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強力境外勢力

2016/10/5 — 18:52

黃之鋒10月5日回到香港時在機場會見傳媒(黃之鋒 facebook 直播截圖)

黃之鋒10月5日回到香港時在機場會見傳媒(黃之鋒 facebook 直播截圖)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原定應邀到泰國朱拉隆功大學進行交流,昨晚抵埗旋即被入境部門拘留,執筆之際仍音信全無。同樣忽然被失蹤,同樣與民主活動息息相關。黃之鋒與桂民海一明一暗,不禁讓人暗忖被喻為微笑之國的泰國,笑容下暗藏多少殺機。

泰國向來是落難者的避風港。江湖電影中多少大哥,「著草」後總愛躲在泰國某村落避世療傷,靜待東山再起;現實是不少中國政治流亡者、異見人士及被宗教迫害者因地緣位置,以及泰國是中國周邊唯一擁聯合國難民署分支機構之國,選擇留在泰國避難或等待聯合國難民署甄別。

本來保持低調,深居簡出,信佛的泰國人也少理俗世亂事。但自2014年國家政變、軍政府執政以降,情況便有所不同。

廣告

持續近十載的「紅黃之爭」,影響泰國經濟及民生甚嚴重,各省因政府數十年來施政不公、集中發展曼谷而輕其他地區的政策導致民心撕裂,在泰南一帶以穆斯林主義為首的三首,更不住發生炸彈襲擊,以血與武力表達對中央政府的不滿。

軍人政府2014年上台後,希望盡快達致國內政治和解,穩定情勢並全力讓經濟復甦,在歐美外資信心銳減的前題下,要改善本國區域發展失衡的問題,他們必須借助強大的外力刺激,在東盟的撮合下,泰國找到了產能過剩的那個大國。

廣告

基建上,泰國配合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同意興建中泰鐵路讓泰國一躍成為東南亞交通樞杻;發展泰國邊境經濟特區,讓中國企業參與,建設中泰崇左產業園;軍事上,泰國持續向中國靠攏,今年4月泰方從中國採購28輛坦克,又將以十億美元向中國購買三艘元級潛艦,雙方更展開了海陸聯合軍事演習。

當然也不能不提來自強國的特產:「爆買」,根據去年統計,泰國投資與消費均呈疲弱,整體GDP增長主要來自觀光收入,佔2.3%;當中自然以中國客佔最多,美歐紐澳日旅客則有下跌趨勢。

凡此種種「更緊密合作」,自然教人想像泰國該如何「回報」中國:2015年銅鑼灣書店桂民海在芭堤雅「消失」後在中國「認罪」;2016年前南都網記者李新在「泰北」失踪,其後「自願」回中國受查,是中國強力部門威力驚人還是泰國政府樂於配合?

若說以上事件無證據僅屬陰謀論,不如來看看官方的「驅逐」:2015年7月,泰國將約100名成功逃離中國的維吾爾人遣返,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指有關行為「公然違反了國際法」。泰國政府面對國際譴責,先表示「中國做出了保證他們安全的承諾」,後又表示「中國要求全數遣返,我們『只』決定歸還100人。」然後同年,異見人士、獲聯合國難民在冊資格的的姜野飛和董廣平亦被遣返回中國。

再來看看中國公安部數字:去年展開的「獵狐2015」行動,從66個國家和地區抓獲外逃人員857名中,於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緝捕的人有283名,佔被抓人數的33%。

在中國權力外放、人民幣大爺當道下,除泰國以外部份東盟國家,先後「配合」強國邏輯與價值跪安,海關變國安、華人橋民成線眼,都成了強國境外耳目及宣洩天威之衙門─黃之鋒去年五月獲邀到馬來西亞分享,抵達當地即被當地以「危害國家安全」和「破壞中馬關係」為由拒絕入境,可見一班。

加上境外緝捕工作局正式成立,擁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既達到開展工作的目的,又不跨越制度的底線」,這些亞熱帶地區,自然成了良好的「緝捕地區」。

「泰」危險?但對不少港人來說,泰國就是低消費食玩買的「家鄉」,要他們抵制不去泰國?「唓我又無搞政治,關我咩事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