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 Benedict Rogers:接中國使館多次警告 相信北京下令拒入境 三方面顯兩制瀕死

2017/10/12 — 17:33

benedict rogers

benedict rogers

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 (Benedict Rogers) 昨日在香港機場被拒入境,他接受《立場新聞》電話專訪時指,他解釋此行只是私人探訪,已放棄探望在囚雙學三子,但中國駐英大使館在一周內多次向他發出警告,指他訪港將「對中英關係做成威脅」。羅哲斯指,事件反映一國兩制已成空話,香港未來前境堪憂。

中國大使館指訪港影響中英關係

有報道指,中國駐英大使館曾警告羅哲斯不要來港,羅哲斯向《立場》確認,並指大使館一周內多次向他發訊息,並指他訪港「將會對中英關係做成威脅」。羅哲斯對此感到非常驚訝,並笑言自己也不過小角色而已。

廣告

上周五(6日),中國大使館第一次透過中間人向他聯繫,而過去一個周末,以及來港前一天,羅哲斯亦多次收到中國大使館的訊息,指「非常不歡迎他來港」。

對於有傳羅哲斯此行目的為探望在囚的雙學三子,羅哲斯澄清,他的確曾有此想法;但來港前兩周已發現探監不可能,故早已打消念頭,並曾向中國大使館傳達以上訊息,並保證不會出席任何公開活動。羅哲斯認為,中國當局仍誤解其來港目的:「我猜想他們應以為我是以黨員身份出席官式活動,他們不是誤解就是無視了我給他們的訊息。」

廣告

羅哲斯直指,中國當局或許無法理解英國政治人物在不同場合可以有不同身份,與中國共產黨官員在任何時候亦掛著官方頭銜的文化不同。

「英國政治中,政治人物以私人身份出席在私人場合十分正常,或許他們(中國當局)難以理解。」

反駁入境處回應 覺得決定來自中國

對於入境處回應指,負責押送羅哲斯的職員無聽過有關一國兩制言論,羅哲斯直指入境處說法並不正確。羅哲斯指,他所接觸到的入境處職員皆十分友善及專業,但他們的身體語言及態度,讓羅哲斯感到入境處人員的無力。「我感到他們並不想這樣,但他們沒有權力改變。我甚至覺得這(決定)並不是來自香港,而是來自中國。」

羅哲斯指,他登機前除曾問入境處職員「一國兩制是否已死,現在是否已一國一制」以外,亦有表示「今天對香港而言是令人傷感的一天」。對方雖表示正作工作,不能評論,但羅哲斯從該入境處職員眼中,感受到對方專業地收藏自己的情緒。對方最後說了一句:「是的。(Yes, it is.)」羅哲斯隨即跟職員握手道別。

他曾問入境處職員能否與律師會面,入境處明確答覆,若律師能在他離港前抵達機場,便可安排會面。但幾分鐘後,羅哲斯就被帶往登機。當何俊仁告訴他已抵達機場,他正被入境處職員送走。

三方面可見一國兩制正步向死亡

羅哲斯指,一國兩制可分為三方面:港人治港、基本權利保障、法治。但從此事可見,香港在這三方面亦令人擔憂。

第一,羅哲斯覺得拒絕他入境的決定,並非來自香港入境處,而是原於中國政府,他質疑:「若中國入境部門實際操縱香港入境權,那肯定違反了一國兩制中的港人治港。」

第二,《基本法》訂明香港人擁有表達自由和結社集會自由。入境處拒絕他入境,是剝奪了希望與他會面的港人的表達和結社集會自由。

第三,羅哲斯指自己是英國公民,不需簽證入境,而今次純粹是私人性質訪港。既沒有刑事紀錄,亦沒有任何證據可見他會對香港造成任何威脅卻被拒入境,將令人與疑香港的法治。

羅哲斯感謝英國外相約翰遜直接回應事件,並希望繼續從外交途徑跟進事件。他個人亦可能在香港從法律等途徑,或會有進一步行動。

羅哲思早前亦在《衛報》撰文,表示他從此赤裸、痛苦的第一身經驗中,感受到香港的一國兩制正加速地走向死亡。世界 — 特別是英國 — 必須醒覺,中國政權,尤其她在港的所作所為,反而會威脅到中英關係。

專訪完結前,羅哲思向《立場新聞》強調:

「我們肯定不能對此視若無睹,因為這不單純關於我,而是當中準則如何影響香港未來。」(Certainly we can't just turn a blind eye to this, because it's not simply about me, it's about the principles that affect the future of 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