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得「道」

2017/12/18 — 3:03

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 印順大和尚

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 印順大和尚

峨嵋金光也染紅,得道高僧變禿奴,
弘揚佛法成副業,普渡眾生當做騷。
禪鐘梵語瀕絕響,經聲佛火也淒迷,
從今不念維摩詰,歌功頌德始妙高。

中共治下,甚麼都可以走樣變形。

口口聲聲說自己搞的是「社會主義」,要為人民的解放奮鬥。到頭來變成了一個騎在人民頭上的獨裁封建專政政治集團。早在延安時代,已經是「衣分三色,食分五等」。辛亥革命之後,當時的臨時大總統還未至於要把皇宮後苑變成自己的官邸。但紅色革命成功,建立了政權之後,第一件事便是搬進以前封建王朝的後院中南海。在那裏邊,什麼荒唐事都做到盡。讀一讀偉大的導師毛澤東那位私人醫生李志綏所寫的回憶錄,可以說是大開眼界,可以知道所謂無產階級革命家骨子裡有多腐敗。在大饑荒幾億人挨肚餓的時候,在民革時期全國各地武鬥得落花流水的時候,中南海裏邊還是個個星期party照開,高層領導徵歌選色少有間斷。

廣告

經濟改革開放30年,到了今天得益最大的仍然是在裙帶資本主義底下那一班官二代。高幹親屬,個個都霸佔了自己的山頭,在不同的利益板塊分贓。把國家資源變成了自己及家族的個人資產,然後改名換姓移民海外。很多國家級領導人及高層幹部其實都是「太空人」。他們的家人個個都手持多本外國護照,自己在國內繼續利用職權撈盡利益,他們還好意思口口聲聲教人愛國。個個都爭相移民歐美,卻不斷鼓動國內的小粉紅反美反西方,要令人想像中共治下那個國度是個天堂。

這樣的政治當然容不得別人的挑戰,也容不得人民的質疑。於是只能加強各方面的控制,除了傳統的傳媒、教育之外,所有涉及文化、意識形態的都要在黨的掌控之內。在當年延安的文化及文藝座談會中,毛主席已經推翻了在五四年代宣揚那種多元並舉的自由民主觀念,文藝只能為政治服務。單是這一點,由那個時候直到今天,發生了幾多起文字獄?有幾多文化人、作家、學者曾經受過迫害?

廣告

中共自己制定的憲法,承諾了容許宗教信仰自由。但建立政權六十多年來,宗教有幾時自由過?

所謂三治愛國教會,在傳揚福音之前、愛主耶穌之前,首先就要愛這個由共產黨代表了的國。以主權為名,堅持要由共產黨自行按立主教及神職人員,主要的理由,還是要直接控制。而對於不受控制的民間教會,便絕不手軟,燒教堂、拆十字架、拘禁教會負責人,這樣的事幾十年來有停止過嗎?中國政府在這方面有進步過嗎?西藏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問題也鬧出了雙胞胎。大家以為中共真的只是要推翻封建迷信嗎?事實上,只是要把文化傳統上的封建迷信,變成對中共的封建迷信而己。

具有濃厚中國文化色彩的佛教道教就更不用說了。就算在香港,那些佛教界高層,一向都只是當權政府的附庸。近期一再出現的醜聞、桃色事件、斂財,老實說,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香港尚且如是,在國內的那些佛教組織是如何就可想而知了。中共在國內,也樂得有一些這樣的宗教組織為人民的精神空虛提供一道出口,於是就任由他們腐敗,把相關的宗教活動變成赤裸裸的一盤生意。

不過,這一次這位高僧如此露骨,可以算是在習近平強勢領導下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下的一個重大突破。從此以後,佛經是否可以不要?全國廟宇是否需要把佛祖的容貌稍微調整一下?樂山那個大佛是否要拆卸重建?是否要重新評價唐三藏?這些也許都應該擺上議程了。

如此看來,隨意主觀解釋憲法,肆意扭曲基本法,可能只算是小炒一碟,香港人實在無需大驚小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