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大衛已變成了巨人歌利亞!

2018/5/16 — 12:53

一位巴勒斯坦人,在加沙邊境地區擲投武器抗議。(bbc片段截圖)

一位巴勒斯坦人,在加沙邊境地區擲投武器抗議。(bbc片段截圖)

舊約聖經《撒母耳記上》有一則講及歌利亞被大衛擊殺的故事(註一):巨人歌利亞是非利士將軍,領軍攻打以色列,卻被年輕的牧童大衛用投石彈弓激射出的石塊擊中倒地,顯示個子小的大衛靠著神的力量戰勝身軀龐大的歌利亞,後來大衛做了以色列王! 日前報載加沙邊境地區的衝突中,以色列軍隊鎗殺五十八名巴勒斯坦人,最少二千七百人受傷 (註二),國際社會震驚,齊聲強烈譴責。 筆者聯想起這個聖經故事,不禁問:軍備精良的以色列士兵面對巴勒斯坦示威群眾,怎麼說也是實力絕對強弱懸殊的對壘,竟然動用真鎗實彈射殺鎮壓,難道如今真的角色轉換了,小大衛已變成了巨人歌利亞嗎? 以色列巨人的盾壓碎了投石彈弓,長矛已直刺小小巴勒斯坦人的心臟! 筆者為此感到萬分憤慨!

以色列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恩怨情仇深重,糾纏不清,造成的歷史悲劇和慘案延續數十載,嚴格來說筆者沒深入研究過,難以客觀分析,所以不敢輕率斷言誰是誰非,只憑膚淺認識、個人經驗和直接感覺說出感受來。

筆者年輕時對於猶太人遭受納粹德國的逼迫和屠殺甚表同情,並且對於以色列立國戰爭中猶太人的頑強勇悍戰鬥力十分欣賞。 在同情和欣賞的雙重正向感情影響下,多年以來筆者對以色列和猶太人的態度相當正面。 記得1991年美國布殊總統斡旋下,以色列總理拉賓和巴解組織主席阿拉法特終於在白宮草坪簽署奧斯陸協議,以巴和平漸露曙光,對峙氣氛緩和下來。 那年夏天筆者便趁著出席在台拉維夫舉行的國際聾人教育會議期間,逾十天遊覽以色列各地:在耶路撒冷舊城窄街小巷穿插、風沙中顛簸長路往伯利恆小鎮尋覓耶穌誕生地,不敢浮游暢泳也便嬉水濯足於死海,並且乘坐簡陋的鐵索吊車到險峻的馬薩達堡壘參觀……路旁還看到不少被焚毀棄置的裝甲車和坦克。 總體來說,筆者的印象不錯,回港後還寫了幾篇雜文刊登在報章上。

廣告

可是,隨後幾年以來筆者讀過阿拉法特的自傳,以及更多的是參閱了巴勒斯坦裔美籍學者愛德華‧薩伊德(Edward Said)的一系列作品,認識到巴勒斯坦人的悲慘命運,以及在爭取自決運動中與以色列的持續暴力抗爭,血淚交融的事跡令人動容。 以色列猶太人無疑在艱難激烈建國戰爭中練就驍勇善戰的能力,同樣養成對敵人絕不手軟的冷血凶狠心態。 事實上,靠著極先進的軍力裝備和堅韌民族性格,以及歐美各國的撐腰,以色列能夠在周邊貌合神離的阿拉伯諸國虎視眈眈威嚇下,成為中東地區的軍事強國,屹立不倒,殊不簡單。  在以色列如此絕對強勢的操控下,處於完全弱勢的巴勒斯坦人一直只能飽受壓迫,委曲求全,根本談不上甚麼「和平共存」的實質條件,政治力量的對比耗費下只剩餘幾塊人道主義的籌碼而已!

造物弄人,歷史更充滿荒誕絕倫的事:一個民族被注定不斷與另一個民族互相廝殺才能倖存!  猶太人數千年來被欺壓虐殺,如今一躍成為強悍勇猛的國家,倒過頭來對弱勢族群的巴勒斯坦人強暴施壓,藉擴建殖民區而掠地奪山,甚或為所欲為的趕盡殺絕。 猶太人是神的選民,被放置在矛盾重重和衝突不絕的政治現實環境當中,到底是神要考驗人性善良的一面,還是神要藉此凸顯出人性醜惡的本質?  大衛對非利士人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主耶和華的名…。」(註三)  難道神真的默許祂的選民如此殘害外邦的巴勒斯坦人,借祂的美名來犯罪作惡嗎?

廣告

筆者在新聞圖片看到一位雙足被截去的巴勒斯坦老者坐在輪椅上,仍然揮舞著手上的投石彈索,他那怨憤的眼神令筆者心底不禁泛起一陣哀鳴和連番怒吼!

 

註一:《撒母耳記上》第十七章

註二:《立場新聞》15/5/2018報道

註三:《撒母耳記上》第十七章45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