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支持與反對之間 存在很大空間

2017/2/10 — 17:34

梁國雄、曾俊華、胡國興、林鄭月娥、葉劉淑儀

梁國雄、曾俊華、胡國興、林鄭月娥、葉劉淑儀

長毛宣佈參選特首,為本已極其複雜的局勢增添更多變數。當lesser evil的討論愈趨激烈,因選委會選舉而團結起來的民主派,亦出現再度分裂的危機。

從PopVote提名數字、學術機構民調、網上輿論like數等等看來,曾俊華在民主派以至整個社會之中,確是支持度最高的一個候選人。以立場來說,筆者認為民主派選委應該承諾按公投結果捆綁投票,也相信曾俊華當選能讓港人稍作喘息。然而,對於日漸壯大的「反曾」聲音,我們亦不能一味指其離地,質疑他們是鬼。

「紅極必反」不只是高登定律,也是社會法則──當然不是說小學雞式的「為反而反」,而是指全面思考的好現象。曾俊華上週五啟動眾籌計劃,聲勢空前強盛之際,已有人開始質疑他搞眾籌的做法。至週一公佈政綱,關於831框架和23條的立場再令不少人響起警號。當大部份人full speed向前的時候,有人站出來叫大家「停一停,諗一諗」,其實絕對不是壞事。

廣告

當然,停一停諗一諗,都要睇下諗乜。「原則派」一直嘗試對「撐曾派」曉以大義,認為造王等於背棄初衷。筆者尊重他們的信念,但現實就是,大部份港人並非不明白「真普選」與「真俊華」的分別。他們只是覺得,為了表態而讓林鄭順利當選的代價太大。當大部份人已決意要「寧作瓦全」,原則派再去死lur爛lur(甚至嘲諷謾罵)亦是無謂。然而,長毛這次出來,卻提出了一個值得撐曾派深思的實質問題。

選舉政治的最大缺點,就是很容易將民意過度壓縮,簡單歸納成「支持」和「反對」兩種意見。特別是選人的時候,更是將候選人的理念、政綱、黨派、能力、性格,一股腦兒地壓縮成一個剔號。事實上,支持和反對之間,卻存在很大空間。大部份民主派薯粉,都不會贊同23條和831框架,但正如長毛所言:假設曾俊華真的當選,以「主流民意支持」為由強推23條,民主派又能以甚麼理由反對?(筆者相信以曾俊華的政治智慧,大概也是採取拖延策略,但總要作好最壞打算。)

廣告

你可能會說:「痴線,咁樣騎劫民意仲同佢講理由?即刻罷工罷課上街示威啦!」但在社會運動中,出師有名卻是極其重要。大公文匯日日攻擊學術機構的民調,就是要破壞民主運動的凝聚力。你是一片丹心,但你能確保有數十萬人和你同樣堅決嗎?你可以清楚分辨自己「選擇lesser evil」和「反對23條」兩種立場,但外人看來還不是支持曾俊華的一票?如果曾俊華在公投中大勝,難保不會令港人反23條的決心變得模糊。當民主派支持者都對同路人的態度感到疑惑,又怎會再有能力反抗?

這片支持與反對之間的空間,在小圈子選舉中就更顯狹小。在開放的選舉中,其他候選人尚可自由填補這些空隙。但在這場特首選舉,由於有勝選的候選人暫時只有林曾兩人,選擇lesser evil的市民就要更大程度地「調整」自己的立場。也就是說,有更多「部份支持」、「勉強支持」曾俊華的民意,會被歸納成「完全支持」的一票(假設選委按民意投票)。

因此,撐曾派面對的最大問題,就是如何在全力抗衡689 2.0下,清楚彰顯反831、反23條的主流民意。置身事外只會任人魚肉,但跟車太貼,被人牽著鼻子走也不是明智之舉。任何政客都希望市民無條件地支持自己,但任何理性的市民,都知道不可能100%認同一個政客的政見理念。問題只是如何去突出這「部份支持」的立場。

重申一次,筆者認為民主派選委應承諾按PopVote結果集體提名及投票(當然要盡快解決保安問題)。如能做到此點,長毛參選未嘗不是給社會一個討論的機會,亦不致於因小失大,造就林鄭當選。始終現時「原則派」亦有一定支持,主流民主派不能完全忽視其反對聲音。

同時,筆者建議於公投中加入議題投票,讓市民在選擇候選人之外,同時表達對政改和23條兩項主要議題的立場。建議選項如下:

你認為下一任行政長官應否重啟政改?

支持完全按831框架重啟政改
支持在修改831框架部份限制的前提下重啟政改
支持沒有前設的情況下重啟政改
反對重啟政改

你認為下一任行政長官應否推動23條立法?

支持以任何形式推動23條立法
支持推動23條立法,唯必須以白紙草案形式進行
反對以任何形式推動23條立法

如此一來,市民便可在支持某一候選人的同時,防止民意被完全騎劫。至於其他如房屋、教育、稅制等方面的立場,社會爭議較大,關注亦相對較少,則無謂全數加入,令投票變得過分複雜。

你可能會問,強調這些「有條件的支持」,會否令曾俊華的民望退減,從而令工商界選委失去信心,連暗票也不願投?換個說法,假設有300名工商界選委願意暗渡陳倉,他們的支持,又是否建基於曾俊華挾民意推動23條的能力?要是如此,民主派支持者又有無方法可以集體擺出一個poker face,先將曾俊華推上位,然後才揭開底牌,展示反對23條的強烈意見?

在這場不公義、不透明的選舉中,民主派永遠處於劣勢。李氏父子走入中聯辦傾密偈,大家都吹佢唔脹。但民主派閉門見候選人,態度稍為曖昧也會惹來嚴厲批評。正因如此,任何講究保密的strategic maneuver也是極難進行。唯一之計,就是將所有討論、所有立場都攤開在陽光之下。帶來的間接影響,老老實實,我們又控制得了多少。但只要一切光明磊落,套用葉劉的說法,就算戰死沙場,又有何憾。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