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徐仔揼樹根】徐子見:漁灣居民求變心切 誰選都可以贏

2015/11/24 — 22:06

「傘兵」徐子見在區議會選舉提名期截止前一晚決定參選,報名挑戰在東區漁灣六連霸的民建聯鍾樹根,當時他曾以「大衛對歌利亞」來形容這場選戰,如今大衛奇蹟地戰勝了「政治巨人」歌利亞,徐子見認為其勝出是運氣,反映當區居民覺得鍾的表現不滯,謙稱「其實咩人來選也可以贏」,直言「呢區鐵票係多,但求變嘅居民更多」。

當選僅兩日,連慶功和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徐子見除了忙於四出謝票,原來已經接受了10個訪問。擊敗知名度極高的鍾樹根,這個「大衛」當然平地一聲雷。

他坦言,漁灣區內三個屋苑,即漁灣邨、樂軒臺、柴灣邨的多數居民都比較傳統、保守,佔領期間,試過有學生在區內嘗試製作流動連儂牆,希望街坊表達意見,也被街坊激動指罵,「差啲被人掟落橋」。如此保守,為何會投票給傘兵如他?「求變!真係求變。呢度啲人真係人心思變得好犀利。鍾議員唔承認一樣嘢,佢真係畀人感覺做得太少。」

廣告

圖片:徐子見提供

圖片:徐子見提供

廣告

與記者坐在柴灣邨樓下公共空間的座椅上聊天,1小時內最少5至6個街坊步近,不是恭喜他當選,就是向他提出改善區內設施的訴求,有位拉著買餸車的黑衣婆婆,更直接問他的辦事處在哪。不過徐表示他的辦事處,或要到明年1月1日上任後才有著落。

直擊街坊不滿鍾樹根「做唔到嘢」

一名落街買牙膏的黃衣大叔,緩緩地走過來向徐子見反映晚間的噪音和臭味問題,徐都靜心地聆聽,表示上任後必定跟進。記者問大叔,這些鍾樹根做不到嗎,他直截了當:「做唔到!」

大叔指自己入伙6年,鍾都改善不到他關注的問題,所以投票支持徐子見,期望他帶來新的改變,「雖然話佢入咗立法會啫,但都要做嘢㗎嘛。唔理你係咪大學畢業生,做得呢個位(區議員),市民就期望你幫手,唔係選你做咩啫!你而家嘥晒市民啲錢,少少問題都幫唔到」。

聊著聊著,又有帶小孩的灰衣婆婆,以及紫衣嬸嬸步近,婆婆希望徐子見幫忙增加區內的學童補習班,以及老人家做運動的設施,並笑稱「錘仔(徐子見的匿稱是『徐仔』)揼樹根!」她離開前又半掩者口,像講秘密般跟記者說,「佢(鍾樹根)做唔到嘢,係人都知。」紫衣嬸嬸就恭喜徐子見當選,希望他為居民發聲,指「市民嘅眼光係雪亮㗎!」

對於街坊的熱情,徐子見笑稱可能是因為「太耐冇人(議員)幫佢哋做嘢。」他認為時代已進步,居民亦已經進步了,要求已不只是派米派糉,而是希望真正改善社區服務和設施。

他認為,鍾樹根到現在還看不到自己的問題,而這亦是對他的一個警惕,「畀到我一個訊息,就係呢個年代,做事唔可以故步自封,唔可以自滿、自以為是。」而且,他認同鍾樹根進入立法會後的表現,其實直接影響他給市民的觀感,「有啲樂軒臺嘅居民都追住佢話:你唔好喺立法會亂咁講嘢啦,唔識英文又扮博士!」徐指,鍾常講很多奇怪說話,很難不令人質疑他的學歷,「咁都做到港大校董,令到好多人不滿」。

「如果樹根做得好,我這小市民怎贏?」

鍾樹根今日回應被指地區工作不足時,強調自己從來沒有少做地區工作,但有時受立法會議員拉布拖累,需要派助理參加地區活動,認為徐子見勝出,意味著「政治票壓倒政績票」。徐子見不表認同,「如果佢真係做得咁好,我這小市民邊有可能贏佢?」

對於鍾樹根揚言一定會捲土重來,「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返起身』」,徐笑指是好事,因為有競爭才有進步,但不會害怕自己在未來4年成為建制派針對的對象,「因為都唔使未來4年,由一開始參選已經針對」。

被問到謝完票第一項最急切想做的工作是甚麼?他指,自己本身是「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的義工,決定參選前已經想把這個理念帶到柴灣,因為這區較多公共屋邨,多基層學童。此外,他希望逐步實踐他的政綱,包括建議設立東區牙科保健基金、提升交通道路、環境衛生水平、增設長者康體設施等。

談到是否正在物色辦事處,徐表示空置的舖位只有漁灣邨的一個,問過房署,但未必租得成,而樂軒臺的租又貴,令他結果很可能成為沒有地辦的議員,「都有啲概念,(或者)流動office囉!攞住個喼就得。其實都諗緊點克服呢啲困難。」

徐子見一直不諱言曾經參與佔領運動,甚至「喺佔領區瞓足79日,添美村都瞓咗兩個禮拜。」被問到佔領經驗是否幫助到他以創新思維做地區工作,徐子見稱一定會,但不會是激進的方式。他期望自己不會是古板的區議員,能把新思維、新活動帶給居民,有在添美新村搞藝墟經驗的他笑指,「長者班唔使成日都係唱粵曲、耍太極,喂,陶瓷班都得啩!」

赤化有如「進逼的巨人」 盼港人守住核心價值

對於傳媒冠以他「傘兵」稱號,徐感覺中性,不喜歡也不討厭,承認是受傘運啟蒙後才全身投入社區服務和政治,但笑指自己年紀太大,而「傘兵」大多是年輕人。不過,他指年紀大也有好處,反而比年輕傘兵更容易得到街坊信任。

為甚麼說傘運啟蒙他?徐子見稱,在佔領運動前,他所謂關心政治都只是讀報,連票都不會投,但自言喜歡小朋友的他,去年看到大批年輕人在抗爭運動中被警察粗暴對待,才激發他一同參與抗爭,「所有嘢都步步進逼,香港人仲有冇後退嘅空間?」 

他慚愧地表示:「而家嘅政治環境、社會氣氛,就係因為我哋呢代人,冇去爭取,任由放縱先會出現今日咁嘅環境。既然係咁,我呢個咁嘅小市民係咪可以做多啲嘢,補償返呢?」他指其同代人的人生目標都只是搵錢、安居樂業、「一唔啱就移民」,他認為這很值得深思。

可惜,他身邊同樣受傘運啟蒙,出來參與社的中年朋友並沒有太多,但他期望這個情況可以慢慢轉變;他寄語同代人不要再沉默,多參與社會,不一定要參與政治活動,做做義工已很好。

以前做貿易生意的徐子見,過去經常往返中港兩地,見盡內地的政治生態環境,「以前發生911事件,死好多人,棟樓冧咗,香港人就坐喺度呆咗,甚至激動到喊,但我識班(內地)人係點?(佢哋會話)『好呀!』佢哋認為美國成日欺負中國,所以『好!炸得好!』其實以人類角度嚟講,係傷心事,咁多人死,點解要講呢啲嘢?」面對香港的赤化問題,他形容為「進逼的巨人」,中國把太多不合理的事情合理化,相信香港人不會接受這一套,他希望香港人可以守住自己的核心價值。

徐子見滿腦子理念,問到他會否參選立法會,他連忙指,「未諗到呢part,連辦事處都未搞,好多嘢做。」目前只希望一步一步來,首先做好4年的工作。至於身體能不能支持他做滿4年任期,拿著拐杖的徐子見稱,去年年初七跌傷腳,腿部鑲了鋼板,後來鑲鋼板的部位發炎,至今仍需做物理治療,但他認為不會影響他的工作表現,「最多行慢啲。」

記者本要求徐子見到鍾樹根地區辦事處門外拍照,但徐指這樣好似「太寸」,於是給記者提供這張,他自言是競選期間「頑皮」拍下的照片。(圖片:徐子見提供)

記者本要求徐子見到鍾樹根地區辦事處門外拍照,但徐指這樣好似「太寸」,於是給記者提供這張,他自言是競選期間「頑皮」拍下的照片。(圖片:徐子見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