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給年青入獄者

2017/10/17 — 14:11

作者林榮基與黃浩銘父親(中)及毛孟靜女士合照(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林榮基與黃浩銘父親(中)及毛孟靜女士合照(作者提供圖片)

10月1遊行前遇見毛孟靜,談了一會兒,她給我介紹朋友,表示這是黃浩銘父親,我們握手,彼此問候。毛女士說浩銘很像他父親,我約略看,確有些相似。不覺想起一次遊行,跟浩銘初次談話。那是幾個月前的事,當時遊行未開始,我走到路邊,看見他蹲下來整理橫額。那天訴求的內容,我忘記了,因而橫額上的字,亦想不起來,但看着他把橫額弄平妥,將角邊綁紮好,然後站起來,低頭審視,那種一絲不苟的態度,卻印像深刻。

後來幾次,他大約走在前頭,沒遇上。關於他的動態,以後都是通過新聞了解。站在維園的草地上,下了場大雨,周圍濕漉漉,談話有時停下來,看着不少年輕人,想起那些認識的,同樣被關進牢獄。

去年與羅冠聰、黃之峰同行,之峰說那次被泰國入境處拘留,非常惶恐,不過監禁一晚,嚇死了,問我單獨囚禁五個月,到底怎樣捱過來的。我笑了笑 : 試過就知道,想不想試一下?

廣告

沒想一語成讖,連旁邊的羅冠聰也是。

那天消息傳來,他們被判刑,就像劉曉波死訊那一晚,走到海邊遊蕩,無法釋懷,欲哭無淚。

廣告

好多年前一個大陸朋友,語重心長提醒我 : 投身社運,有時要坐牢,免不了的,但不要時常坐。他知道我這種人,遲早出事。他一直搞人權工作,六四被關押過,吃過苦頭。

我曉得他的意思。對於正坐牢,或將入獄的年青朋友,我只能作為年長者叮囑,日後抗爭時,在和平非暴力的方式下,千萬千萬,也要好好保護自己。

又 :昨晚毛孟靜轉懲教署回覆,擬今日同行探望黃浩銘與陳白山,不允。

林榮基 2017/1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