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捍衛言論自由 因為我們是香港人

2018/7/1 — 8:15

2014 年 7 月,《主場新聞》拒絕向強權屈服改變立場,在月底結業。

2015 年 10 月,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因賣「禁書」,同樣在中國大陸被擄、遭長期拘禁和「被認罪」。另一書店負責人李波懷疑在香港被擄返內地。銅鑼灣書店最終易手,停業至今。

2016 年 8 月,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因港獨立場被取消參選立法會資格,其後港府不斷審查參選人政治立場;同時當權派開始瘋狂打壓港獨言論,並將言論禁區不斷擴大。「自決」說不得,連「結束一黨專政」亦被過問,今年 4 月,港澳辦前主任王光亞指「結束一黨專政」口號違法,特首林鄭月娥附和。

廣告

是為香港言論自由現況。

*   *   *

廣告

今年 4 月香港記協公佈的新聞自由指數顯示,公眾對去年新聞自由的整體評價為 47.1%,比去年下降 0.9%,為 2013 年開始調查以來新低。

同期,港大民研的研究則顯示,港人對本地新聞自由的最新滿意淨值為 11.9%,僅次於 2016 年 9 月最低紀錄 (6.6%)。該調查自 1997 年 9 月以來曾進行 64 次,最高紀錄數字為淨值 68.7%,為 1997 年 9 月、即首次調查時的結果。

此外還有「中大香港生活質素指數」。最新一次調查 (2016) 指,香港人評價自己能否自由表達意見的「言論自由指數」只有 4.01,為有紀錄以來最低。

上述結果原因,港人心知肚明:公眾人物被失蹤、政治人物被 DQ、傳媒自我閹割,這些都是大家看在眼內的。漸漸地,我們都感覺到,在香港,為自保,有些事情「不能說」。一如當權派言:只要不說那些「不能說」的,香港便馬照跑、舞照跳。

然而是否不提那些「不能說」的,我們的生活便可如常?早前一項由北京大學和史丹褔大學共同進行的研究結果,發人深省。研究發現,即使替北京的大學生拆掉網路「防火牆」,大多數人也不會到「牆外」去看。但若研究人員以紅包獎勵閱讀外國傳媒報道並答對問題的人,大學生在牆外網站瀏覽的時間便會增加 9 倍。

研究人員如此描述實驗結果:「(北京的大學生)在知識、觀念和態度上發生了實質性和持續性的變化。」這變化簡單來說有二:第一、求真不再重要;第二、經濟利益更重要。

改變的原因不難推敲:人的價值觀會受其處身的社會環境影響。中國是怎樣看言論自由的呢?公平地說,它並不「反對言論自由」。中國憲法第三十五條列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只是這自由不是絕對自由。正如當權派常說:「言論自由是有限的」。它受甚麼所限?利益。對中共來說,實利從來是一切價值的最高原則。如果自由能賺取實利,中共便讓它自由。若規範能獲取更大利益,自由便只有讓路。不只是言論,對宗教、對人民幣,中國都是奉行這一套的。中共說服人民的說法從來都是,中國要富起來,犧牲無可避免;為社會穩定發展,自由必須約束。於是在這樣的社會薰陶下,紅包,自然比真相重要。

香港人也是人,也會受社會環境影響。若我們任由「某些事情不能說」的意識在香港落地生根,結果會是甚麼?顯然不只是「某些事情不能說」,而是,一整代香港人本質性的改變,是一整代香港人對求真不感興趣,對紅包感興趣,一如接受研究的北京大學生。

由此我們希望指出《立場新聞》要將言論自由奉為圭臬的根本原因:不是為任何人的利益,也不僅是為任何一件事件發聲。我們捍衛香港言論自由,是因為作為生於香港、立足於香港的傳媒,我們不忍看到未來香港人不再是我們今日認識的香港人。

我們為香港人的人格而戰。

*   *   *

如果說《立場新聞》在香港眾多傳媒機構中有何獨特之處,那就是它浴火重生於言論自由的遺骸。打從創辦開始,我們就意識到香港言論自由 — 以至未來的香港人品性 — 岌岌可危,也意識到這場保衛戰是何其難打,因為面對中國共產黨這個對手,我們有太沉重的經驗。

這經驗讓我們重頭到尾,重新設計整個媒體的結構與方針。

結構上,2014年7月事件令我們意識到《主場新聞》體制上的脆弱:當傳媒機構依賴一人,一人的人身自由和安全受威脅,便可令整個媒體倒下。為此我們以沒有個別受益人的信託形式創建《立場新聞》,沒有個人股東,並設 8 人董事會,確保機構可以抵禦更大的壓力。

立場上,我們繼續堅持獨立自主,不向任何派系靠攏。我們做過專訪的政治人物,從最激進的獨派到最保守的鄉事派,無所不包。

內容上,我們的唯一方針是就香港政治、社會、文化、經濟議題提供自由討論的養份。這意味著我們必須緊貼本地時事動向。新聞應快則快,關乎香港未來的法庭審訊、社會運動,我們做即時報道;應該詳盡撰寫的,則不惜大灑人力物力去做。只是人手及資源所限,這同時也意味我們在軟性新聞的側重會較弱。這方針大大限制了我們的讀者群,甚至影響廣告銷量、財政收入。然而我們仍堅持這方向。

因為我們是生於這個時代的香港媒體。

*   *   *

香港末任港督彭定康曾說:「言論自由不只是達成目標的手段。它本身就是目標。言論自由與人類的尊嚴密切緊扣。」這話恰到好處地反映我們的意志。我們追求言論自由,因為追求真理的香港人才是我們認識的香港人。如果我們的下一代嘴巴只有謊言,瞳孔只有金錢,那香港和已死有甚麼分別?

在此容我們再次宣言,「香港,是香港人的主場;守護主場,是我們絕不退讓的立場」。作為以不牟利原則營運的傳媒機構,我們願意繼續不求利益,為香港奮鬥。

感激讀者一直支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