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談「宗教事務小組」— 管浩鳴是林鄭月娥肚子裡條蟲?

2017/3/6 — 17:49

宗教事務小組

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已完成提名程序,選舉將會在3月26日舉行。候選人之一林鄭月娥(一直有傳聞指她是中央政府定意人選)在其政綱有這段話:

我會研究在民政事務局下設立「宗教事務小組」,專責統籌有關政策。

廣告

此話一出,天主教和基督教分別有公開信給她。天主教香港教區堅決反對設立「宗教事務小組」或類似機構。[1] 基督教協進會則較溫和地要求林鄭月娥仔細解釋這小組的細則。[2] 其餘四個在選舉委員會宗教界別的宗教團體沒有公開評論。因應這兩個宗教和一些宗教人的反應,林鄭月娥於3月3日,承諾若當選,她不會跟進設立宗教事務小組一事。當以為這事暫可告一段落時,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法政牧師接受傳媒訪問時,唱反調,批評反對者:

將良好意願(指設立「宗教事務小組」)抹黑成干預宗教,講到好似國家要管。

畀你都唔要,直情係良心(當)狗肺。

他(我)和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對建議被擱置,感到失望和可惜。

林鄭(月娥)只是想為宗教界出一分力,但有人覺得林鄭(月娥)因為係中央欽點、西環支持(故倡設小組),但以我認識的林鄭,一定唔會咁做。[3]

廣告

我是一條蟲

令人愕然之處是管浩鳴對林鄭月娥建議設立的「宗教事務小組」一點意見和懷疑都沒有,完全站在林鄭月娥立場說話。難道這是他給林鄭月娥的「死橋」嗎?若不是,管浩鳴是否林鄭月娥肚子裡條蟲,以致他完全明白她所想和所做的,甚至是她的傳聲筒?管浩鳴要透過媒體表達甚麼?

一、對於林鄭月娥宣佈不會跟進「宗教事務小組」,管浩鳴和鄺保羅真的可能很失望,甚至憤怒。或許,他和他們的宗派可能已遊說政府多年,支持有關宗教用地政策。所以,當林鄭月娥將設立「宗教事務小組」放在其政綱時,管浩鳴和鄺保羅可能已唱出「哈利路亞」。但不足數天,林鄭月娥的建議竟被聖公會的姊妹教會(天主教)狠批,最終導致「宗教事務小組」成為泡影。管浩鳴不氣憤才怪。換一個角度看,林鄭月娥反而是管浩鳴肚子裡條蟲,以致小小利益和方便已收買或控制管浩嗚的心了。

二、當眾人將矛頭直指向林鄭月娥,認為她缺乏智慧,對宗教無知時,管浩嗚的回應表現出他護主心態。(管浩嗚曾以主人與貓比喻中央政府與香港人關係,他說作為貓的香港人要聽話。)[4] 他不但以宗教人身份証明林鄭月娥的無辜(即只促進宗教活動,與干預宗教無關),更願意犧牲主(耶穌基督)內友誼,將矛頭指向質疑林鄭月娥的宗教團體(天主教),甚至說,「直情係良心(當)狗肺(他們)。」管浩嗚的護主可能是一種忠心,但實質是應聲蟲一條,甚至將上主與政權倒轉了。

三、管浩嗚的言論是要向政府表明,基督教和天主教不只得一種聲音,還有聖公會的聲音。更重要,聖公會聲音不是少數聲音,而是基督教聲音。一方面,若政府日後秋後算帳,聖公會可以倖免。例如,不要影響現有跟聖公會在社會服務的合作關係。另一方面,若政府要找合作伙伴,聖公會是最忠誠朋友,最可靠的傳播機器。更重要,聖公會成為基督教代表。所以,管浩嗚的言論是政治表態,不純是不同意見的表達。當教會淪為政治工具時,它是條可憐蟲。

四、管浩嗚的言論反映他聖公會的世俗教會觀。一,興建教堂是聖公會的關注,但對大部份基督教教會來說,這不但是遙不可及的事(經濟能力),更不是重要的事。所以,管浩嗚和鄺保羅看不見跟政府交易後,政府干預宗教自由的可能性。二,聖公會一直與政府有配合關係(例如鄺保羅大主教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委員),所以,管浩嗚對「宗教事務小組」不會有太多懷疑,因為他已配合政府了。

說回來,我不是管浩嗚肚子裡條蟲,所以,以上種種解釋是可能,也是不可能。但從他對佔中的言論和對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基督教界別的立場等,以親建制、政治考量和欠缺宗教應有情操等來描述管浩嗚絕不過份。

我要成為誰的蟲

肚子裡條蟲不必然是貶義,而是以較形象化說出他人對我理解的程度或我對他人理解的程度。那麼,我勸管浩嗚和他代表的聖公會不要成為政府的應聲蟲,反而要成為爭取民主和人權的香港人肚子裡條蟲。神學上,這是教會要成為被去權人民的教會,而不要浪費時間和精力爭取宗教用地和政府認同。成為政府條蟲只會被它蠶食教會的靈魂,但成為被去權者條蟲會令人靈魂甦醒 (即權力使人腐化的道理)。管浩嗚和鄺保羅等人明白這道理嗎?

適逢今年是宗教改革500週年,香港聖公會正需要一場徹底宗教改革。Thomas Cranmer (1489–1556) 是英國教會主要改革者之一,我期待他的改革精神燃點當下聖公會人改革的衝動,即不出售 (出賣) 福音,也不出售 (出賣) 香港人。這是管浩嗚作為法政牧師應做的事(即守護福音,守護人的尊嚴),而不是與政客們攪「團結香港基金」。

 

注:[1][2][3][4

原題為〈宗教事務小組:管浩鳴是林鄭月娥肚子裡條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