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的不一定「對」,馬里蘭大學小姑娘哪里說錯了?

2017/5/25 — 12:14

美國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中國留學生楊舒平,日前在畢業典禮上的言論,被《環球時報》等多個陸媒批評辱華。

美國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中國留學生楊舒平,日前在畢業典禮上的言論,被《環球時報》等多個陸媒批評辱華。

【文:曹璇璣(留學香港,香港理工大學文學碩士,現於新亞研究所攻讀哲學博士)】

馬里蘭大學小姑娘「瞎講話」鬧得最近沸沸揚揚。我這裡不用西方那一套心理學神學那些不適合中國人習慣的標準來評判,咱們就事實求實說這個問題,是不是空氣差?是。是不是環境差?是。是不是食品衛生條件差?是。是不是飲用水喝著都不放心?是,是,是。全都是。

小姑娘沒有一句話說錯,台下的大學生知道,中國人也知道。這些話他們自己心裡也說過不止一遍,但為什麼小姑娘說就是賣國了?

廣告

因為對於語言來說,內容並不是它全部。

也就是再概括一點,對的不一定都是真理,因為有太多的因素附加在上面。

廣告

先不講內容本身,我們先來說說形式。

首先,這不是小姑娘自己跟別人的辯論,也不是一個私人式的抱怨,它是一個公開的演講,什麼是演講?就是一個宣稱,一個聲明,一個立場的公告。也就是說,你宣稱了的東西就沒法挽回了,這是一個終極式的確認。

要知道,中國人是不太會去宣稱什麼的,「隨機應變」才是千年不變的鐵律。所以中國人總被說沒有原則性,其實並非如此。這一點先不與置評。

總之小姑娘先犯了國人的大忌——無端宣稱。這是被看起來「愚蠢」和「幼稚」的。

再來說說場合。

這是馬裡蘭大學畢業典禮,小姑娘是大學畢業生代表邀請上台講話。

「代表」這個舉動本身就很危險,你是學生畢業生代表,那麼你講學校裡的那些事沒有問題,祖國同胞也犯不著和你較勁。但如果你所講的超越了學校的事情,涉及到更廣泛的例如民生、環境問題,那麼這種代表就有了擴大,無形中你代表了更大範圍的中國人了。

這時候你說話就要小心,因為範圍越大,能總結出的共同性就越小。你們一家三口都愛看《人民的名義》,可以,但你要說絕大多數中國人都愛看恐怕就未必了。所以,在什麼位子(場合)上就說什麼話,你代表的是什麼群體就說跟這個群體有關的,這是沒錯的。你覺得空氣不好跑到國外就是明智的?那還有那麼多老外跑到中國來是為啥,你意思人家就傻?

接下來,說說講話方式引發的動機聯想。

我不能說小姑娘是為了博得好感而說出這些話,因為畢竟是她心裡的真話,但是絕對有一半以上的人會覺得她是「賣國求榮」,為什麼呢?就是她講話方式讓人聯想到的背後的動機。

一句句批評中國的話語之後,浮現在她臉上的不是深沉的反思和痛心,而是隨著台下掌聲四起的笑逐顏開。

批評可以,中國人不是完全聽不得批評的話,「打是親罵是愛」,「忠言逆耳」這些道理我們也是明白的。問題就在於你的批評是為了顯示什麼?是為了督促人們去解決問題,還是只是揭露一些問題的表面。前者,有時顯出一種憂國憂民的情懷,是為了立而破,而後者,只是在眾人面前譁眾取寵,顯示自己的優越,是一種冷漠無情的旁觀者言。

你看她樂的跟枝花一樣,就屬於後者。看了真讓人痛心,你這不就是把自己和祖國同胞之間劃界線麼。說實話,我也是留學生,但我們不管是去了哪裡,就算你拿了月球學位或者綠卡,都改變不了你的基因,其實都改變不了你是中國人。

所以說,別說她講的對就可以那麼講。她道歉也是應該的。例如說你跑到奧巴馬面前,說:你是個黑人。沒錯啊,你說的對啊,你敢保證已經退位的奧巴馬不給你一巴掌。別說中國人,就是地球人,都得懂個禮貌,胸懷,這些都是超越語言內容的精神。

對的不一定代表真理,世界上的事也不是簡單的對和錯就能分辨的,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人間世也就不會有那麼多讓你我爭的頭破血流的狗血了。

廣東話說,小姑娘說的「對」,但「不安」。寫到這裡,推薦所有留學生看一篇文章,胡適先生早年留學前寫的《非留學篇》,看看胡適先生的情懷與學養。再送大家一張小畫,聊以消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