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救香港救劉霞:經濟抵制與範式轉移

2017/7/24 — 13:53

劉曉波頭七追思會

劉曉波頭七追思會

【文:May Tam】

流血的傷口淌血速度未有減緩,反之潰爛日深,傷患擴散。

執筆此刻(2017-07-23)劉霞仍然失蹤,但已慢慢淡出公眾的視線。劉曉波逝者已矣,但其死亡是否由暴君促成仍受舉世質疑,卻也舉世莫奈何。還要在他「頭七」悼念活動前後,其好友陸續失聯、被旅遊或遭公安帶走。

廣告

每天守住電視看劉曉波病情和中共的「人文關懷」照顧,及至死訊傳來,香港已是烏雲壓頂。翌日,香港立法會非建制陣營再有議員被法庭裁定喪失議員資格(DQ),隨後又多兩名議員遭DQ挑戰,還陸續有來。清一色的反對派在議會內幾已一網打盡,建制派可以呼風喚雨了。本來在議會內幾近無事可為的非建制派聊勝於無的「拉布」,應該會隨著建制派趁機修改議事規則而告終,還將有其他制約。民主派現在開始不再是議會內的花瓶,是「被橡皮圖章」。

媒體染紅

廣告

再下來,所餘無幾的敢言媒體壹周刊賣盤了,買主言明偏頗報道的「毒瘤」員工不容留低。有擔憂看,若賣主黎智英連蘋果日報都賣盤,主流傳媒就全面染紅。事實上,由此到彼,只是一步之遙罷了。綜觀香港傳媒染紅自主權移交前後至今,是一場靜默的革命。雖然近年新聞自由的救生纜是網媒,但其艱辛顯見,不只受壓或缺財源,官方公開打壓,特區政府至今不開放官方新聞活動供網媒採訪,就知新聞業前景。中國大陸刻下正大力打擊翻牆,不能天真以為這不會影響香港,就如港人當年以良好意願姑且天真地相信「一國兩制」一樣。一俟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只要一碰觸自決、港獨或更多由政府定義屬干犯顛覆叛國或分裂國家罪的新聞報道,許多網媒都要撒手塵寰,屆時香港網媒亦會全面染紅。

以國民教育為名實以洗腦控制下一代思維,使其毫不懷疑地擁護中國共產黨政權的偽國民教育正在巧妙地明暗火齊燃。新特首林鄭月娥甫登場明言要從幼兒階段培養「我是中國人」概念,將中國歷史納入初中必修科,加強孩子認識中國文化。這一切在尊重國民、保障自由和政府權力受足夠制約的國家,是合情合理的應有之道,但在以主子馬首是瞻的特區政府,眾人皆知這是一種有篩選的偽國民教育。

偽國民教育一直存在沒休,有次拿起一所名校幼稚園的《認識中國》課本,內裏全是五星紅旗、楊利偉上太空等的中共官方吹捧共產黨政績的偽愛國教材,以偏蓋全向蒙童介紹所謂「中國」。

教育染紅

資深中國新聞記者兼新聞系講師呂秉權從中共治港的新近政策指示中,看到中共已視香港教育為國家主權一部份,影響國家安全,不容自治,必須操控其制度,包括課程,師資,考評,監督各方面。中共國家教育部與香港教育局有匯商機制,香港教育局要定期匯報。(參看明報報道

這種對教育的操控其實已非新鮮事,並且暗行巧妙。一些近年才成立而名聲不彰的文教基金已經默默做事,零散式資建高收費中小學之餘,更磨拳擦掌準備大規模入主連鎖式基礎教育學校鍊。

廣深港高速鐵路(高鐵)香港段的「一地兩檢」方案即將公布。還在費解的是,為何非一地兩檢不可,非要觸碰「一國兩制」的敏感話題不可,還要機關算盡苦思甚麼劃地租地方案,不惜面對法律及政治後果,而只是為了旅程快一點,方便一點,或不須在每個內地車站設過關點來省事。中共華麗辦奧運上太空都辦得到了,卻犯不著在高鐵沿線設置關口帶來繁瑣工作。一地兩檢一個明確的客觀效果是:中共在香港這片特區內圖騰式宣示了一國高於兩制的主權。

一國先行還是兩國先行,已經是沒意義的辯論。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總則已寫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這個沒有定下限期。基本法所指的「一國兩個」,是香港的資本主義和中國大陸的社會主義制度,並不是香港的具體政治制度如西方式議會民主或三權分立。這種兩制定義給予中共極大的自由詮釋空間,以致「高度自治」是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有多少權力。如此,中央對香港的權力是絕對的,那就是港人要求民主,是甚麼的民主,中央給的就有,不給就無;甚麼類型的民主也是中央說了算。

全面操控

這種情況已經具體說明九七年時香港人期待的一國兩制徹底破滅,建制框架已是全面受操控。行政機關——特首小圈子選舉、透過人大釋法拖延真普選、行政會議成員清一色親建制無反對派……/立法機關——透過人大釋法DQ反對派立法會民選議員,使建制派議員壟斷議會權力;議員權力比殖民地時代大幅削弱,以分組投票、議員自提議案不得涉及政府運作等多重制肘,來捆縛民意代表的主動提案權;透過各種方法操控選舉結果如動員組織票,指示和安排長者投票給建制派……司法機關——在中央多次指示要求三權合作下,司法獨立前景不明。

除了政制硬體,還有各個領域的滲透:政務官已出現來港滿七年、是否認同香港核心價值令人生疑的新移民/政府委任人員進諮詢委員會或公營機構以親北京人士主導/經濟高度中資化,中資主導了資本市場,在港上市的中資企業市值佔港股逾六成;中資高價奪地,壟斷大手物業投資市場……/透過中資收購傳媒或其他方法操控媒體滅聲,偽國民教育及其他教育滲透方法,對當代和未來世代的港人進行思想改造……

尋求生路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仍然相信可以在現有建制框架內,循規蹈矩按著本子的遊戲規則,仍能成功爭取到真民主和確實的高度自治,就只是天真和傻。餘下來只有兩個選擇:安份守己做中華人民共和國極權治下的順民/跳出制度框架和現存抗爭模式而進行範式轉移新思考,探索能夠實現真民主、真實高度自治和命運自主的出路。

最乾脆的當然是港獨,徹底脫離中共極權政府的掌控,但這是中共眼中的死罪、犯天條,所以未能成為社會主流討論的話題,一眾倡議港獨的年青人如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或新生代政治與文化評論員盧斯達,以致八所主要大學學生會等的自決或港獨詳細政治理念和操作構想,鮮有媒體(包括流行網媒)詳述。

範式轉移

如果不想要一個犯天條的方案,就要想出各種新的而且預期有效的抗爭方法。其中之一是經濟抵制,中共既是香港事務最後話事人,中資又在香港佔著龐大的經濟利益,而其在香港的政權代理人無論官商都與中共和中資連結成難以解扣的牢固利益關係,則在日常生活上杯葛中資和跟中資關係高度密切的港商,是唯一有震懾作用的抗爭。做法多樣:杯葛中資銀行、紅色證券、中資零售連鎖店、親北京的大財團各種業務。三年前佔中時,已有人列出了反財團抵制建制派旗下的各項消費企業名單,包括酒樓食肆、服裝及百貨零售、證券行、傳媒及出版集團等,呼籲市民不要光顧。這正是以沖擊抗爭對象實際利益的經濟抵制方法。

這種針對經濟利益的不合作運動,香港資深工運及政治研究者區龍宇早在去年已經提及,他在題為《欲保自治,以小敵大,對外BDS》的文章中(參看),就詳細述及有關概念和在南非及巴勒斯坦的外國成功例子,行動中包括連結國際社會一起參與杯葛行動,同時分析香港可能奏效的現有條件。

範式轉移也要運用到其他領域內。例如新聞業,媒體全面染紅之後,要實現第四權使命和言論自由的新聞工作,未來已不再是賺取生計的專業,而是無償的社會運動;其生存方法必須回復真正的專業自主,脫離一切可以不顧公眾利益的財源權力審查,眾籌可能是出路,但在有限的資源下媒體要互相合作實現「共享經濟」如交換稿件;各類突破建制操控或無形經濟操控的新興新聞媒體或新聞人最好百花齊放,例如一人媒體、倡議媒體/記者、抗爭媒體/記者、公民記者及社區記者等,是一項開創生路的智慧考題。

民主運動和社會運動的空間亦將收窄,要有新的抗爭方法,例如默默進行不張揚、流動而不停留、參與者打散而不集結、行動原子化由個人各以自己的創意默默實踐同一個抗爭目的等等。

同時,又正如一些學者或抗爭者預期,未來的公民社會力量建設將要集中到非政治的民間社會領域,如捷克在極權年代,反對派透過學校機構或戲曲班等民間活動壯大民間政治能量等。以此思維,如果香港的學校全面進行偏頗的中國歷史教育或偽國民教育,民間可以透過歷史研究會、文化研究會或讀書組等來對拆官方的洗腦工程。

另一個範式轉移是要甩掉華人五千年極權管治下孕育的權威人格,轉化為民主人格,使能廣培民主土壤。權威人格的溝通特性是典型的你錯我對胸襟,以致同路人互相攻訐,沒有從古希臘哲人的辯論習慣發展出來的西方式互辯氣度。從陸續DQ議員引發的立法會泛民議員應否總辭的討論中,就反映了權威人格的狹隘器量,反對者甫開始指建議的人是「鬼」,支持者甫開始假設了不肯總辭的是戀棧權位,評論亦多情緒字眼。反對派內部這種因不同意見而產生的持久情緒爭執,只會令軍心消沉喪氣。

以利制暴

頭頂最大的話事人中共政府今天已仗其經濟力量有恃無恐,不會對香港的民主訴求和中國內部人權問題讓步。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亦是全球第二大對外投資國(參看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2017世界投資報告),經濟足印無達弗屆,看其就劉曉波之死屢次指責多國干涉內政,又提出抗議,以及在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周年前夕,公然宣稱中英聯合聲明已無現實意義,赤裸裸毀諾向國際挑機,背後的潛台詞就是:「我老子現在是違約,是反口不認數,你奈我甚麼何?鬼叫我袋裏有錢,你要靠我。」

因此,劉曉波妻子劉霞能重獲自由的機會微乎其微。劉曉波倡議《零八憲章》的政治能量足以令中共下台,中共必要在他死後消滅其在中國的餘溫,使他在中國大地自此了無痕跡,首先是把他的骨灰海葬,第二步就必須剷除劉霞,至少透過軟禁等方法令她在中國大地隱形。出國更無可能,劉曉波因叛逆中共政權而獲頒諾貝爾和平奬,中共已丟盡面子,一如紐約大學中國法律及人權研究專家Jerry Cohen所估計的,劉霞現已成了抗爭的象徵代表,中共不會放生她。放生了她,搞不好在海外供出許多黑幕,就為中共添煩添亂。

為救無辜受虐者,全球華人應該呼籲各國抵制中國的一帶一路和中國製造。

經濟抵制作為一種非暴力的重刑,直攻暴君要害,才有望收鎮暴之效。

 

 

附訊:網上發起就劉曉波之死及釋放劉霞的三個全球行動:

呼籲全球人民在個人生活層面抵制中國經濟

網上全球簽名呼籲二十國集團(G20)加一(緬甸)各政府抵制中國一帶一路計劃及其他經濟合作活動

網上全球簽名呼籲聯合國就中國對待劉曉波違反其在1998年簽訂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進行調查和制裁,並將中共驅逐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