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曾健超定罪服刑 看認識法治精神的重要

2017/3/21 — 12:25

2016年10月,曾健超到庭為七警案作供

2016年10月,曾健超到庭為七警案作供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馮可立,人稱立叔。早年從事社區工作,及後轉到學院教書講學。在70年代,立叔在艇戶事件中被捕;40年後,眼見社工曾建超即將即服刑,他想跟我們想說幾句話。

廣告

對法律的三種態度

社總問立叔,曾健超不上訴,願意坐牢,是否等於「尊重法律」呢?立叔認為,事情並非黑白分明這樣簡單!有一本美國法律界的書 《The Common Place of Law: Stories from everyday life》 (Patricia Ewick & Susan Silbey, 1988),調查美國一般普通人如何理解法律,訪問了430人,結論是有三種態度:一) 敬畏法律:法律被想像及看作公無私行為的理想領域;二) 利用法律:法律被描繪為一種遊戲,人們集結各種資源以便作策略性競爭;三) 對抗法律:法律是看作權力的產物,並不客觀,而是武斷及反覆無常的。前者主要是憑印象,後兩者卻是面對法律具體的考驗因而作出反應。如果你訪問曾健超,問他是否尊重法律,可能他笑而不答,背後卻是在嘲弄你的無知。

廣告

70年代艇戶事件

立叔在年輕時曾被捕和定罪,即使差不多四十年前的艇戶事件,當時的他對法治有何觀感?立叔說,被捕和定罪促使了他研究法律及所謂的法治精神。那時,立叔被控非法集會,公安法例很清楚地說,三人或以上,在公眾地方,未經許可的集會便可被視為非法集會。他的辯護律師反駁,四個法官駛車去吃午飯,會否構成非法集會?為什麼76人,包括65艇戶及11個支持者,沒有橫額及大聲公,很「斯文」地坐兩架旅遊巴到港督府請願,被拘捕及被控訴非法集會?法官的答案是,法律如此寫就如何判,的確全香港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非法集會,入罪與否只是看警方是否控告你,至於示威遊行請願,兩個人去做就沒有被拘捕的危險。

後來立叔成為一個法律的「愛好者」,到不同的論壇講出他對公安法例的看法,也看到不少律政司如何修改此法,到今天舊法與新法終於產生很大的分別。

社工與法律

社工學問有一科「 Law and Social Work」,內容是環繞刑事法、民事法、家庭法等等。不過,現在業界內的同工,對基本法又有什麼看法?對中央釋法又有什麼意見?又甚至乎,業界對人權法又有怎樣程度的認識?立叔認為,社工是否要守法,是多此一問;社工更需認識法律,了解法律的應用性和它的不足。

結語

立叔現已退下火線,進入退休階段。今天的社運,與七八十年代的已有很大的分別,社會環境也與以前大相逕庭;要改變社會,不單要有抱負,還需要新知識新見解。他寄望曾健超經過31天的牢獄經歷後,對法治和社運會有更深一層的理解,再與大家並肩作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