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把港獨派攬上身同時爭取言論自由,還是割席同時爭取言論自由?

2017/9/15 — 23:34

中文大學現「香港獨立」banner,圖片來源:中文大學學生會facebook

中文大學現「香港獨立」banner,圖片來源:中文大學學生會facebook

去年 9 月沈祖堯在開學禮回應港獨言論時,仍然稱「大學成員絕對有自由就不同課題進行學術討論」,並堅決捍衛言論和學術自由。但今年同樣 9 月,卻聯同 9 大院校校長聯署反對港獨爭論,他本人更在記者會稱會下令拆除港獨宣傳品。

10 大校長高調聯署聲明譴責校園內的港獨言論,此事在政治上非同小可。可見「港獨言論在校園出現」已成為中共政權必須撲殺的任務,亦見香港 10 所大學明顯受制於權貴操控,不得不屈服於權力之下(很可能是資助與政治壓力同時操作)。但身為大學校長,理應以守護校園學術與言論自由為己任,屈服於權力之下的舉動實在令人不堪入目。敢問如何抬得起頭面對芸芸學子?

不過,從 10 大校長高調聯署聲明,也能見到今次事態的嚴重性,政治勢力不惜一切要打壓港獨言論。我們應該如何在接下來的政治博弈中守住最重要的自由價值,這是未來發展的關鍵。今次事件的處理難度,正正在於如果攬住言論自由,就必須攬埋港獨言論,兩者被捆綁在一起。

廣告

如果死攬港獨的言論自由,就會遭受強大的打壓,觸碰對方不可能妥協的底線;如果不攬港獨的言論自由卻企圖守護言論自由,此種自由又如同虛設,難保他日其他內容的言論也會被收窄(譬如評撃國家政府的言論)。

愚以為,非港獨派必須團結力量,嘗試把兩者切割開來:有無可能在回應聲明中,一邊高調不支持港獨,一邊強調港獨的言論自由理應守護。這是第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

廣告

第二個問題是,從 10 大校長高調聯署聲明,可預見未來政府真的有可能執行刑法第 9 與 10 條煽動罪,拘捕言論港獨的人士。如果屆時入罪成功,或是再次引發釋法,基本法第 27 條的言論自由一但被人大釋法定義,就無法逆轉(這是大絕之一,另一大絕是依基本法第十八條增設附件三的法律內容)。

香港的言論自由將會淪陷,考慮到這點,非港獨派在政治博弈上是否應該更強調多數人並不支持港獨,從中釋放出一個相對善意的空間,看看能否令風波不再燃燒下去,直至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當然,有人可能認為這如同屈服,但我認為兩者還是有分別。我們沒有不支持港獨的言論自由,我們只是反對港獨,正如即使歧視仇恨言論真的擁有自由,我們也理應批評歧視仇恨言論一樣。我覺得我們還是必須把兩者明確區分開來。

我們絕對應該譴責校方正在權力那邊,收窄校園的言論自由;這點必須企硬。但當連校方也屈服於權力之下,我們就要更嚴肅考慮自己應該如何保護自己的言論自由。

我實在不喜歡港獨派,這完全是玩火自焚。如果說當初青政被 DQ 引發釋法是缺乏政治智慧,那麼我們可以從中參考什麼,在今次港獨言論民主牆風波,去守住校園的言論自由呢?是把港獨派攬上身同時爭取言論自由,還是割席同時爭取言論自由?我本人傾向於後者,雖然這想法無疑迂腐了一點,但 DQ 案後,假如我們都同意應該守住議會與剩下的政治資源,那麼校園的言論自由是否值得需要一定的犧牲而守護住呢?是否是時候與港獨派高調割席呢?

當然,割席也有限度的。如果今次讓步,那麼下次政權又會否再進一步,再收窄言論自由呢。我們必須討論公民社會應該去到那個界線是不應該割席的。

你未必認同我,事實上我也在思索中。這實在是另一場考驗政治智慧的抗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