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拆解香港「土地壓力煲」源頭

2016/9/14 — 14:07

過去數年間,梁振英以「增加土地」為施政方向,不理好壞覓地建屋,改變一直以來審慎規劃原則。這於港九各地牽起各條土地保衛戰線,民間力量包括居民組織和環保、規劃團體以不同方式抗爭,希望阻止「盲搶地」。

其實香港城市發展成熟,可提供住宅土地的方法、而代價低的,已不太多。而這些方法市民均極有保留,我略解一二:

(1) 填海

廣告

最近的例子就有東涌東填海。填海的確對現居城市的人口影響似乎較低,但這方法其實一來成本高昂,耗用大量公帑(亦明益大陸建築商),二來對環境影響甚大(從大嶼山北部在港珠澳工程後已再沒有白海豚就可知道),更無法復原。但政府知道實際會行動反對的只有環保團體,而行動再升級亦只能止步於難以勝訴的司法覆核,所以更是有恃無恐。

(2) 見縫插針 

廣告

另一做法是於現有社區中,將零散的休憩用地及G/IC(政府、機構或社區),改用興建住宅。重災區是不同社區的康樂設施和公共空間,近來北角有一個案(現正由城規會諮詢中),想於一個被多座大廈包圍的小公園上,興建「插針樓」。惟這不但令市區失去調節微氣候的開放空間,越來越熱之外,亦令社區設施超出本來規劃的負荷。

只可惜規劃制度使政府可以操控城規會,成功反對難度極高。

(3) 改劃綠化地帶

這點是我及環保觸覺以最多人力物力工作的範疇。幾年間不斷和地區組織/居民聯繫,於所有用一切可行的方法提出反對,有數宗個案亦提出「司法覆核」作最後反抗手段。可惜不少個案無奈無法救回,部份地皮已被賣出。

這些市區邊緣綠化地帶上很多是多年被自然保留的樹林,因改劃作住宅而不斷被砍伐的話,用「樹木大屠殺」來形容並不為過。

(4) 市區閒置用地

有不少民間團體提出可「盡用」市區閒置用地,例如改建部份臨時停車場建樓。

在這方面我有不同意見,因為我抽樣地看過部份用地,有的是位於通風口,又或是夾於大馬路、大廈與大馬路之間。工程一來難度很高,即使能夠動工成本亦會很高,而另一考慮就是,當市區在「全球暖化」及「熱島效應」的影響下,能否承受更多石屎樓,變作更密集的石屎森林?

以上的(1)至(4)項 ,我認為實在應可免則免。

最後就說一下,近年由民間團體提倡,各方均較易接受「棕土」。

(5) 棕土

新界西北有很多用作臨時廢車場/停車場/貨櫃場的「棕土」,我認同如可集中作妥善規劃,這是可行的中期土地供應來源,對環境而言,破壞也相對較少。但同時需要留意,棕土上不止停車場,村民也許會有小生意,亦有各類回收場,處理每天我們製造的垃圾。(當然運作中的回收場是否棕土會有爭議,惟重點是「棕土」不一定是曾樹和的停車場,如何取捨是難題)

必須一提就是部份「棕土」前身也是廢棄耕地,若要推動本土農業,我們或者要恢復部份耕地。 

我最希望提出的是,縱使現階段支持開發棕土,但棕土總不是無窮無盡;取用棕土建樓,只是相對代價低,絕不是沒有代價。

回應題目,這個我們都在內的香港「土地壓力煲」,壓力來源到底來自何方?

房屋的需求大致可分為三方:1. 港人年青人結婚置業;2. 單程證每天百多人;3. 各式的大陸專才移民計劃。

再回頭看連日來關於橫洲公屋計劃的爭論,最多也不過是提供1萬7千個單位。以一年約5萬個單程證名額來看,數字上也只夠一年的單程證人士入住。未來4年,總計單程證及各項名目的移民計劃,香港估計要面對約20萬的人口增長。到底又要幾多個東涌東及橫洲?

所以,歸根究底,要真正對應房屋問題,我一直相信「源頭減人」才是唯一良方。否則今天起以至未來十幾年,香港為應付住宅壓力,自然環境會不斷消失,社區生活每況愈下,各土地的爭拗只會繼續。

固然我們應關心為何橫洲公屋單位被減少,但若不問這許多單位需求的源頭,只會變成「永續土地議題」或「永續土地爭拗」;不正本清源,莫視人口制約,多少個橫洲綠化地、多少個鄉事派的停車場、多少個東涌東填海,都解救不了這香港「土地壓力煲」困局。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