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懇請諸位深切反省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2018/3/12 — 10:23

2018年3月12日凌晨,補選點票中心

2018年3月12日凌晨,補選點票中心

【文:守俞】

諸位民主派/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和領袖們:

懇請諸位深切反省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廣告

作為一個長期支持民主陣營的人。今日相信在座各位,甚至每一個泛民主派的支持者而言,是無比的心碎。

3月11日的補選,我並非港島、九西、新東甚至是建築測量界的選民,我只能呼籲身邊有票投的朋友,無論如何都去投票。幸好的是,我的朋友不少是明白事理的人,他們都願意去投票。可惜,投票率確實差強人意,僅四成幾選民參與投票!兩年前的大選,投票率近六成,今日卻只得四成三,其餘的在哪裡?當然這兩成,可能有建制,但不少是來自民主派/曾支持過你們,但心死而轉投本土陣營,甚至是建制派的選民。至於結果,簡直不堪入目,我們保住了港島和新東,但卻失了九西和建築測量界兩席!相信你們也知道,能夠保得住港島、新東兩席,也不過是你們夠運而已!

廣告

其實如此低的投票率,經已反映出許多香港人,包括曾經支持過你們的每一位市民,他們經已心死,這不單對香港的議會制度,以至整個香港的前路心死,甚至對於在座各位,以至整個民主派/非建制陣營的領袖心死。請問各位,為何會這樣?我是問,為何香港一班曾經支持過你們的選民,他們會死心,甚至轉投建制陣營?

當然,你們可以繼續指責是中共對於泛民主派的全面打壓,我絕對同意,我想我們每一位支持者都感受到這種壓迫。不過,每次選舉,每次都嗌告急,每一次我們都呼籲人「含淚投票」,為何越來越少人,寧願建制派大勝,也不願投票予泛民主派的候選人?我極反對「焦土派」/「白票黨」背後的詭辯,但你們可曾想過,除了諉過於他人,為何這些人,尤其不少不投票的青年人,對你們這些泛民主派失去信任?更何況觀乎九龍西選區,泛民建制兩陣對壘,已無人𠝹票,且姚松炎絕對是DQ其中一個受害人,理應更多人會同情而票投姚教授,為何他最終仍兵敗九龍西?

更多的可能是一班對香港完全死心的選民,甚至對你們反感,要票投建制的選民,一連串的DQ,政治打壓,更醜陋的事都做得出,為何他們仍會無動於衷?你可以說,這些選民是「港豬」(或者打從心裡認為他們是「港豬」),不過,對這些選民,你們有否絲毫的反省,從回歸至今廿年,經歷六次大選,如果撇除2010年五區總辭引發的補選,至今已有四場補選,為何每次投票,建制派得票會不斷上升,反之泛民主派的得票卻每況愈下?誠然所謂種票、蛇齋餅粽這些陰招盡出十分湊效,但你們有否盡力過,爭取這些所謂「港豬」的支持?還是你們只懂高喊一些曲高和寡的陳腔濫調,對這些所謂「港豬」不屑一顧?

更重要的是,泛民陣營長年累月的內部矛盾和互相撻伐,以至後來的碎片化,使大家彼此之間離心離德,一盤散沙,面對議會的失陷,大家似乎自己顧自己,既無對抗強權的意志,又無團結一致的共識和行動,面對強權打壓,毫無應對,只懂抱殘守缺,只懂「做一個和尚敲一日的鐘」,且私怨滿佈,試問你們又怎能說服我們,你們是最值得信任,最堅定的民主派?我們每一個「含淚投票」的人,你們只懂說不投自己就會益建制派,那你們本身的論述和質素,又能否說服到我們,你們不只是lesser evil,而是the best choice?

我並不是想諉過於在座各位,確實我們是輸了,不過各位,你們能否在此選舉中汲取教訓?你們能否再團結一致,可否正視以及處理好以往累積的恩恩怨怨,然後忘記背後,努力面前?你們能否為過往只懂「圍爐取暖」,無法在政治論述、政策倡議,地區工作以至選舉工程上無法爭取選民支持而深切反省,向支持者和其他選民道歉?我樂意看見姚教授願意承擔敗選責任 。不過,你們其餘的泛民主派的領袖,難道你們又可以將這敗仗的責任推得一乾兩淨?長年的內耗,各懷鬼胎,互相推卸責任,一句話「對方係鬼」就可掩飾自己的過錯,難道有利於整個泛民陣營?

張楚勇教授在新東初選論壇問得好,我們在過往的民主運動,做得最錯的是什麼?這條問題不單是問當時的泛民候選人,更是問我們每一位支持民主的人,包括在座各位,也包括你和我。我們面對挫敗,我們是只懂諉過於保皇派和所謂焦土派?還是我們更應反求諸己,在選民面對「謙卑謙卑再謙卑」?惟有我們深切反省,團結一致,我們才可以重新出發。面對強權,除了反省,我們別無他選,因為沒有人民的支持,我們什麼都不是。

 

共勉。

守俞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