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民間學院事件反思監管與控制

2017/8/10 — 11:59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香港民間學院 facebook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香港民間學院 facebook

【文:阿佛 @全民教育局HKEd4All】

全民教育局多謝早前本土硏究社林芷筠小姐賜稿《民間辦學是罪?》,點出政府在教育條例上如何阻礙民間知識自主。民間學院事件令很多民間團體對籌辦講座突然退避三舍、小心翼翼,根據教育局技術官僚的回應,教聯會、工聯會等辦的進修班應屬違法,這些機構亦應該一早接獲教育局警告。

廣告

這正是一個值得大家反思政府角色的例子。香港九七前成功之道在政府對市場作積極不干預(active non-intervention)政策,在自由度上較貼近完全放任(laissez-faire)。但所謂不干預,不是政府完全沒有角色,在保障巿民的大前提下,政府必須對很多範圍作出監管。不過在殖民時代,特別經歷六七左派暴動造成社會動盪,香港很多法例都確保殖民政府的地位,留有政府對一切作出全面控制的尾巴,即所謂殖民地惡法。

九七年政權移交後,香港政府繼續保留所有惡法,可以因為種種原因,監管隨時變成控制。這種情況不是「依法治國」,其實反而是對法治的一種衝擊,發生在香港更是一種倒退。這邊廂興德學校的問題明顯是政府監管不力,那邊廂民間學院受打壓是選擇性執法,對知識自主加以控制。

廣告

為甚麼香港繼續沿用殖民地惡法?為甚監管不足打壓有餘?為甚麼選擇性執法?為甚麼法治倒退成人治?為甚麼政府還可以洋洋灑灑號稱依法處理?一一留待大家思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