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將來站在被告欄上的,是你們

2017/8/16 — 21:16

《Sophie Scholl – The Final Days》電影一幕

《Sophie Scholl – The Final Days》電影一幕

去選舉的,被政府DQ;選到的,被人大釋法追溯夾硬DQ;強闖立法會及公民廣場被判社服的,被刑期覆核,由上訴庭判監(公民廣場案明天如無意外也是判監)。他們都有個共通點,就是左右翼上站得最前的年輕世代。

現在的香港,已不是以前那個香港。以前那個香港,雖然不民主,但仍然會跟遊戲規則給你半個立法會直選,民間的非暴力抗爭,仍會像西方普通法國家般給予一定的同情。

今天的香港,已經是經過二十年滲透換血的香港,已經是政權對付反對者毫不手軟的香港。簡單來說,香港已經不是大家記憶中那個相對自由開放的香港,而是一個威權統治的香港。

廣告

威權統治下的香港,選舉會有政府奧步剝奪選舉資格、推翻選舉結果;民間抗爭會被政府用最嚴苛的法律來進行司法迫害,那種迫害,可能是要告到你最高刑期,也可能是令你因為打官司而破產,總之是要令你難以翻身。

這個威權統治下的香港,新常態是反對得最激烈的會被剝奪政治權利终生、會被被重刑、會被跟蹤毆打(上年這時候的梁天琦)、會被黑社會襲擊刑毀,這是威權統治的醜陋真面目。

廣告

面對這醜陋的新常態,我想起講述德國反納粹白玫瑰運動歷史的電影」Sophie Scholl: The Final Days」。Sophie及Hans Scholl兩兄妹和他們的朋友Cristoph Probst因為派發反納粹傳單被捕,他們被送上「人民法庭」並判處死刑。他們被判死刑也是根據當時的法律,當時應該有不少被洗腦的人說他們違法搞事所以抵死,但現在沒有人會這樣說。

在無恥的威權統治下,一切的反抗都是罪行,即使最溫和的反抗也會被鎮壓、被噤聲,在」Sophie Scholl: The Final Days」的德國如是,在《逆權大狀》的南韓如是,在黨禁時代的台灣如是。那些站出來反抗而被打壓的人,是時代的良知。現在或許會有很多被媒體洗腦的愚民認為他們「罪」有應得,但歷史必然宣判他們無罪,有罪的是鎮壓異見的政權。

我們這些一般人可能沒有挺身被捕的勇氣,但至少我們可以精神和實質上支持他們。這是到目前為止我們能做的事。這幾年的抗爭群眾被離間得分裂再分裂,被離間得互不信任。到了這個時候,我們連搞個和平集會製造一些輿論壓力也難。到了這個時候,我們真的要思考一下如何重建信任、重建公民社會來迎接更多的打壓。

電影裡的Sophie Scholl站在「人民法庭」的被告欄上,對著那些鎮壓者說:「將來站在被告欄上的會是你們」。

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威權統治會倒下,但它總會有倒下的一天。我們可以失望,但絕不能放棄希望和對良知的堅持。

 

作者 facebook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