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始終認為,非暴力抗爭最能凝聚群眾力量

2017/3/20 — 12:0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3月19日下午,作者在 faebook 分享〈雙黃點諗:黃浩銘「對談」黃台仰〉一文。本文為作者按語。

多謝 FACEBOOK 提醒,原來3月19日發生了這些事情:

(一)2012年4月1日在中聯辦外抗議梁振英當選,抗議西環治港,衝破警察防線,一年左右被律政司翻帳告「非法集結」,2013年3月19日提堂;

廣告

(二)2016年3月19日,我與 Hoi Dick Chu 等一行八人走入高鐵地盤,在十多層樓高的天秤掛上「停建高鐵」、「反一地兩檢」。結果,今日所謂一地兩檢已差不多要公布,我們似乎仍未有足夠能量去對抗,這個重要的議題,亦被特首選舉邊緣化了;

廣告

另外,就是無意間讓我讀回這篇談問(這篇是3月18日)。重看過去我和黃台仰的隔空訪問,實在百感交集。最近,三名在旺角騷動被告因「暴動罪」被判三年監禁。

事實上,我沒有同情他們,但不會落井下石說他們抵死,對不起我不會,我認為他們的本心都是想香港好,只是未有足夠時間思考清楚所用方法,一時氣憤用他們的方式表達出來。同樣,我也難以評論判刑是否過重,更不會將七警可判最高刑罰三年的「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與最高刑罰十年的「暴動罪」簡單類比(七警本來有一條「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最高可判終身監禁,區域法院最高判七年,但告不入)。

就此案,我只能說兩點:第一,在我看來,案件尚有疑點,值得上訴(但已成為事實的就不容易上訴成功),而法官定義「暴動」的涵蓋面似乎也太闊;第二,我認為《公安條例》中「暴動罪」本身亦已過時,應該完整檢視、修訂法例,要有更清楚更準確的定義,以至保障一般示威中的小規模警民衝突,不會變成「暴動」,讓律政司或警察可以濫告「暴動罪」打壓異己。

誠然,雨傘運動後期,所謂「勇武抗爭」的論述盛起,不少本土派認為自衛反擊合理,但他們沒留意到,當這道門打開了,自然就不只自衛反擊這麼簡單,會逐漸演變成主動打擊(被動中的主動),所引來的是一連串的鎮壓,成本極高。

其實我在訪談中,亦多次表示,我不反對暴力抗爭(但我不主張)。我的想法是,只要主事者是立心搞暴力鬥爭,有計劃、有組織、有倫理地(即願意承擔代價,而非肇事逃逸,看誰不夠運)實踐,我相信即使打壓再強,還是有一鼓實力,主事者坐牢,其他人談判(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抗爭亦是如此,當然最後他又變回非暴力抗爭者)。說來說去,就是考驗領袖有沒有足夠意志韌力,而整體群眾又能否在高成本的情況下不斷增加支持。我個人認為在這麼富裕的國際大都會,即使領袖有堅韌意志,群眾亦未必能承擔暴力抗爭的後果,除非香港的經濟差到一個點,就是食不飽穿不暖,那才有所謂革命的基礎。

對於香港來說,我始終認為非暴力抗爭最能凝聚群眾力量。過去雨傘運動的挫敗,令不少人灰心失望,認為非暴力抗爭已失敗。我亦多次說明,我們的失敗不是因為非暴力抗爭的本身,而是我們未能有效組織起來,在雨傘運動開啟後,沒有廣泛的罷課罷工罷市發生,就是顯例。因此,與其走向暴力抗爭,又或倒退走去與中共握手言和,不如努力積極檢討如何能更有效組織群眾,使之成為一個無堅不摧的政治實力。屆時,我們又何須兩個爛橙揀一個?我們直接告訴中共,你隨便揀,我們揀真普選,誰上台,一樣照打,就讓中共和各資本家自己衡量。

兩年前,我訪談時都是想被刺激的年青朋友多想一點,到今天,我也一樣希望他們能思考多一點。當然,我未必全對,但起碼到今天為止,我仍正實踐我所相信和鼓動的事情,我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也要因為我所提倡的事情,甚至為他人負責(起碼遇到不同意見的時候,我要直接反對),這是作為運動提倡者的一個最基本的條件。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