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制派議員保皇也請守規矩

2017/5/16 — 21:33

周浩鼎,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周浩鼎,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文:一選民】

剛剛見到周浩鼎議員的回應,真係佛都有火。有時間請大家花個零兩個鐘聽聽立法會4月25日的會議。我聽了兩次,有以下幾點想說:

1. 周議員完全沒有在會議上表達他和特首在會議前有任何聯繫,更沒有說他的修改是包含了特首建議的改動,這不是隱瞞是甚麼? 若真的一切合乎規則和法律,周議員為何不一開始就說清楚自己提交的文件包括了特首的改動?會議中主席和其他議員都有多次多謝他花時間預備文件,他都照單全收,沒有說一句,這是「沒有隱瞞合乎規則和法律」的做法嗎?

廣告

2. 周議員辯稱有關研究範疇是公開文件,任何人都可以看和作評論。這真是狡辯。被調查者當然有權自辯,但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不會有調查人員在決定調查範圍時就徵詢被調查者的意見,還改到被調者這滿意為止。警察、廉署,甚至私隱專員、申訴專員和審計署都不會。若立法會覺得有需要(或以往真有個案這麼處理)為何不開誠佈公,要遮遮掩掩地做?

3. 周議員說自己經驗不足,處理得不周全。是處理不好還是根本怕給人知道?民建聯有那麼多經驗豐富的立法會議員,周議員為何不與他們討論一下?周議員為何不與委員會主席和其他委員研究特首提出的改動?你不找泛民研究我明白,那建制派議員為何你不商量?或許委員會其他委員都應該公開表示一下他們是否知道特首提供了意見。

廣告

4. 周議員以「法庭控辯雙方溝通作例」已有記者指出例子不適當,因為法官及陪審團是不會與辯方在案情方面有任何溝通的。我就當你真心相信特首是清白想為他作伸辯(曹操也有知心友)。周議員在會議中不斷堅持他提出的改動,到最後還說自己會回去再修改字眼,卻沒有說甚麼「要與辯方溝通」。換轉是我,若我真心只想協助朋友,我會為朋友大聲疾呼,不會偷偷摸摸。我在第一次聽會議紀錄時就覺得奇怪,周議員為何這麼堅持執著 (第一次聽未知道特首修改事件),直覺就覺得他想拉布。但真的想不到,原來整份文件是由特首修改。由此可見,「以法庭控辯雙方溝通作例」只是周議員東窗事發後想找藉口開脫(可惜他連找例子也不適當)。

5. 陳克勤說如果周浩鼎有事要隱瞞,就不會原原本本將特首辦修改的電子檔案傳送出去。我說大概是老天爺也想大家知道真相呢!

6. 在追究周議員之餘,當然要追究特首為何要干預立法會調查。但我覺得追究周議員重要過追究特首。明明是枱底交易還要說成沒有問題,此風不可長。建制派議員保皇也請守規矩。


作者自我簡介:支持民主的普通人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