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拜託,我們的法院不是「袋鼠」

2017/8/21 — 10:00

袋鼠資料圖片 l Scott Calleja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袋鼠資料圖片 l Scott Calleja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雙學三子與東北十三子,已然入獄。其中,郭耀昌與陳白山都和我認識。老友被囚,沒有開心的道理,但見到不少人對判案法官,不斷的攻擊,甚覺不妥,撰文一篇,圖糾正之。

首先,宏觀各涉及政治案件判決,不乏對黃絲有利案例。長毛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不成立。「城大生」司法覆核劉小麗,因非其選民,被判無權。七警被判入獄,一眾黃絲認為杜大衛法官「判決英明」。佔領期間,警方的濫抓濫捕濫控告,也是眾法官依證據,令九成以上被告無罪。旺角騷亂案,上月審結案件,亦不乏脫罪被告。說回雙學重奪公民廣場及東北兩案原審的輕判,竟然是在梁振英任內發生。如果判決對己方有利,就是「法官英明」。不利,就是染紅,有政治動機,那是「高志森式」狗官邏輯。

誠然,今次上訴庭副庭長曾出席反佔中活動,實在應該避嫌,免得瓜田李下。然而,「應該避嫌」,不代表他必然「有失專業」,以政治立場判案。楊官的確曾出席反佔中宴會,請留意,案件是三官會審,楊官只是其中一位。換句話說,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法院所有說話也會記錄。

廣告

兩案檢控的,為港英時期立下的非法集結罪,此為惡法,無可爭議。條例雖為港英所立,但寫下是一回事,怎樣用,又是另一回事。政權轉移前,除了67暴動,吾人未曾聽過此條例用於示威者,只會是警察拿來對付黑社會份子。警方與律政司以此作政治打壓,固然不該。但法官是依例與法判刑,不應對彼等攻擊。請記住,他們不是立法者,條例不是他們寫的。

如果說出席宴會,代表已經染紅,那律師親人為政客,或本身為議員,是否會徇私呢?眾所周知,余若海和余若薇為姐弟關係,前者多次代表政府,兩姐弟更曾公堂對戰。難道余大狀會因姐姐政治立場而「放軟手腳」或故意犯錯?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因為梁游 DQ 案,代表政府一方,正正是他。公民黨前議員梁家傑資深大律師,亦曾在「無味神探」向警務處處長索償案一審中,代表警方,而且勝訴。吾人也未曾見他政治上偏袒過政府,反而事事站在市民一方的態度,極端鮮明。余大律師例子,論證出即使親人立場反政府,他也會在公堂上不留情面。梁大狀政治上反政府,亦不見得代表警方出庭會「放軟手腳」。兩反例充分表明我城法律界的專業,沒有因自己或親人政治立場而徇私。

廣告

誠然,對於大部分反佔中刑事案件,律政司都沒有覆核,但請留意,法院與律政司是獨立分開的。律政司代表政府,是肯定的,但反佔中暴力案件罪犯被判刑,亦證實不少法官並無偏幫支持政府一方。

當然,法官不是萬能,亦有錯判情況,否則便不可能有上訴制度。律師常用方法,便是「在有限資料下作出合理判斷」。怪人需有理,對法官攻擊,質疑他染紅,應該拿出實質證據,而證據,絕不是出席一個宴會。我從未聽聞有法官退休後,擔任人大或政協。過往曾誤會陳碧橋裁判官為政協,後證實為同名同姓,在此,再度向陳官致歉。

是的,過往在下曾撰文指香港政治新加坡化,政府用無窮無盡資源控告政敵,是極端不對等。但請仔細調查案例,新加坡法庭,是舉世聞名的「袋鼠法院」,政府從未敗訴,年輕人罵李光耀,更沒有律師夠膽代表他。反而我城的法院,無論上文所引的案例,或是過往司法覆核,都不乏政府敗訴案件,而曾蔭權年代,囚犯有投票權,政府也沒有尋求人大釋法,證明法治未死。今次兩案,各被告也有律師代表。

過往我曾坐過冤獄,但責不在法官,而在於那時是不良少年,兩邊供詞,警察沒有刑事記錄,而我在校操行,缺點、小過、大過俱全,法官傾向相信警察,是很正常的。連我這個受過冤獄者,也仍然相信司法,希望你們不要再政治行先,污蔑法官。

的而且確,政治問題,應該政治解決,不應事事拿上法院,法官是以法律觀點判案。港英留下來的制度,唯一還有公信力的,只有法院。政府控告政敵,無異在破壞其公信力,我們不應當幫兇。

在此文章以前,已發覺不少「專家」對法律充滿盲點,所以懇求過一位認識的知名大律師用人類語言簡單寫一本法律著作,開啟民智。《香港法概論》是我大學生涯讀過最好的一本書,可惜不是用人類語言,普通人難以明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