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魚蛋革命那夜,我看見鮮血流出馬路

2018/4/24 — 12:3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魚蛋革命那一夜,我在現場。

晚上九時,我和朋友來到旺角,一心打算光顧小販食魚蛋。

每年農曆新年都有小販,食環署都是「隻眼開隻眼閉」,是2015年桂林夜市才開始搞小販。魚蛋那晚,食環署職員也在旺角,跟2015年桂林夜市人數差不多吧,每個路口有三個職員,但他們當時只是駐守,並沒有動手的。

廣告

過了一小時左右,我們還在吃大蘑菇,附近莫名奇妙地傳來嘈吵聲,小販推著車經過我們,去了另一條街擺賣。我們見到朗豪坊門口開始聚人,警察「擺陣」,然後人群圍著警察。

其實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通常夜晚的環境就是這樣:警察行動,群眾就會圍著警察「幫拖」,怕有人出事被捕,想幫忙擋住警察、弄清楚情況之類。

廣告

群眾一開始只是圍著警察,沒有動手的。接著警察增援陸續抵達,開始有封鎖線,拉人鏈趕人走。我們眼見還有人在另一邊食魚蛋,警察又未有進一步行動,於是上前繼續進食,因為我們真的打算來吃東西而已。

沒料到另一邊廂愈來愈嘈吵,我們見到警察設高台,開始說要「清場」。

當時已過了12時,警察趕人離開,群眾不肯,說來這裡只是為了食魚蛋。警察開始出動催淚水劑,群眾還手扔雜物,僵持了一段時間。警察裝備漸漸多了,圓盾、「鐵甲威龍」(頭盔),然後開始「砌長盾」趕人走。

我感覺到警方沒有統籌的,因為他們用長盾推我們離開,去到另一邊又有班警察推我們回去。我記得當時附近有人無奈地說,我想走也走不了啊。完全是心聲。

那時情況根本就非常混亂。當我們還在找方法撤離,就聽到兩下槍聲,大概離我廿米左右,我不敢望向那方向。然後有人向我跑來,一張臉寫滿恐懼,說警察瘋了,他開槍啊!他應該是當時站在警察面前的群眾,警察向天開槍後,就用槍口指向他。

此時,警察開始手持警棍追著我們,我們慌忙跑,匆忙間見到有人已暈倒了。

我們開始四處找地方躲避。期間看到一堆警察圍著一個傷者,試圖以人牆阻止我們靠近、拍下照片。我努力從縫隙窺看傷者情況,只見三、四個警察大力押者他,他流了很多血,鮮血由行人路流出馬路。

我看不到之前發生了什麼事,但有幾個途人大罵警察:「你們有沒有人性?這樣打人,都流血了,他還怎樣反擊呢?」直至有電視台記者出現,警察一見到鏡頭立即「變樣」,突然筆直站好,態度由兇惡變成善良,原本把傷者押得動彈不得的他們即刻鬆手,轉而只上手扣拘捕。

那時兩三時左右吧,我們仍在躲避,磚頭和火種都是那段時間出現的,擲磚和縱火好像很暴力,但我當時在現場,理解到為什麼他們會這樣做,因為警察是拿著警棍衝過來的,他們是想減慢警察前進的速度,試圖令警察不能接近自己,令警棍不要落在自己身上。我有點覺得他們是「為勢所逼」的。

我們一直左閃右避,直至早上五時,僅餘的人群聚集在一邊,警察也去了那邊,我才有辦法避開警察,往另一邊走,乘最早一班地鐵離開。

說實話,警察開槍後,其實我已經想走。我是真的害怕,怕會繼續開槍。當時我有個根本原則:不要死,既然槍開了,我覺得有可能會死,就打算離開,但當時旺角所有馬路都被封了,沒有任何車輛可駛進來。我可能可以徒步離開的,但深夜漆黑一片,又要避開警察,我也不太知道可以怎樣走,只能留在現場。

對於這晚,我的回憶也很凌亂,那時不像香港,我沒有想過在百老匯中心會出現一團火。後來我一直忍不住想:如果我是那個晚上的示威者,警察又開槍又警棍……到底任他們毆打,抑或反抗?

我也不知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