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的合法性與撤銷立法會議議員資格

2017/7/17 — 21:34

二零一六年11月6日通過《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就此,香港法庭先後於二零一六年11月15日和二零一七年7月14日,撤銷六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議員資格。這對香港議會的功能有何影響?誰是最大輸家?

合法性

議會其中一個功能是為政府提供其管治合法性,但不是所有政府都需倚賴議會。例如,專制和獨裁政權就不須要,因為其「合法性」不是來自市民,而是透過謊言、暴力和威嚇建立。所以,議決早在提案前已決定了。相反,在民主社會,議會由不同政見者,透過公平選舉組成。辯論,甚至針鋒相對是議會常態,無須以和為貴。雖然有人批評議員的針鋒相對文化浪費納稅人的金錢時,但反諷的,這卻為政府提供其須要的合法性,因為政府的合法性基礎是市民參與,容納異己。再者,某程度,議會將不同政見者吸納在其秩序下相遇和討論,減少在議會以外不受控制場景。這屬於一種軟性控制。雖然任何一個政黨都很渴望成為議會的多數者,但他們只可以透過公平選舉達成,非修改制度或議事規則,以此排斥異己。至於香港又如何?

廣告

兩種不同合法性

香港的政治是一國兩制。一國兩制不是一個聯邦政府。按中國政府理解,兩制受制於一國,並由一國決定兩制如何運作,而這國是一個黨國。兩制如何共同建立一國不是重點,因為黨國不須要香港制度來建立。這正是矛盾的根源。第一,因中國政府的合法性不需市民授權,它沒有被培養出以包容對待異己者。雖然它可能想創造一個新制度,處理中國與香港的不同,但它走不出其骨子裡那份唯我獨尊的心態(即合法性與市民授權無關)。結果,它只會從受威脅角度看異己者,並以恐嚇方式對待他們。

廣告

第二,有別於中國社會,香港是一個相對性自由社會。雖然市民沒有機會平等地參與選舉,但市民對政治參與有一定訴求。香港政府不可能,也不會漠視市民對其合法性的重要性。政府可能不太歡迎泛民主派人士當上議員,但政府仍要多謝他們,因為他們為政府提供一定合法性,並政府可以在政治制度的秩序裡處理民間不同聲音,甚至不滿。簡單來說,中國政府的合法性容不下異己,但香港政府的合法性須要容納異己。若合法性是一個重要課題,中國政府無法明白合法性對香港政治的重要性,因為這不是它的邏輯。香港市民對中國政府的合法性並非無知,所以,他們努力拒絕香港政治的合法性變為中國政府的合法性。

誰是輸家

立法會先後有六位泛民主派議員被撤銷其議員資格。有建制派議員理直氣壯認為這是涉事議員咎由自取。這不是無道理,但當有建制派議員的思維已慢慢溶入中國政府合法性思維,缺乏包容性,甚至以踢走泛民主派議員為目的時,他們不明白議會是處理社會矛盾最理性、最有秩序的平台(拉布也很有秩序),更忽略香港政治的合法性在於容納異己。事實上,沒有泛民主派議員的議會並不代表議會就可順利通過政策,反而將更激發民間之間的對立,與政府對抗。我認為這次撤銷議員資格最大輸家不是泛民主派,而是香港政府,因為以香港公民社會的活躍,香港政府的合法性不可能轉向中國政府那種的合法性。我們可預計:議會運作不會因此更順暢,反而更不順暢;街頭抗爭將加劇,更難有對話;溫和泛民主派更不願意與政府有合作可能。

十字路口

香港政府選擇與建制派以冷嘲熱諷對待被撤銷議員資格的人還是有承擔回復香港政府的合法性?就此,戴耀廷先生建議香港政府:

● 承諾必不會提出DQ其他議員的訴訟。
● 承諾在四位議員的案件,不會追討訟費。
● 承諾在相關案件所有上訴終結後不超過四個月進行補選,包括梁、游的案件;不會為了合併補選,而不必要地延後補選的安排。
● 表明不支持立法會在完成所有補選前修改議事規則。
● 承諾不在立法會在完成所有補選前,向立法會提交具爭議性的法律草案或法案如二十三條立法或政改。

這些建議是否有助政府維護其合法性?政府是否有這承擔?中聯辦會如何在這事上指指點點?市民會停止覆核議員宣誓?是否解散立法會才是選擇(因仍有議員將面臨聆訊)?泛民主派如何回應?將責任放在香港政府肩上,不是因林鄭月娥說要修補撕裂,而是因香港政府要意識到和認同泛民主派議員對議會和政府的運作很重要,即香港政府的合法性是由包容異己精神建立的。但香港政府要維護由政府合法性建立的差異嗎?我不樂觀,但沒有放棄。同樣,這也是時機,泛民主派朋友們需要更大團結(逐步走出猜疑文化),甚至以資源共享,彼此支持,相信絕處逢生,因為我們知道我們輸掉的,不是議席,而是香港。我們要贏的,不是議席,而是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