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心中呼喚的民運領袖

2017/7/2 — 13:12

我心中一直呼喚着的中國民運領袖,終於出現了。他是在二十多年來群龍無首,一盤散沙,山頭林立,各霸一方的中國民運情勢下,在中共鐵腕打壓,牢獄囚禁的景況下脫頴而出,就像黎明前黑暗中的一束曙光。

先是《零八憲章》運動整合了一批國內同心同德,意志堅定的領袖群體,在他們的擁戴和推動下,獲得國際社會和諾貝爾和平奬委員會的肯定和成全,造就了這位領袖群中眾望所歸的代表者,我心中認定了的憲政民主運動領袖───劉曉波先生。我歡呼,我有了一位領袖,中國民主運動正在跨越時代的里程碑。

在芸芸眾多優秀剛毅,前仆後繼的民主志士中,我選擇劉曉波先生作為我的領袖,因為他是出類拔萃,與眾不同的。劉曉波1955年生於吉林省長春市,69年下鄉插隊,82年畢業於吉林大學中文系,並考進北京師範大學供讀碩士及任教,同齡人所經歷的一切磨難,他都沒有缺席。在北師大期間他已初露鋒芒,像一匹桀驁不馴的野馬。86年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召開的新時期十年文學討論會上,他以 《新時期文學面臨危機》為題,大膽否定新時期文學的成就,作出語驚四座的即席發言,引起一場思想爆炸。人們賞識他那激進獨特的思想,雜誌開闢專欄討論 「劉曉波現象」。他由此獲得 「文壇黑馬」和 「東北虎」的綽號。劉曉波像一團灼熱的火焰,突然在中國文壇上猛烈地燃燒。我欣賞他的骨氣,他的反叛性格。

廣告

88年6月在擠滿四百多學生的會議廳裏,劉曉波作了博士論文 《審美與人的自由》的答辯,贏得所有人的熱烈掌聲。九位全國一流的教授專家包括張紫晨、王元化、高爾泰、謝冕等評委一致同意授予劉曉波文學博士學位。評委們的評價是: 「它從人類學,心理學,社會學相結合的角度,深入揭示了審美與人的自由關係,論文在審美的超越本質,審美的心理機制等問題上有很高的創見和重大的突破。」我想,在「六四屠殺」之後,大學進行大清洗之前,劉曉波是中國最後一批還來得及接受到傳統人文學養的教育,獲得自由主義思想承傳的少數知識人之一,這是他與許多知識分子不同的地方。

1988年8月至89年4月,劉曉波先後受邀出國,到挪威奧斯陸大學,美國夏威夷大學,哥倫比亞大學講學。其時正值中國「八九民運」興起,他於4月22日在美國紐約聯同于大海,胡平等十人發出了 《致全中國大學生公開信》,表達對學運的支持和建議,並於4月27日匆匆趕回中國,全身心地投入這一場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在運動發展到緊要關口的6月2日,為要以行動參與來表達與學生的共同進退,並積極促成學生撤離廣場,避免更大的犧牲,他聯同三位知識人,發起了四君子七十二小時絕食抗議行動,並發表 「六二絕食發起」演講。他說: 「我是一個有政治責任感的公民,我做的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我不怕當黑手,我反而以當黑手為自豪,為驕傲,為光榮!」他又說: 「希望這次行動結束中國知識分子幾千年的只動口不動手的軟骨症!」

廣告

但是,不幸地,中共的坦克和子彈製造了 「六四血案」,劉曉波與學生一起最後撤出天安門廣場,於6月6日被捕至91年才放出來,後於95年因提出平反 「八九民運」再次遭受囚禁至96年獲釋。96年10月因與王希哲共同發表 《致國共兩黨的雙十宣言》又再被捕並判勞動教養 3年,至99年10月才獲釋放。他義無反顧地堅持公義,追求民主,連同這次因發起《零八憲章》運動被判十一年刑期,總共四次繫獄了。

他勇於承擔,勇於犧牲,而且重於參與的精神高度和深度是又一與眾不同之處。書評家舒崇說 :「劉曉波深知當今中國是自由知識分子的煉獄,但是他執意留在煉獄,承受那難以承受的沉重。我們看到的是一夥拒絕向民族和向自已說謊的良心。」從此,劉曉波自動地背上了中國民主改革運動的十字架。他曾寫道: 「獄火的焚燒縱使把我化為灰燼,我也心甘情願。我升天,我入地,全取決於我自已。」他此志不渝誓要結束極權政治的心聲,令人心酸,令人感動,又讓人看到希望。

2004年12月法國無國界記者組織把「新聞自由衛士獎」授予劉曉波。他在答謝詞 《用自由言說對抗恐怖和謊言》中寫道: 「我不知道自已做的是否對得起六四亡靈和文字獄的受害者,也不確定自已與這個榮譽是否匹配,我只是把這榮譽理解為對不允許自由言說制度下的說真話者和爭取自由的人的獎勵------更是對中國言論自由事業的獎勵。」

他那沒有計算的「真」,大膽的「真」,透澈的「真」令我心靈震撼,喘不過氣。在現今謊言堆積如山,說謊已經成為三代人的DNA的中國,你能理解「真」的可貴嗎?劉曉波的「真」是中國少見的高貴的品質。

陳奎德先生在《未來的自由中國在民間》一書的序上這樣寫:「這本書呈現出來的自由主義劉曉波已非彼劉曉波也,與八十年代中葉的黑馬劉曉波,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他說:「劉曉波已經從感性浪漫主義走向理性經驗主義;從尼采走向基督;從狂傲走向謙卑,其轉捩點是1989」。陳奎德欣賞這一轉變,卻並未點出其轉變的原因。筆者斗膽認為劉曉波的轉變是出於超人的自省能力,故能驚人地自我更新。

劉曉波先生的自我反省能力是難能可貴的,他在思想品格上超越自己的高度是無人能及的。他2002年出版的文集《向良心說謊的民族》,收錄了他在2000年和2001年間的文章共三十一篇。在序言裏,劉曉波提到「六四」: 「那個被刺刀挑起的血腥黎明仍像刺刀一樣,扎進我的雙眼,從此以後,我看到的一切都帶著血污,乃至於我寫下的每個字的每一筆,皆來自墳墓中亡靈們的傾訴。」他沉痛地寫道:「一個殺人的政權,是令人絕望的;一個容忍殺人的政權和冷淡被殺者亡靈的民族,更令人絕望;一個大屠殺的幸存者無力為死難者討回公道,又尤其令人絕望。」

「六四」後,他的文章滿篇滿紙均是悔恨之情,負罪之感……他讉責自己寫過悔罪書,出賣了個人尊嚴,出賣了六四亡靈的血。他給廖亦武的信上寫道:「我不敢往自己的靈魂深處望一眼,那裏有太多的懦弱,自私,謊言和無恥。我這個幸存者,連他媽的狗崽子都不如!」他以懺悔贖罪之心面對天安門母親。

劉曉波如此撕心裂肺的懺悔,令他得到脫胎換骨的改變,再也不是當年接受《解放月報》(即《開放雜誌》前身)總編輯金鐘先生訪問時,聲稱「中國要被殖民三百年」的飛揚跋扈憤怒青年。他能由狂傲走向謙卑,變得堅忍剛毅,和平理性,是在沉重的自我解剖過程中吐出中共所喂養的毒狼奶,超脫舊我而成為一位全新的,在世界觀與普世價值的建立,在對中國民主運動方向和策略的深邃思考上,已經達至「我沒有敵人」這一基督精神境界,是對中共階級鬥爭,階級仇恨,尋找敵人,製造敵人的整套「鬥爭哲學」的顛覆和反抗。這是經過對毒狼奶的徹底清洗後的質的飛躍和昇華。

「六四」之後我沒有看過如此痛徹心脾的懺悔文章,只有劉曉波。今天的劉曉波思想深邃,那些接受中共幾十年「鬥爭哲學」教育,還未能吐出狼奶的粗淺世俗人無法把劉曉波想得通,想得透。在中共專制政權中長大飲過不少狼奶的人,首先要做的不是帶着狼奶去批判別人,而是自我反省吐出狼奶。聽到劉霞轉述劉曉波和她見面後的說話:「和平奬應頒給六四亡靈,1989年六四的時候,是亡靈用生命踐行了和平,堅持了民主的非暴力的理念,所以這個奬應該屬於他們的。」他很悲哀,哭了。我深受震撼,無法平息,我也哭了,為他那貫徹始終的承擔,為他那始終如一的真情。

中華民族本來就是一個沒有懺悔意識的民族。可是,經受過中共六十多年的踐踏蹂躪之後,中國人現在是多麼需要學懂懺悔呀!懺悔,比任何事情都更重要。只有學會懺悔的人民,才能建設健全的民主中國。所以,沒有深刻的懺悔,吐出狼奶,就沒有今天的劉曉波,他為中國人作出了懺悔的典範,而這就是擊破中共專制意識形態,重整普世價值的最重要一環,我最看重的就是這點。

此外,劉曉波長期以來對中國社會問題有很深刻而系統的思考。他的文章內容非常廣泛,涉及內政外交,民間人權覺醒,社會變遷等等,無不以分析中國國情走向,尋求解決國難之良策為重點。其中一本結集《未來的自由中國在民間》就是他對中國問題思考的結果。他在自序中分析了中國自鴉片戰爭以來的「器物救國」;「立憲救國」;「文化救國」的改革均限制在狹隘民族主義目標之內,富國強兵的國家主義代替了人的解放和民的富足的自由主義,至使國人在學習西方強國之路的實踐上屢屢受挫,最終走上「蘇聯模式」的共產極權的岐路。

他指出:歷史發展的未來方向已經明確,西方國家的自由制度,文明模式已經成為世界的主流,其示範效應使中國變革的未來方向唯有自由憲政一途,而中國內部人權意識得到前所未有的普及,成為全民爭取的目標,民間的覺醒蘊含着融入世界主流文明的強大動力。因此,他得出結論:中國變革走到今天,人的解放和民的富足,已成為民間追求的現代化目標,以民間壓力推動現行制度走向自由民主的漸進革新,也就成為當下改革的有效路徑。劉曉波先生為中國的憲政民主運動指出了方向,同時也糾正了一種把中國的改革單地寄望於中共的思路,而指出推動改革的真正動力,是在民間社會。

他也提出了一系列促進憲政民主運動的策略,他這樣寫道:「參與有風險的維權事業,必須具有公開化的坦然,但又不訴諸狹隘的仇恨和轉瞬即逝的激進,而訴諸於堅韌長久的寬容與漸進;不追求人為的宏大綱領和一夜巨變,不求立竿見影的即時效果,而致力於自發經驗的積累凝聚和制度的點滴進步,着眼於長治久安的民間社會的發育;不搞無原則的機會主義權謀,而堅守普世道義的底線原則;不仰視政權自上而下的恩典,也不在政改停滯的現實面前徒然悲嘆,而是相信自下而上的民間推動,對民間力量的自發擴張抱有樂觀信心。這說明,民間維權的資源,既是活在真實中的道義擔當───無權者的權力,也是依法維權的理性和寛容對手的胸襟。」

那年,正當我被四週的悲觀情緒籠罩着的時候,看到了劉曉波的這些見解,知道原來中國的希望在民間,不在於中共的權爭,不在於民運明星的動向,猶如一雙在黑暗中模索的眼睛突然看見了一點亮光,欣喜之餘,令我對他刮目相看,敬偑非常。他在紛繁雜亂,萬馬齊喑的國情中,從理論上理出了一個方向性策略性的頭緒,我沒看過有人能像他這樣,從中國現實出發深入淺出地詳細寫出了中國未來的道路。劉曉波先生以民間壓力推進,堅持和平,理性,漸進,非暴力民主運動的主張,其實正是為世界和平作出的努力。後來的《零八憲章》運動實際上就是這種主張的實踐。我看到了無數知識人正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深入基層,廣泛接觸民眾,展開了可歌可泣的啟蒙運動。

我是《零八憲章》的簽署者,當我舉筆簽下我的名字時,並不意味着我只是一個支持者,而是意味着我是劉曉波先生民運主張的參與者,是實踐《零八憲章》的其中一員。我為有生之年仍能趕上參與實踐這一自由民主大業而感到無尚光榮,於是我心中呼喚一位領袖,並且選擇了《零八憲章》發起人劉曉波先生。
                                                                                    
 本文於2010年11月重寫
(謹以本文表達對劉曉波深切的掛念並獻上誠摯的祝願)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