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幻想.國家

2017/7/2 — 16:46

【文:[email protected]

王振民說香港回歸以前是殖民統治,從來沒有獨立過,沒有獨立政治,因此香港獨立只是幻想。

這話本身沒有錯。王振民說的話不一定都是狗屁。不單不是狗屁,還很有啓發。例如,他這樣說,大概可以理解為以前不是獨立的,往後想要獨立就是幻想。

廣告

那麼,習主席常常說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華文化上下五千年,在共產黨出現前倒沒有聽說過中國古聖先賢有講過共產主義。那會不會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一樣以前沒有出現過的幻想?而中國式社會主義也只是歷史上從沒有出現過的幻想?會不會有一天,十三億人民一覺醒來,原來共產新中國是一場惡夢?

現實應該沒有那麼美好那麼容易。但國家從無到有,從分裂到統一又分裂,從臣服他人到獨立成國,不都是需要一點點幻想麼?

廣告

就說說香港人最愛的旅遊熱點日本。岡田英弘的「日本史の誕生」是作者的論文結集,當中不免有每章重點不同或重覆。但經過岡田自己的編輯,對於我等對日本史毫無概念的讀者,也能對日本史起源有點啓蒙。

日本人總愛說他們是天神的後裔,天皇萬世一系,自古以來一直統治日本國土。岡田和其他現代日本歷史學者一樣,認為事情不是如此簡單。「日本書紀」講到神話式的神武天皇開國,開創萬世一系的天皇統治,就很可能是因為需要建立國家而虛構出來的建國神話。

有趣的不只是事實上歷史是怎麼發生,而是當中史料如何反映政治的需要。例如岡田講到陳壽「三國志」的「魏志倭人傳」中,提到著名的日本女王卑彌呼。但人們一直都找不到卑彌呼所屬的邪馬台國,因為根據陳壽所寫的方位距離,與日本的地理根本不乎。邪馬台到中原的距離也被跨大了很多。這應該不是陳壽對日本的知識不夠,因為其時中土和日本之間貿易往來自古已有。現代人坐慣飛機,就以為古人甚麼地方都去不了。其實由山東半島遁海路到朝鮮半島南端,再往日本九州,完全是古代航海能力所及。

不少人希望用不同的解讀,例如倭人傳中的「里」其實不是常用的距離,嘗試合理化當中的記載。岡田所說的方法就像人們賞試用不同讀法去解釋聖經啓示錄一樣。

岡田乾脆說陳壽根本就是胡扯,為了要誇大卑彌呼跋涉來朝的距離。陳壽的理由就如現代政治中,外交和內政互為表裡。晉朝司馬家要確立統治權威,寫史的陳壽就不得不把主力經營東方邊境的司馬家功績跨大,卑彌呼也不得不扮演遠渡幾千里來朝的異國君主。相對的,三國志中竟沒有為西方來朝的國族作志,就是刻意隱瞞曾經營西方的曹魏宗親的政績。

岡田分析,在卑彌呼時代日本根本不是統一的王國,這點由陳壽所記的不同「國」(這裡「國」相當於「郭」,就是有城牆的城市)當中甚至有主要為中國人的秦國。邪馬台甚至連共主也談不上,最多不過是代表日本諸國與中國結交的貿易代表。而朝貢也不是甚麼臣服中國,只是為了貿易而表達交好之意。(不過中國的朝貢體系好像也有等級之分,這方面我得回去好好補習一下。)

處理了陳壽的記載,其他事情就好辦了。概然卑彌呼不是日本女王,那談論她與日本書紀所載的女天皇是否同一人、當中的矛盾就容易處理得多了。

另一個問題是概然日本一直是分裂的各國,與中國和其他地方進行貿易,那為什麼後來要統一立國?我們看得太多無綫的古裝膠劇,總以為國家統一是某君主英明神武,或者只因某人有氣吞天下的野心。個人意志固然重要,但政治經濟的情勢也是歷史的重要推手。

有記載日本為國號是公元六七零年的天智天皇。其時,朝鮮半島南端的百濟給唐朝滅了,日本和大唐就再沒有屏障。日本東面是太平洋,西面臨韓國半島,大唐再要進逼就無路可退了。

倭國和其他日本諸國,本來都是西向發展,以現在的大阪為中心,向西和百濟、新羅以至中土貿易往還。但大唐先後滅掉新羅和高句麗,以當時的倭人眼光來說,就是世界霸主把鄰近的貿易伙伴都幹掉了。岡田斷言因此日本諸國有壓力轉向東發展,因為西方有大國攔路。諸國也有危機感要聯合起來,掌握自己命運。而當中日本土地上諸國各有不同背景甚至民族—記得上面提到的秦國是中國商人所建的城—武力固然能讓人臣服一時。但要長治久安,攪個建國神話去聯合諸國是更有效的方法。大家原本都是天皇的後代嘛。而朝鮮半島的政局,往後一直影響中日關係。

香港現況也是強鄰在旁,面向大海也無路可退。但情勢上,要團結港人向同一方向進發,大中華式的論述固然令不少傾向本土甚至獨立的人不滿意,而本土自決人士也未能提出讓大部份人認同的香港故事。

想想,從建立建國神話的角度去看,原來國師的祭天儀式、護教神龍也不全是未食藥時的瘋言瘋語。有自決派嘗試從香港的殖民地地位被廢除去做文章,我想也算是無奈沒辦法中的辦法吧。

而我等大中華膠,在中共強權下,能講自己版本的故事的空間就越來越少了。

後記:

岡田在書中以大篇幅講到中國,有些說法比如說沒有所謂中國民族,史上的蠻夷和夏商周都是同種人之類⋯我史學功力不足,還要多補習才能分辨真假。但華夏民族發展中經過無數次的民族征服、融合,應該是真的吧。

把這書和許倬雲先生的「華夏論述」對照來讀,想必會很有趣。

他的「從蒙古到大清」裡有他同為史學家的太太所寫的後記。當中記他在日本史學界的遭遇,大抵又是「先知在本家是不受歡迎的」例子。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