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參與了今年教協監事會的選舉

2016/3/3 — 12:10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太喜歡開冗長的會議,也不大合群。因此,有些朋友覺得很出奇,問我為何會入局。自己現在是監事會的候選人,本來不打算多講,就讓教協的會員決定吧。不過,近日眼見一些現象,還是想作點個人立場和觀點的表白。

首先,我認為應該肯定教協理事會過去幾年在各方面作的爭取和努力,也要承認理事會的工作成效。教育界近幾年面對的問題很多,縮班殺校、合約教師、國民教育、TSA存廢、普教中的爭論、專上教育發展與院校管治、學額分配及學生債務等等,都是很有爭議性的問題。大家都明白知道,特區政府在這些問題上都有很多隱藏的議程,不但影響香港教育政策的合理發展,也對教育專業及其從業員帶來很大衝擊。教協對涉及教育的問題一向都積極參與,或許工作的成效未必盡如所有人的主觀意願,特區政府的施政態度如何,也是路人皆見。但過去一段長時間之內,教協在各個教育政策議題的執着與堅持,如何捍衛教育專業隊伍的價值與尊嚴,應該是有目共睹的,輕率地抹殺掉未免太不公平。

有人批評教協近幾年太保守,不夠勇武,不能領導同工以更激烈的手法捍衛權益,沒有在佔零運動及港大副校長事件中積極推動罷課罷教。過去幾年,香港社會的政治對立漸趨嚴重,教協是一個有九萬多會員的工會,也是一個積極投入社會的專業組織,教協如何定位,自然會引起大家的關注,也有不同的看法。面對教育界來自不同環節的同工,由來自學前教育到大專教育界的都要兼顧到。

廣告

我個人認為教協的立場和取態,還是要合理而平衡地考慮整體情況的。業界另外有一些會員不多、整體代表性不強的組織,它們可以較隨意採取一些十分保守或偏鋒的立場,也許還可以不大理會整個業界的看法。但教協除了是工會之外,還是一個推動教育專業發展的組織,面向業內同工之外,還需要面向專業、面向家長、面向學生。因此,不可能只知衝鋒陷陣,也不可以盲動,不能冒進,置教育界所有持份者(包括學生、家長及業內不同環節同工)的利益及看法不顧。我知道過去現在,教協都積極投入香港的社會及政治運動之中。只要回顧一下已故司徒華先生在其回憶錄中的記述,也回顧一下歷史,當知教協從來不是一個怯懦的組織;只要審視過去幾年理事會的工作計劃和報告,再看看理事會對刻下教育相關事務及社會事件的立場和回應,我個人認為現時有一些對教協的批評並不公允。

說教協應該進步,應該與時並進,這個絕對值得支持,這也是我願意參與這次監事選舉的其中一個動力。但另一方面,如何保証教協能夠在過去的基礎上薪火相傳,承先啟後,繼往開來,也應該是每一位參選人不能迴避的承擔。

廣告

對於這些問題,有不同的認識和看法本屬平常。一個這麼龐大的組織,沒有分歧才怪。君子黨而不群,君子也和而不同,就算是真的有路綫之爭,也應該可以是君子之爭,而無需黨同異伐。一些明顯只是抽出片言隻語斷章取義的指控,或不具客觀事實支持的指責,甚或是有抹黑色彩說法,旣不必要,更不應該出現在教育界的君子之爭中。

教協的會員,理事會及監事會的選民,都是有一定文化素養的知識分子,他們作選擇的時候,也不需要讓意氣之論所左右。 我有信心教協的會員自會作出合理的選擇,我也會尊重他們的選擇。我個人當然希望得到教育界朋友的支持,也希望得到教育界外朋友的認同與理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