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新任主席的第一天 戴啟思:就算政府希望林定國當選而不是我 都得忍受

2018/1/20 — 0:07

戴啟思

戴啟思

戴啟思上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的第一天是這樣過的:早上 11 點半踏入律師樓工作,下午接受一連六間媒體的專訪,一個接一個。訪問與訪問之間,他會踏出會議室,喝杯水,踱幾步,舒展一下筋骨,然後又回去,繼續接受下一家傳媒的專訪。

「我仍有點倦意,所以請不要耗盡我,哈哈。」他對記者打趣道。

也難怪現年 64 歲的他疲累。之前一晚,大律師公會舉行改選,由於與會人數遠超預期,選舉結果延遲了逾兩小時才公布。凌晨 12 點 45 分,剛以 109 票之差撃敗林定國當選的戴啟思,無甚表情地召開記者會,並以此作為開場白:「我本來打算跟大家說 Good Evening,但其實應該是 Good Morning。」簡單答了三條問題後,他示意要回家睡覺,擇日再談。

廣告

十多個小時後,他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時,坦言對自己當選沒太大感覺,「只是一份認同」。然而他之所以站出來,全因大律師公會有責任為香港市民發聲,就政策及憲法的法理問題,向政府提出質疑。

「我們要在剛看到有法律問題時就提出意見,而不是等到事情已經無可挽救的時候。」

廣告

2018年1月18日,大律師公會召開會員大會,改選主席及五名執委席位。選舉過後,戴啟思與林定國見記者。

2018年1月18日,大律師公會召開會員大會,改選主席及五名執委席位。選舉過後,戴啟思與林定國見記者。

*    *   *

看不見一地兩檢的憲法根據

大律師公會於星期四晚完成改選,由現屆主席林定國組成的名單,與前主席、資深大律師戴啟思的名單對撼,最終戴啟思以 620 票擊敗 511 票的林定國,成功當選主席。而戴啟思團隊的駱應淦、陳文敏、沈士文和石書銘亦成功當選執委。

這是戴啟思繼 2005、2006 年後,第三度出任大律師公會主席。他坦言,有別於之前兩次均在沒有競爭下當選,今次經過選舉才成為主席,經驗截然不同。對於被批評競爭帶來分化,戴啟思強調選舉乃按照公會憲章進行,「就以往做法,這或許是有點新奇,但一定符合會章」,又稱大律師公會選舉的價值,在於確認會員對哪些議題著緊,毋須猜度他們的取態。

在不少人眼中,是次選舉的價值,也在於予以機會讓法律界進行一次集體表態。與林定國名單相比,戴啟思名單在一地兩檢、國歌法、《基本法》23條立法等多個公眾關心的公法議題上,顯然比對家展現更進步的姿態,換言之,他們因「走得更前」而當選。

但戴啟思卻表示,不太理解何謂「走得更前」 。

「當我們看見,這個(一地兩檢)方案好像有點問題,我們看不到它在憲法上有什麼根據,我們就提出來。我們不是說這就是我們確切的立場,而只是說它看起來不太妥當。」

戴啟思認為,一旦大律師公會提出了其對政策的疑問時,就等同「將個波拋返俾政府」,政府有責任解釋政策的法律基礎。正如一地兩檢的法理爭議,公會已經「發球」,現在理應是政府回應的時候。

「當政府回應後,我們可以承認我們當初的看法有錯,或者表明我們仍然不滿意政府的回應。但無論如何,我們應在一開始看到有法律問題時就提出意見,而非等到事情已經無可挽救的時候。」許多人期望大律師公會「準時」發聲,正是同一意思。

戴啟思又指出,大律師公會在對政策的法律基礎有疑問時提出其觀點,乃源自殖民地時期的傳統,「根據公會憲章,我們需要讓公眾有機會參與,要和公眾保持良好的關係。傳統上,每當有重大法律或憲法議題的時候,公會都會發聲,特別是在殖民時期,當立法局並非民選的時候。」

「當政府說(法例)沒有問題,立法局也說沒有問題,那到底是否真的沒有問題?」

戴認為,若政府不回應公會及市民對憲制議題的質疑,而強推立法工作,乃非常短視的舉動,因為每一個香港市民都有權到法院提出訴訟,挑戰政府的決定。他亦預視未來將出現與一地兩檢相關的司法覆核。

戴啟思

戴啟思

「公會可做的就是這麼多」

不過,也有人質疑,就算發聲又如何?以一地兩檢為例,即使上屆大律師公會已發出措辭強硬的聲明,批評人大常委的指令「完全漠視及閹割《基本法》」,但至今政府仍未有回應,任大律師們怎樣力竭聲嘶,彷彿也沒真正能力扭轉大局。

戴啟思坦承,公會可以做到的,其實不多。

「公會可以做的只有這麼多,我的工作不是去煽動,或者去上街示威,公會可以做到的就是指出問題,指出政府未能解釋清楚法律理據,促請政府告訴我們,理據是什麼。」

換句話說,公眾也不應對大律師公會有錯誤期望 — 即使許多人近日都為戴啟思當選而興奮莫名。

「如果你是說執法或政策上的問題,如果你覺得警方的不公平地、選擇性地執法,你應該透過在立法會內選出代表去解決這種問題,公會只能在當政策和執法出現憲法問題的時候出聲。」

根據過往數次經驗,只要人大一釋法 — 正如前大律師公會會長石永泰所言 — 香港法院制度根本「無仇報」。

戴啟思表示,我們須接受《基本法》的確提供了人大釋法這一套「相對特殊」的機制,「但公會可以做到只是推動政府,還有不停地解釋再解釋。」

政府真的會聽大律師公會的說話嗎?特首林鄭月娥早前便批評部分法律界人士有「精英心態」、「雙重標準」。戴啟思認為對方只是「說溜了嘴」,但他亦從不期望公會與政府保持非常友好和諧的關係,亦不認為公會需要事事對抗政府。他強調,公會作為一個獨立的機構,以及他作為公會主席,只會繼續就法律議題提供理性分析和結論。

「當我們需要用到強硬的措辭,我們就會有強硬的措辭,但我不認為公會和政府的關係會出現問題,因為他們尊重公會,並不是尊重我個人。」

戴啟思回想,十三年前首次出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時,與北京有良好溝通,公會亦有定期訪京安排,相信日後不會改變。他期望特區及北京政府都能夠繼續尊重大律師工會的獨立性,「就算政府真的希望當選主席的是林定國,而不是戴啟思,他們都要忍受。」

*   *   *

來年法治最大威脅?「我不知道」

不少港人或期望,戴啟思成為大律師公會主席後,可使香港法治撥開雲霧見青天。第一天上任的戴卻表明,一切言之尚早。早前其參選聲明文首已明言:「香港的未來在《基本法》下的發展,沒有一件事能預測。這情況從過去十八個月來所發生的事中清晰可見。」第一日上任主席的他,被問到未來一年香港法治最大的威脅是什麼?他仍然表示「不知道」:「我不會浪費腦細胞去擔心未發生的事。」也正如他作為新一屆主席,也未清楚知道將會帶領大律師公會走向何方。

「我今日接受你們採訪,身份還是一個剛剛以理念勝出了選舉的人,而不是代表公會,因為我的理念還未在公會內付諸實行。」他笑言,希望今天完成連串傳媒訪問後,下星期正式開始公會的工作。

「 Let's wait and see。」這是戴啟思第一天上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的結語。

戴啟思

戴啟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