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圈子論壇的人話與鬼話

2017/3/16 — 17:01

電子媒體特首論壇:曾俊華、林鄭月娥、胡國興(直播片段截圖)

電子媒體特首論壇:曾俊華、林鄭月娥、胡國興(直播片段截圖)

3月14日晚上,香港七大電子傳媒舉辦特首小圈子選舉論壇,等候「欽點」的一號曾俊華、二號林鄭月娥、三號胡國興首次同台交鋒、對質、辯論。整體來說,辯論水準與層次比較低,既沒有價值理念的思想鋪陳,也沒有左翼右翼的政策論述,完全是在扒糞、揭疤、挖苦、卸責、妙問、繞答、裝腔、作勢。在這種表演給「皇帝」看的態度下,「互咬」了兩個小時,甚至當中沒有一句話及得上唐英年五年前「你呃人,你講大話」那句話的爆烈級數,令人頗感失望。

一、胡國興

胡國興為人率直(請大家不要再浪費時間在質疑他是人是鬼這種無聊問題),但由於他身體違和,他的台上表現難免令人失望:一是反應跟不上節奏,偶爾失魂或叫錯人名,二是令人感到他在法律領域以外的專業知識比較薄弱,三是欠缺火力直接羞辱林鄭月娥以擊中要害及令她無從辯駁。我不知道如果當晚換著是長毛或者其他人上台,效果會不會好一點,大家畢竟無從知道,所以也無謂假設。不過,我還是肯定胡國興已經盡力而為。他的「重砲手」角色不是做得很好,但至少他已經盡力「發砲」,批西九,論政改,談拋開831框架,講22條立法。雖無驚喜,無傷大雅。

廣告

全場焦點落在曾俊華與林鄭月娥之間的許多對質環節。他們猶如兩個互相喊罵對方的頑童。總體來說,儘管刀光劍影,但無擊中要害。不過,林鄭月娥的剛愎自用,以及曾俊華的游刃有餘,令人印象相當深刻。

二、林鄭月娥

廣告

林鄭月娥令人感到她是一個因自卑而自大、因無能而跋扈、因無知而妄語的人。她擔任公職人員多年,原本的赤子之心與幽默感性,似已被消磨殆盡,剩下一副殘留的軀殼,鐵了心,假意笑,炮仗頸,順口溜,迴避問題,聆而不聽,剛愎自用,用扭曲事實和錯誤數據來反駁對手,用正反徘徊和外圍兜圈來回應問題。明明不知道巴塞爾協定三之具體內容,但卻偏偏不肯承認,只說「監管重要但不要管死」這類官腔廢話,真誠欠奉。

(一)「如果香港人主流意見令我無法再擔任特首,我會辭職。」正如當場的曾俊華以及事後的田北辰所言,現在民調顯示香港人主流意見就是不支持她擔任特首,那麼今天她為何不棄選?這是很好的質疑,要求「同類事情、同樣處理」,但她卻刻意迴避這一點。事後她辯稱:「香港人主流意見」無法量化,不能說51%就是主流,況且到時大家自有感覺,又說「我會辭職」不是指民調或參選,而是指她在當選後因有特定事件發生而會辭職。搞到最後,等於說「我辭職與否,屆時我聽到大家感受後,自有判斷,你懂的」。簡直鬼話連篇!既迴避了棄選問題,又攪亂了辭職承諾。解釋以求掩飾,豪言頓成笑柄。但她這番豪言,必定經常重播,港人永誌不忘。

(二)「港獨在學校可以討論,但必須用正確的方法來討論,沒有自由空間。」那麼,「習近平是個獨裁暴君、東亞病夫、炎黃渣滓、星際垃圾」這句話又是否在學校可以討論?又是否必須用正確的方法來討論?又是否沒有自由空間?請問:「可以討論但要正確」哪裏是「可以討論」?如果某隻黑手跟選委說「可以自由投票但要政治正確」,難道就是「自由投票」?語言偽術,莫此為甚。

(三)「我為政府省錢,連政治助理都沒有聘請。」林鄭月娥,妳還記得2013年妳的政治助理張秀麗女士嗎?睜著眼睛說瞎話!其實最為政府省錢的方式,就是把林鄭月娥的薪水降至每月一元,不是嗎?此外,林鄭月娥講自己把111變成011來邀功,完全就是抹黑對手,曲解背景事實。林鄭月娥在1993年至2000年任職庫務局期間,不正是要求各政府部門在3年內節省5%開支以創造「新錢」嗎?她後來又不是推動「一筆過撥款」嗎?諱己所為,蔑人所行,可有道理?

(四)「我成為了梁振英的代替品、大家的發洩對象。」林鄭月娥,正是妳說因為梁振英宣佈不連任,所以才要參選,當時還不是妳主動要成為他的「代替品」嗎?這些都有新聞留存在案。況且妳不是說過要延續「梁振英政策路線」嗎?大家沒有污蔑妳吧!妳從來不是大家的「發洩對象」,請不要有被迫害妄想症。妳根本不配大家拿來發洩!香港人只不過是明辨是非,坦率地揭露妳的真實人格而已。稱呼妳為「CY2.0」或者「撕裂2.0」,完全切中要害。

(五)「政治不是解決撕裂的唯一出路。」林鄭月娥,那麼妳又為甚麼還要「從政」而爭取成為行「政」長官呢?為何妳不退隱山林,去謀求另類解決香港撕裂的方法呢?妳不是說還有其他出路嗎?難道妳又要說經濟或民生就是出路?妳何不當個局長、署長,或者乾脆從商?記住,妳現在是要爭做行「政」長官,不是嗎?妳醒了未?

(六)「丁屋問題是由發展局局長處理,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分管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所以曾俊華要負責。」那麼,按照這種邏輯,「教育問題是由教育局局長處理,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分管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所以林鄭月娥要負責。」不是嗎?換言之,林鄭月娥要為香港教育問題(TSA、院校不自主、學童自殺等)全盤負責!這就是妳的狗屁邏輯!考了這麼多第一,還是搬石頭砸自己腳,真蠢!

(七)「多項福利措施推出來,不是叫做政出多門,而是有些部門不知道其他部門在做些甚麼。」這種說法很有趣,猶如說「林鄭月娥不是蠢貨,而是她硬說一加一等於三而已」。各位,「政出多門」的後果,不正是「有些部門不知道其他部門在做些甚麼」嗎?

(八)「因為我全程投入工作,所以不太顧慮個人形象,少與市民溝通。」這是她講了百遍的鬼話!政務司司長的唯一工作就是「政務」,「政務」就是要處理市民之間的政治事務。妳少與市民溝通,那麼究竟妳一直忘情於甚麼樣的工作呢?閉關煉丹嗎?一分鐘之後,妳又說「這一屆政府,四年半以來,地方論壇、社區論壇、訪問十八區,我都是數一數二地多,因為能接觸到市民。」既沒有時間接觸市民,又有很多時間接觸市民,聽起來真的令人很亂!

(九)「曾俊華閉門用鍵盤創作與市民溝通的方法,但我就比較多親身接觸市民。」據FB統計,自競選期開始至3月14日為止,林鄭月娥落區活動6次,曾俊華落區活動34次。事實勝於雄辯,林鄭月娥堪稱「大話精2.0」。

三、曾俊華

至於曾俊華,除了在反駁林鄭月娥時偶爾無法單刀直入,以及難以擺脫「守財奴」的負面形象之外,他基本上說了許多香港人樂意聽到的「人話」。畢竟在這個時代,在芸芸眾多香港建制派政治人物當中,能夠說「人話」者,幾希?

(一)「港獨問題出現,反映出香港領導層的不濟。」無論大家是否認同港獨,事實上的確如此,盛哉斯言!此言立即惹起林鄭月娥條件反射式抗辯:「不知你說何人,你也是領導層,問題值得反思,但這是深層次問題,比較極端,不是單純領導層的問題。」太極語言添噪音,撥去大霧一場空。林鄭月娥可以休矣!

(二)「市民不尊敬法官的言論令我痛心。」這句話正是不指名道姓,而能夠直擊支持七警那群流氓的要害,比起林鄭月娥空言支持「司法獨立」,更在地,更具體,更真誠。

(三)林鄭月娥語帶挑釁,聲稱曾俊華的網上支持度高,全靠他請得到前政治助理羅永聰(阿聰)來幫手,並聲稱她自己以後也可以出錢請阿聰過檔來幫助自己。這種說法涉嫌挑撥離間,丟出一串酸葡萄,變相全面貶低了自己的團隊。此語一出,隨即惹來曾俊華反駁:「我的團隊齊心協力,不是錢可以買到的。」秒殺!翌日,阿聰錄了一段視頻,與曾俊華的說法互相呼應,令人相當感動。

(四)「在立法會方面,官員不要設想政府數夠票就立即去馬,應該尋求共識與認同,然後逐步和諧地推動。」需知道目前立法會內的多數,正是全港民意的少數,曾俊華至少體會到目前制度的畸形,進而懂得官員必須謙虛與抑制。這是最基本的政治倫理與擔當勇氣。畢竟,這是「人話」而已,至今官場已經不復多見。

(五)「市民要結果,不是有頭威、無結果!」「展望未來五年香港人與內地人與中央政府的關係,就是希望做到香港人到時不會後悔自己沒有選擇移民。」「政治事情政治解決,撕裂需要政治解決。」「現在妳主場,那麼全部由妳霸著講吧!」「為何會有這麼多警力保護妳?」「我很高興做官的時候沒有向妳負責!」「妳竟然會相信那個聲稱妳高我3%的民意調查?」「妳在FB Live的嬲嬲已經上到鼻了!」「我不會放棄,會堅持到底,不會令大家失望。」無可否認,這些說法都是比較溫暖而有人性,雖然鋒芒比較表面而不深入,但已足以感動很多市民,贏得很多掌聲。

四、總結

看完整場口水表演,我有三點意見。

(一)在這場等候「欽點」的小圈子選舉當中,論壇照舊,辦了這麼多年,還是變不出甚麼新花樣。既沒有左右翼政策激戰,也沒有民主人權價值觀大辯論。只有拚命為了討人歡心的亂劍揮舞,惹起了一堆口水與花生。熱鬧是他們的,香港人甚麼選舉權利也沒有。

(二)曾俊華是個比較開明敢言的建制派,林鄭月娥是個倔強死硬舔共的建制派,胡國興是個比較單薄乏力的中間派。三人之中,沒有人膽敢或願意認真談論香港人的政治前途自決與自治問題,都是不斷寄望一國兩制的恩賜式自我完善,多談福利,少談權利。畢竟,即使政府要DQ更多議員,也消滅不了香港年輕一代藏在心裏的命運自決意識。有些人聲稱「溫和派已經全面得勢」,恐怕只見表象,不盡不實,尤其是一旦林鄭月娥成為下屆特首,證明香港人的妥協是沒有好結果的,香港主流民意必定全面團結反共,彼此無分中間、泛民、本土、港獨。始作俑者,愚昧無能的習近平也。他的智商顯然捉𦡞見肘。

(三)曾俊華在論壇總結部分,唱了一首哀歌,說自己「不會放棄、堅持到底」,透露出一種「知其不可而為之」的淡淡悲情。足見時至今日,他等待良久,心裏已經沒有勝算。當然,實際上他是否真的會被欽點抑或被放棄,全由習近平「一人的一票」決定,現在最後十天倒數計時已經開始。

五、抉擇

最後談談我在民間公投的最後抉擇。

我的抉擇標準畢竟只有三個:(一)我是否接受曾俊華擔任香港特首?(二)如果可以,曾俊華是否有真實的可能性擊倒林鄭月娥?(三)投票給曾俊華,已經作出了妥協,會否傳達出香港人對中共政權欽定人選抗議、抗命、反抗、決裂的訊號?

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一)雖然我未必同意曾俊華的往績或政治及經濟主張,我還是勉強能夠接受他,因為他在論壇上的表現沒有中共黨員或附庸奴才那種腐朽氣息,稱得上是個「人」。這的確是很低的標準,畢竟現在我也無可奈何。誰叫那麼多香港人不參與民間公民提名活動?這是香港人咎由自取,不是嗎?這個共業,我得承受,也要繼續面對現實。

(二)由於1194名選委在3月26日會投暗票(不記名投票),而且工商專業界別部分選委、新民黨部分選委等,以及其他許多比較低調的建制派人士,極有可能投票給曾俊華,人數不詳,再加上林鄭月娥的提名者可能暗地裏走票轉給曾俊華,而且如果民主300+選委最後全投曾俊華,那麼曾俊華的得票總數有可能衝高到400票至650票這個範圍。的確,依現在看來,曾俊華要真正贏的機會不高,但只要有10%機會可能贏(亦即共產黨有10%機會臨陣失控),我還是覺得值得一搏。然而,如果習近平最後倒戈要求全面挺曾,當然另當別論。

(三)畢竟我最後決定會在民間投票中支持曾俊華,完全是為了雪中送炭,是以習近平不支持曾俊華為必要條件的,用以傳達出香港人對中共政權欽定林鄭月娥抗議、抗命、反抗、決裂的訊號,絕對不是厚顏屈服(因為我們正是反對林鄭月娥及其幕後的共產黨黑手),更加不是無民主原則(因為民間公投正是秉持民主原則的最佳機制)。由於葉劉淑儀、田北辰、田北俊、曾俊華等人,現正逐一不理會共產黨的集結號角,那麼共產黨的卵翼CY2.0在未來五年將會更加無法管治香港。換人,不換路線,不換制度,只會落得這個下場。我始終相信:香港人是打不死的。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