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是英雄 只想做一個人 — 李旺陽逝世五周年的反思

2017/6/5 — 10:10

李旺陽2011年出獄時,與其妹妹李旺玲合照。

李旺陽2011年出獄時,與其妹妹李旺玲合照。

自五年前開始, 在維園點起的六四燭光,除令我憶起八九年的種種往事,也總忘不了他的名字。李旺陽,一個錚錚風骨的人,曾經說過為了自由和民主「就是砍頭,也不回頭」的豪情壯語;他一生堅守信念,卻因此遭遇坎坷,最後更落得「被自殺」的悲慘下場,曾令我城鬧得熱血沸騰。

其實,李旺陽的出發點很卑微,一點也不轟烈。他出身一個平凡的玻璃廠工人,於1983年受到波蘭團結工會的啟發,與友人發起成立「工人互助會」。他只希望像其他國家的工人一樣,可以自由結社,與工友一起互相學習和分享。至1989年,他發起成立「工人自治聯合會」,好像當年很多香港人一樣,就是為了聲援牽動全國人心的八九學生運動。

李旺陽曾在法庭中如此自辯:「遊行示威,言論自由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我既沒有罪,也沒有錯。」他為了掙回自己做人的基本權利,結果被扣上「反革命」、「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先後在牢獄中度過了二十多年慘無人道的孤獨歲月。

廣告

生活就是政治,即使我們沒有投身要求結束一黨專政、平反六四的民主大業,政治也不會因此遠離我們。我們每個人如果還在乎那一點點做人的尊嚴,便無論怎樣也逃避不了政治。作為父親的趙連海,希望為飲了三聚氰胺奶粉的兒子出頭,因此被控尋釁滋事罪;作為藝術家的艾未未,只因從事涉及社會題材的藝術,因此被軟禁監視;作為維權律師,他們不過是以專業資格依法為無辜者申訴,換來的卻是白色恐佈和大抓捕。以往很多不過問政治的人,為了可以真誠地過活,即使面對龐大的專制政府,仍然鼓起勇氣挺身作戰。

一九八九年東歐捷克爆發「絲絨革命」(The Velvet Revolution),最終推翻了專制政府,最初觸發這場民主運動的,其實也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奪權起義,而是起因於當局逮捕了名為「字宙塑膠人」(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的樂隊成員。當時身為他們忠實歌迷的哈維爾,投入了營救運動及爭取藝術自由,後來更演變成推倒專制政府的重要力量───「七七憲章」運動。哈維爾形容當時處境:「……政權不知不覺暴露出它的真正意圖:要讓生活變得千篇一律,凡出現稍有不同的、個人的、突出的、獨立的,以至於不能歸類的事物,都要用手術刀切除移走。」

廣告

今天最令中國政府害怕的,已不是傳統的民運人士,而是眾多扎根於生活的多元抗爭,例如爭取食物安全、工人職業保障、不受污染的環境、信仰自由、創作自由等等,最後會演變成社會覺醒的力量。專制政府愈是擔心,便愈想令社會全面受控,對民間社會的滲透和控制便愈加猖狂。而且這把全面控制社會的尖刀,亦正由中國大陸步步向香港逼近,賣書的人遭擄走、民間辦學被禁止、樂隊表演者被當成非法勞工等一連串事件,恐怕並非偶然。

詩人北島曾寫道:「……我並不是英雄/在沒有英雄的年代/我只想做一個人。」李旺陽逝世五周年的最大啟示,就是雖然我們不想當烈士或英雄,但只要我們仍然堅持做一個人,那麼除了反抗,已無選擇。

_____
李旺陽逝世五週年燭光晚會
日期:6月6日(星期二)
時間:晚上7:30
地點:尖沙咀天星碼頭五枝旗桿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