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揚棄「普選」訴求 方能浴火重生

2017/1/9 — 18:45

2015年1月1日,尖沙咀出現大批撐起黃傘及真普選標語的市民(資料圖片)

2015年1月1日,尖沙咀出現大批撐起黃傘及真普選標語的市民(資料圖片)

【文:Humpty Kumpty】

《圍棋十訣》的第四訣是「棄子爭先」,意思是不要糾纏於解救殘子而失去先手之利。政局如棋,兩年來香港民主運動陷入霧霾之中,不妨取法圍棋,暫時擱下「普選」這個殘子,爭先圍更大的「地」。只要「地」夠大,即使被殺去一些棋子,最終還是「地大者勝」。

不少泛民人士及市民都將「普選」當作神聖使命,他們瞥見本文標題,大抵又會嗤之以鼻,以為筆者是煽動人們放棄普選的「五毛」。如果你也是其中一員,不妨暫時放下成見,聽筆者分析後再責罵不遲。

廣告

民主運動陷入困境,與雨傘革命失敗有莫大關係,很多市民因見普選渺茫而心灰意懶,已不知為何而戰。這兩年間大家已看清事實,明白到要實現真普選,不比尋求香港獨立容易,兩者都可能要待中共倒台才有機會成功。泛民人士批評年輕人的港獨理念是空想,但追求港獨的年輕人何嘗不認為「爭取普選」已變空中樓閣?香港若不能自主自立,真普選恐怕永遠不可能實現。「普選」二字從兩年前大家的共同目標,變成今天徒具空殼的政治圖騰,再難以作為號召民眾參與民主運動的大旗;「我要真普選」這句曾在雨革期間激揚士氣的口號,現在也和「今天我…」一樣,淪為年輕人的笑柄。

多年來香港人把「政改」局限於「實現普選」的訴求上,特府每隔幾年虛應故事般啟動「五部曲」,然後把球拋給北京,由中共定下鳥籠範圍、一錘定音,牽著港人鼻子走。特府在「五部曲」的過程中不用付出任何成本和作出任何承擔,但事實上特府在本地立法方面可進行的改革空間非常大,港人卻一直將注意力集中在向北京爭取普選,忽略了向特府爭取修改本港選舉法例的重要性。

廣告

政改不必啟動五部曲

筆者早前在拙文《政改,其實唔一定要啟動「五部曲」》中,指香港民主運動要爭取的終極目標,應是「民主」,而非「普選」;普選只是達致民主的其中一種手段、制度而已。當這手段、制度幾近無法實現,又或中共只願給港人假普選以阻礙港人享有真民主時,大家便應另闢蹊徑,嘗試用其他方法達致真正民主。修改香港選舉法例雖不能在「形式上」落實普選制度,但有機會在實質上實現政制民主化。在拙文中,筆者提出至少三方面的民主化可透過本地立法達成,包括擴大特首選委會各界別分組及立法會各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平均納入全港選民,儘量做到票票等值,並重新設立兩個已被老董廢掉的民選市政局。其中擴大選委會選民基礎的想法,與胡國興政綱的主張較為接近。

透過修改本地法例實現民主的好處是無需啟動「政改五部曲」,換句話說,就是不需事先獲北京批准、不用改變「八三一」框架、不需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通過,只需出席會議的半數議員贊成便可,相對容易很多。雖然北京可以在最後關頭將已通過的香港法律「發回」,但至少在立法過程中,北京不能直接干預。

大家年復一年要求普選,軟的硬的方法都試過,中共始終鐵板一塊,不為所動,若繼續以普選作為政改訴求,只會不斷重複「五部曲」過程,綿綿無絕期。當一條路徑(普選)有惡狗攔路,令你無法到達目的地(民主)時,何不抄另一條沒有惡狗的小徑而行?既然中共當局是港人無法戰勝的橫蠻對手,大家不妨考慮揚棄普選訴求,一方面大大聲講畀中共知:「我哋唔再爭取普選」,因為爭取都冇用,藉此宣示對北京「徹底心死」,敬中共而遠之;另一方面轉而尋求修改本港選舉法例以實現民主,把抗爭火力對準特區政府,減少與中共直接交鋒的機會。此舉既可重奪政改主導權,亦可為民主運動重構一個具體而有實現機會的目標,也許能再度喚起市民追求民主的熱情,重新出發。

促修選舉法實現民主

今年三月的特首選舉是第一步,泛民選委應利用三百多票的實力,要求特首候選人在擴大選委會及立法會功能組別選民基礎上作出具體承諾和提出時間表,而不是空泛要求「重啟政改五部曲」和修改「八三一」框架,否則只會「鼓勵」未來特首再次把球拋給北京,繼續置身事外,讓北京把假普選框架重新reload一次,根本無濟於事。假如能夠透過修改本地法例,令選委會及立法會功能組別納入全港選民,儘量做到票票等值,香港政治生態勢必大為改觀,到時是否落實普選已無關要旨。

港人爭取普選廿年得個桔,香港在畸型政制影響下,權貴當道、價值崩壞、民意扭曲、貧富懸殊、社會撕裂,現在已經時日無多,再讓北京牽著港人多玩幾次「五部曲」遊戲,很快就到2047終局。是時候果斷「棄子」,從普選的道德高地上走下來,另求「爭先」之法了。若繼續抱殘守缺,最終即使不至於滿盤落索,恐怕也只會是殘棋一盤,普選與民主皆空。

最後順帶一提,筆者主張的是「揚棄」(aufheben)普選訴求,並非「放棄」。這是黑格爾辯證法的術語,意謂在否定中包含肯定,希望各位以「爭取普選」作為道德高地的朋友亮察。

 

作者簡介:年逾不惑,怒如憤青。曾任職新聞工作多年,一事無成,現以打散工及販文維生。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