理所當然?因為幾個年輕人被提名,便要更強硬對待民主派?這種說法是不是說政治上搞㧣連合情合理?意思似是「你們幾個人被提名,民主派便要受到㧣連,一同受到進一步的政治打壓」。如此說,似是大教授也同意這一種連坐之誅了。香港又是不是已經快步倒退回封建專制的年代了?

這件事不但為香港近日熾熱的政治氣氛平添了不少花生,從中也可以管窺政府及那一批當權階層的心理質素是何其脆弱、政治胸襟是何其狹窄、有些人的心術又是何其險惡。正因如此,香港人應該繼續堅持爭取更大程度的民主,但同時也要有心理準備,會因此繼續被抹黑為香港政治沉淪的替罪羔羊,縱然大家都看得清楚也心裏明白,這一種沉淪究竟是孰令致之。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