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陳佐洱的逆子論談起

2017/6/26 — 12:55

陳佐洱

陳佐洱

在中國共產黨宣傳部門總動員下,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前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中共爪牙陳佐洱最近大放厥詞,把中國和香港之間的關係比喻為「父母」關愛「孩子」的關係,聲稱「孩子有時有點小脾氣都能容忍」,但要「自立門戶、六親不認、獨立建國」,「那不行呀!」他表示香港缺乏國民教育正是禍根,嚴厲批評香港教育「去殖民化」做得不夠,反而出現了「去中國化」(實際上香港人講的是「去中國殖民化」),所以要求大家警惕云云。接著於6月20日,即將上任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接受新華社採訪的片段橫掃各大媒體。她表示會要求在香港幼兒的腦袋中,培養出「我是中國人」意識,跟陳佐洱的說法一脈相承。既可向共產黨交差,也猛向香港人挑釁,重新推動「國民教育」的陰霾重臨香港。畢竟香港人對她早已不存寄望。梁振英和她都只不過是一丘之貉。

問題是:中國和香港的關係真的是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嗎?中國這個所謂「父母」,視之為江山也好,視之為政權也罷,它是否完全不計時間、勞力、榮辱、成本、代價,生過香港人?養過香港人?教過香港人?香港人對這個所謂「父母」有虧欠嗎?抑或是這個所謂「父母」有負香港人?更重要的是,誰是誰的「父母」?

廣告

眾所週知,華夏文化的確對香港人的精神面貌有著深遠影響,這是無可否認的,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然而,上世紀二十年代省港大罷工,中國廣州政權封鎖香港和出賣香港人;六七左派暴動,中國政權搗亂香港和殺害香港人;八九六四屠殺,中國政權威脅香港和嚇走香港人;九七前途問題,中國政權堅持駐軍香港和不理會香港人;從雨傘到魚蛋,中國政權根本就是希望全盤操控香港和清洗香港人,甚至把姚文田、李波、林榮基綁走監禁。專制政治、紅色資本、人口換血、文化改造、國民教育、國安立法這六座大山,已有壓垮香港之勢。這種所謂「父母」,香港人真的會認同嗎?

況且,根據郭文貴6月16日的明鏡視爆料,就連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岐山(獨夫習近平的親密戰友)的妻子姚明珊、妻妹姚明端、養女孫瑤,都早已入籍美國,成為了鬼鬼祟祟的美國公民,鬼鬼祟祟地置產美國。看在眼裏,難道香港人還會走去「認賊作父」嗎?為甚麼姚明珊、姚明端、孫瑤不認中國為「父」、反認美國為「父」就可以,但我們香港人偏偏卻不可以呢?看著中共紀念香港主權移交的《我的1997》「神劇」假惺惺的台詞說「中國共產黨萬歲」、「我相信中國共產黨」,看著梁愛詩聲稱綁架銅鑼灣書店成員顯示「鮮為人知的社會透明」,看著梁美芬呼籲香港立法「禁止侮辱中國國歌」,看著香港警方全面禁止在習近平來港期間出現「習撐黃傘」及「我要真普選」等圖像或標語,看著手機短訊瘋傳「愛國組織」聲稱以一人1200元招聘七一齋坐撐場,再對比中共高官家人的海外資產及20萬億贓款集團,真是可笑!

廣告

究竟誰是誰的「父母」呢?如果用「生」、「養」、「教」作為標準,其實香港人才是中國人的「父母」。在大躍進時期,如果沒有香港這個地方,以及香港人無條件的接濟,從深圳河以北向南湧過來的飢民,他們只有死路一條,還會有劉夢熊、黎智英嗎?這就是「生」(重生)和「養」。在鄧小平執政初期,如果沒有香港這個地方,以及香港比較優秀的人才、文化、制度,還會有所謂商品經濟、三資企業、經濟特區、土地使用權概念、股票市場制度嗎?還會有梁振英這個過氣老師嗎?還會有在中國大陸熱播的電視劇《射雕英雄傳2017》嗎?這就是「教」。沒有香港這個「慈父」的「生」、「養」、「教」、長期奉獻、默默付出,中國這個窮孩子,早就跟某個非洲窮國一模一樣了!還能有今天中國「訓斥」香港「六親不認」的傲慢氣焰嗎?

中共黨天下的奴化教育「去黨國化」才是真正做得不夠,反而出現了「去香港化」,翻臉不認香港這個「慈父」了,甚至要求香港這個「慈父」為中國這個「逆子」舔腳趾了!佔了便宜還賣乖,毫不感恩,恃強凌弱,拿著槍桿,仗著人多,舉起鈔票,恩將仇報,把香港人棄如敝屣,還要倒過來說「沒有中國,哪有香港」,簡直豈有此理!昨天沒有了香港,許多中國人根本早就沒命了;今天沒有了中國,許多香港人還是照樣可以活得快樂,保存元氣,立足本土,放眼世界;明天沒有了美國,中國獨裁集團每個成員就會立即通通破產,反襯今天中國根本不堪一擊。中國這種忘恩負義的政權,正是全人類之癌,有實力者可誅之,無實力者可避之。誅無力,避無能,這就是當今大部分香港人的心理糾結與深層矛盾。

不過,有些腦部用特殊材料構造的香港人卻不是這樣設想,天天猛講中國是「阿爺」,就連自己的輩份都被砍矮一大截,從「子」變成了「孫」。這樣的香港人擁有一種「中國孤兒」情意結,覺得自己被中國這個「惡爺」榨乾榨淨後遺棄一旁,還被「惡爺」喝令不准「自立門戶、六親不認、獨立做人」,必須承認「惡爺」的「全面管治權」,必須培養起「我是惡爺之乖孫」的意識,必須立法保障「惡爺安全」,必須接受「惡爺資本」和「惡爺殖民」。豈有此理!

其實,只要睜開眼睛看清楚歷史,香港人就會發現這樣的觀點有多麼的可笑。真相是:香港人才是生、養、教中國這個「逆子」的「慈父」,但香港人不求回報,只盼承認尊重,拒絕恩將仇報。一大群在知識、智慧、學問、教養、氣質、意識、德行、自由、人權、法治、制度等各方面都比一般香港人差劣的中共黨國官員,無權對香港人繼續說三道四、指手畫腳、頤指氣使。香港人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族群身份認同,而且現正形塑屬於自己、適合自己的政治身份認同。即使「逆子」無望改邪歸正,「慈父」仍可獨善其身。畢竟一個脫離了中國政權管轄的香港,早於中共政權成立之前已經出現。先後次序,生養教化,恩澤施受,不應混淆。由此可見,香港不是「中國的孤兒」,中國才是「香港的逆子」。陳佐洱之流,才是真正的「六親不認」,出賣靈魂,不學無術,顛倒黑白,忤逆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