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改,其實唔一定要啟動「五部曲」

2016/12/27 — 19:41

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主席馮驊法官(左二)十二月十二日在設於亞洲國際博覽館的選舉委員會中央點票站倒出票箱中的選票,右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

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主席馮驊法官(左二)十二月十二日在設於亞洲國際博覽館的選舉委員會中央點票站倒出票箱中的選票,右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

【文:Humpty Kumpty】

要實現真普選,很難!因為需要從頭到尾再走一趟「五部曲」,事前要先問准北京,期間要受北京定下的框架限制,最後又要由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通過,任何行差踏錯,就全盤皆落索。然而政改不僅只有「普選」,即使在不啟動「五部曲」情況下,香港本身其實仍有空間可透過本地立法,在下述三方面進行民主改革。換言之,事先不用問北京、不需改變「八三一」框架,只需立法會在席議員半數通過,就能擴大民主成分。

這三方面分別是:

廣告

一、將特首選舉委員會的選民基礎,由目前廿五萬人,擴大至全港三百萬選民,以類似當年彭定康新九組的方式,將全港選民盡量平均「分配」於除「政界」外的現有各界別中(近似胡國興政綱提出的建議),即由三百萬選民選出一千二百名選委中的九百人。

二、將目前立法會功能組別「票票等值」化,也就是以類似當年彭定康新九組方式,將現時大部分集中在「超級區議會」界別的選民,按所屬職業盡量平均納入現有各功能組別中(與第一點近似),若無法歸屬其他功能組別者,則留在原來的「超級區議會」界別。

廣告

三、恢復當年被老董廢掉的兩個民選市政局。

為什麼上述三點改革不用啟動「政改五部曲」?因為:

一、在選委會方面,只要不改變選委會人數及基本法附件一規定的四大界別,以及每界別各佔三百席的比例,就不需修改附件一,無需啟動「政改五部曲」。而且附件一規定:選委會「各個界別的劃分,以及每個界別中何種組織可以產生選舉委員的名額,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民主、開放的原則制定選舉法加以規定。各界別法定團體根據選舉法規定的分配名額和選舉辦法自行選出選舉委員會委員。」

二、在立法會方面,只要不改變目前功能組別及分區直選各佔卅五席的規定,便無需修改基本法附件二,不用啟動「政改五部曲」。而且附件二規定,立法會「各個功能界別和法定團體的劃分、議員名額的分配、選舉辦法及選舉委員會選舉議員的辦法,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出並經立法會通過的選舉法加以規定。」

三、在重設兩個民選市政局方面,按基本法第九十七及九十八條規定,香港特區「可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區域組織的職權和組成方法由法律規定」。

民主才是目的 普選只是手段

近二十年來,香港人,特別是泛民主派,一直被「普選」二字弄得昏頭轉向,對「普選」的意義反而夾纏不清,忽略了其他達至民主化的可能性。事實上我們要爭取的終極目標是真正的民主,普選只是達致民主的方法之一。在今天真普選幾近無法實現的困局下,更有必要另闢蹊徑,突破北京的五指山。

最近胡官提出政綱後,因對「普選」談得不具體,引來不少批評。例如陳凱文指他的政綱「不但比泛民相對保守,甚至可以說是用詞非常含糊、古惑之處甚多。」我的看法恰好相反。胡官的用詞的確「非常含糊」,但他的「古惑之處」並非要阻撓普選實現,而是盡可能繞過修改基本法附件(啟動「政改五部曲」),暗渡陳倉。畫公仔畫出腸是很危險的,相信胡官也是為免觸動中共神經而說得含糊,無奈還是被佔據「普選」高地的人狙擊。

事實上,2010年梁愛詩也曾提過類似立法會「新九組」的構思,可見北京未必會反對。她當時指:95年的彭定康「新九組」模式雖因未能與基本法接軌而被取消,但「十五年後的今日」,這個模式還是可以作為參考的。奇怪的是當時泛民沒有打蛇隨棍上,反而另提更畸型的「超級區議會」方案與中聯辦談判,令人大惑不解。當時泛民提出該方案後,北京一度反應冷淡,民主黨張文光便曾表示,「中央連這個(新九組)方案都可接受,為何不接受(超級)區議會這個更保守的方案?」民主黨明知自己方案更保守,卻不推前者推後者,實在耐人尋味。

我之所以說「超級區議會」畸型,是因它不但沒有減少功能組別議席,還增加了五席;它沒有令各功能組別選民的票值趨於接近,反而令各組別之間的票值更趨懸殊。更重要的是,泛民當時如果同意將立法會「新九組」化的話,只需與當時的特首曾蔭權談判,說服他修改本港選舉法例便可。但泛民的方案卻會改變立法會議席數目,因此必須啟動五部曲、修改附件二,令中央得以直接「介入」。

當年泛民反對將功能組別「新九組」化,其實也有一個很牽強的理由,就是功能組別擴大選民基礎後,北京會以此為借口,聲稱「普選」已實現,不再給港人真普選。但只要細讀基本法第六十八條可知,要滿足「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其實是以修改附件二為前提的。「新九組」不用修改附件二,「超級區議會」卻要修改,後者更容易被北京用作替代「普選」的口實。何況,功能組別若能實現「新九組」化,全港選民在立法會選舉中每人兩票,票票接近等值,其民主化程度與「普選」其實已沒有太大差別。

假如97後泛民能夠雙管齊下,一方面向特府施壓要求擴大選委會及功能組別選民基礎,一方面向北京爭取普選,就不至於蹉跎歲月,至今兩面皆空。現在特首普選遙遙無期,立法會普選甚至要「排」在特首普選之後,更屬渺茫。透過本地立法改革政制,可能是香港唯一出路,何必還要糾纏在「普選」二字,自縛手腳?

 

作者簡介: 年逾不惑,怒如憤青。曾任職新聞工作多年,一事無成,現以打散工及販文維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