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忠誠與學術忠誠

2017/4/18 — 18:1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林雅】

現時DSE中文科最為人詬病的,就是瑣碎無聊。題目的冗長累贅,語氣的轉彎抹角,評分的錙銖計較,完全不是評審考生的思考和表達能力;只是服從聽命、忖測上意的判斷,是政治忠誠度的評審。所以,中文科是用來考核政治忠誠的。

但是,對於學術忠誠,教育當局似乎就全不在乎了。卷一閱讀理解的篇章,就曾恣意刪減,也歪曲了文意。正如今年2017年俞長城的全鏡文,就刪了一段無心公自咎、覺悟的說話,這是全文的重點。2015年宋濂的杜環小傳,刪去了常伯章省母,相擁而哭一段。大抵設題者以為全鏡文中無心公已明言重點,這樣說明白了,再問全文主旨,對考生太容易了;而在杜環小傳內要突顯常母連親生子也不照顧的慘況,而抹去了常伯章的人性一面。無論如何,均妨礙了對文章的理解。這樣任意刪改,又不作出任何聲明,就是學術上的不忠誠。

廣告

如果是採用第三手資料,而沒有查核、或不知查核,只是無知。如果是貪圖出題方便而刪改,即近無聊。如果是因政治忠誠而犧牲學術忠誠的話,就是無恥。試題的改動,可能只是無知與無聊;課文因政治忠誠而刪改,就是無恥極了。

其實,未有國民教育、普教中之前,教育當局一早已經是政治正確,政治忠誠的了。遠在1994年,仍然是考ASL的中國語言及文化科,有範文六篇。其中有一篇是唐君毅與青年談中國文化。當局就刪去了最後的一章「餘論」。別以為這章是餘外之論,其實正是作者要談的重心所在。作者為甚麼要與青年談中國文化?就是「及今而有共黨之馬列主義,徹底改造成推翻中國文化之企圖。......至於馬列主義者之欲徹底改造推翻中國文化,謂他人父,謂他人母,則更不是有良心之中國人之可忍。」如此數語,正是全文主旨,與青年談中國文化,就是挽狂瀾於既倒。教育當局就正是刪去此章,不但把文章閹割了,也將整個文化、學術忠誠、教育良知也一併閹割了。

廣告

於是,普教中、國民教育的政治忠誠,爭著表現。正是所謂「坐高堂,騎大馬,醉醇醴,而飫肥鮮者;坐縻廩粟而不知恥」者。只要政治忠誠,學術忠誠算得甚麼?考生的得失更算得甚麼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