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判刑前 — 如果人生終究無法逃離戰場 就沉住一道氣前行

2017/8/13 — 23:09

作者供圖

作者供圖

我是何潔泓,今年二十六歲,距離立法會門外發生的那場反對東北發展直接行動,經已三年零兩個月。二零一零年參與社會運動,是人生巨大的轉捩點,至今自身改變很多,唯初衷不變。社會制度對勞苦大眾的剝削,尤其苛刻,很多人捲進無力絕望的漩渦,面對殘酷無情的生活處境,他們養不活自己、沒有住屋尊嚴、工資追不上時代。貧富懸殊升至四十五年新高,即使人們努力求存,夢想終究被洪流淹沒。作為一個青年,我所看到的將來都是虛浮的。

大半年前,東北同案被告已陸續完成社會服務令,及後律政司以刑期不當為由,要求刑期覆核,如是上庭十數次後,我們將於8月14日再度接受審判。在幾年的波折間,時間線終於帶我們來到這一步。同一時空下,不同政治案件的反抗者正經歷漫長的司法程序,等待上庭、或已在牢獄中。風風雨雨不曾停止,政權絕不放過那些不願服從的人。

對這次審訊結果並不樂觀,心裡會緊張不安,幻想無數未知的場景,這是代價。然而相較前人或於社會最底層掙扎的人,自己面臨的,都是微薄小事。最近在見想見的人、做想做的事,感謝男友、家人、朋友和同事;感謝律師們,在荒謬時代仍挺直腰板,感謝曾為我寫陳情信的十多位大學教職員,你們張開了一張保護網。身處這樣的政局,仍選擇靠在這一邊,絕不容易。我是幸運的,身邊有願意接納與相助的人,這些資源和條件,讓我不時想起遇上官司會隨時遭受解僱、不被親人理解而只能默默承受的抗爭者,需要持續受到關注的人,實在太多。

廣告

處處是戰場,大學畢業、卸任嶺南大學學生會和學聯副秘書長後,我當上記者,換個方式,以主流媒體作為另一個戰場,緊守所相信的,期望把散落的故事書寫成人,每天身處另一場價值觀之戰。這一年多來,曾訪問各種模樣的人:受學業和前途困擾的隱蔽青年、背負家庭保守思想的雙性戀者、在破碎家庭長大的思覺失調者、對精神病院有深刻批判的抑鬱症女生等。不少人在他們身上加以標籤,認真書寫對方心底的皺折與矛盾,是在一場場自白間尋求理解。

種種人盛載的苦痛故事,映照著各種社會問題的輪廓,指證時代所帶來的不公。每當聆聽他們訴說真實卻不被明瞭與接納的經歷,於我都有巨大憾動。他們的話語,在一層層揭開亮麗城市的面紗,直視埋藏的殘暴社會底蘊。很多時,人們走來的生命軌跡,都是別無選擇,那些在傾斜制度下不被陽光眷顧的人,都是緊緊連成的共同體。

廣告

我作為其中一個指出社會問題的人,當年曾於法庭上表示沒有悔意,至今如是。數年來,反抗者嘗試過很多反對東北發展的途徑,最終議案還是在不義議會內粗暴通過。當日的行為,是經過慎重思考而無可奈何的選擇。我仍然相信,最暴力與偏激的,終究是不民主的社會制度,因而不感後悔。

有人只選擇張看城市繁華的一面,然而正直的人無法不凝視真實而讓人痛苦的社會暗處。既然人生終究無法逃離戰場,而我們每天都身處混亂殘酷的社會戰地,唯有在承受中抵抗。在如此扭曲的世界,縱使難以倏然打開一扇窗,還是要沉著一道氣,懷著尊嚴與勇氣,走往那艱難的道路。

最後感謝同案被告,若要站在洪流裡,你必須花更大力氣,堅持著你所嚮往的模樣。

註:
2014年6月13日,政府意欲通過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抗爭者作出直接行動。同案被告一早已完成百多小時社會服務令,如今面臨高等法院刑期覆核,將於8月14日早上十時再度接受審判。

此案被告包括黃浩銘、林朗彥、朱偉聰、劉國樑、梁穎禮、周豁然、何潔泓、嚴敏華、郭耀昌、黃根源、招顯聰、陳白山。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