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是誰?誰是建制? 誰是非建制?

2017/12/31 — 19:25

王凱峰在教育界論壇上提問

王凱峰在教育界論壇上提問

【文:王凱峰 浸大民選校董】

由始至終, 筆者知道我只能力及爭取高教界的民主民生和公義。筆者參選人大的目的由始至終只有一個 — 吹哨。吹哨就是不懼怕任何勢力的影響而把事實的真相道出,秉持公義。筆者參選人大的政綱10多項都環繞着高教議題,唯一能跟全港民主沾上邊的就只有關於討論港獨的言論空間和不支持831方案。可惜,筆者越是站得前,越是與政府爭取到實際利民的東西,受到的攻擊就越大。更可惜的是,今次參選引起公眾關注的不是對黑白分明公義的追求,而是「我是誰」的政治定位,即關於我是建制抑或非建制的議論。

非建制的光譜很闊。正如李柱銘說過:「只要唔係西環支持的,其實都唔係建制啦」。何俊仁在今次人大選舉亦曾追問在候選人中有36人(包括鄭耀棠、葉國謙、蔡素玉及馬逢國等)比筆者好嗎?這裏,筆者相信「好」的定義是指非建制的程度。反之,部分民主派心目中的民主就窄很多,幾乎只剩下一條線,即非黃即藍、非友即敵的思維,繼而DQ我。民主黨和部分民主派對民主的包容,對民主定義的闊窄,對統一非建制陣線的熱心,經此一事,一目了然。

廣告

我從來自稱非建制,簡單原因是我不是建制,亦不會參選任何直選和功能組別,從來不是西環支持的,沒被打壓已經偷笑,更談不上獲取任何政治利益。筆者運用所有平台和橋樑包括建制和非建制,為的只是單純為公義吹哨和為高教發聲。筆者從來只相信一個人的行為說明他的立場,筆者過去所做的種種是建制還是非建制?

筆者參選人大引起爭議,被認為是花瓶,增加了這個小圈子選舉的認可性,不應是非建制的行為。但參選的不只是筆者一個,簽確認書也不只是筆者一個,被不被DQ不在筆者控制範圍之內,筆者反問建制在很多毫無勝算的選舉中也盡力參選,例如,教育界立法局議席,高教界選委,以至院校內的校董選舉,可謂無孔不入。反過來說,非建制大部份時間只會參與有勝算的選舉,在人大選舉亦如此。根據筆者的觀察,民主黨何俊仁是少數在這些公義上無懼敢言,不計較政治酬勞,不怕得罪權貴,他也曾參加毫無勝算的特首選舉,為的不是輸贏,而是要彰顯小圈子選舉的荒謬。若上次特首選舉有一人能像何俊仁般不計較政治酬勞出選,除了曾俊華,非建制也多了一個選擇。

廣告

筆者參選為什麼為部份民主派所不恥?最明顯的分別就是筆者不支持以佔中作為手段爭取831以外的普選方案(詳見大公、商報)。法治誠信是筆者的原則,若筆者不堅守這些原則去支持違法達義,那何來筆者吹哨港大造假守護高教誠信?從選校董選選委選特首以至今次選人大,沒有一次不拿我反佔中的立場來攻擊我。每次傳媒訪問我時,我給的答案也是一樣,沒有半點掩飾,我是堂堂正正的不支持以佔中作為手段,但我對小圈子選舉的厭惡會比那些只懂喊口號的政棍低嗎?

浸大只有兩名民選校董,民選比例比港大更不堪,這兩個位置長期給建制壟斷,只因這小圈子選舉的選民基礎以建制佔多,前立法會議員陳家洛也曾出選也告敗終,可以說浸大長期以也有沒有一個真正的民選代表。筆者初到浸大就出選這個毫無勝算的選舉只基於為了吹哨和發聲。雖如預計一樣落敗,卻喚起講師出來為我投票而揭發浸大十幾20年來也是違法選舉,將選民基礎限制在600多的高級教員,將講師以下級別的大學職員拒諸門外。筆者不惜以生計作賭注,不惜得罪校方,也要打破多年的小圈子校董選舉,投訴校方選舉違法,解放選民基礎,令2000多被剝奪權利的教職員重獲選舉權。校董重選,筆者以最高票獲勝,亦成爲浸大首個打破小圈子選舉後的真民選代表。在之後的多個校內民選選舉,筆者全以最高票當選,成為三料民選「議員」。高教選委的政綱正是校政民主化,筆者身體力行打破小圈子選舉,解放選民基礎,難道高教的民主就不是民主?打破小圈子選舉的是建制抑或非建制?「我要真普選」的旗幟是否必須印上黃色?

非建制需要團結,爭取最大公因數。經歷過上次特首選舉,見證曾俊華得高民望而低票落敗後,我認爲香港人覺得需要一個以曾俊華的提名票作為最低普選入閘門檻的831以外的方案。我和隊友戴耀廷也曾站在一起高喊「反對831」。和而不同,不論用何種方法或手段爭取普選,目的只有一個。我們不能活在非黃即藍且極度撕裂的社會。所以我不會對公開點名DQ我的部分民主派作任何反擊,但不得不提這次風波董建華團結基金的「作家」和親中高教聯副主席着實有不少貢獻。筆者從沒被知會或邀請出席會議卻被說成不參加,足見部分民主派成員口裏說民主,做法卻如他們口中的建制同出一轍,視自然公義如無物,在反對極權以先自身就成為另外一個極權; 在消滅自己的心魔以先率先成爲魔鬼。高教界一半選委是工會和民選校董,如果如公民黨郭榮鏗所說真的尊重界別,怎麼可能會投票支持在高教界對立面的建制如黃玉山、葉玉如和何建忠,更甚的是何建忠的團隊是特首選委對家的建制的隊伍,難道政治真的凌駕一切?

筆者是誰?是建制抑或非建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