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移民也會加入本土陣營 因為一樣受到種種壓迫

2016/3/7 — 12:04

梁天琦在2.28新東補選當日,四出拉票

梁天琦在2.28新東補選當日,四出拉票

梁天琦的新移民身份,在網上引起一場爭論,就是他的團體是排拒新移民的,而他本人為新移民,那豈非自相矛盾?他們形容本土派的主張虛無,反對新移民,卻支持梁天琦。這個問題被形容為左翼的「開心大發現」。

然而,只要大家不善忘,應知本土是源於新移民、自由行及中央政府帶給本地市民的壓迫,那是很具體的。新移民的壓迫,源於公屋輪候冊直迫30萬戶,但仍要每年引入大量新移民,大幅削弱一般香港家庭的上樓機會,只能投身私樓,遂同時刺激了私樓樓價上升。

廣告

自由行的壓迫,源於元朗大馬路的一般民生商舖,很多都變成了藥房和金舖,市民再難滿足日常生活所需,那亦刺激租金上升,造成百物騰貴,生活百上加斤。

中央政府的壓迫,源於通過代理人梁振英,在各方面運用私權與意見不合的市民抬槓到最後一寸,並以欽點式選舉代替《基本法》的普選承諾,毀滅相信民主的香港人的尊嚴。(是以《Economist》在魚蛋騷亂後,指出要消除民憤,中央應給予真普選及釋放李波。)

廣告

除了這些壓迫,隨著自由行人數眾多,除了城市變得異常擠擁,雙方亦因交往頻繁而更為認識對方。例如相當一部分的大陸人不守規矩、不顧他人、大聲說話、財大氣粗、恩客心態等等。當然大陸人肯定有好人,甚至有好多,誰會認為維權律師不是好人?但大陸是有它的文化,那是一種根本連大陸人也在非議的文化。在大陸信任度亦很低,例如雖然不少香港人不信港警(頭盔:李偲傿和藍絲則對港警讚譽有嘉,那也是一派重要的意見),但他們更不信公安,大家亦擔心港警公安化。假貨充斥、五毛泛濫等也是一些例子。

以上的壓迫和分歧,在2003年甚至2010年或以前並不嚴重,故那時香港並不像今天瀰漫本土主義。及至後來,本土主義崛起,是希望減緩這些各方面的壓迫,重拾較為像樣的生活,並防止香港被大陸同化,能保存自己的特色乃至存在,那絕不虛無。而不論梁天琦的出生地在何方,這些壓迫仍是存在,仍是要對應。甚至新移民也會加入這個陣營,因為他們都一樣受到前述的種種壓迫。畢竟大部分香港人,本來也是新移民,而他們今天都要捍衛本土了。

左翼的討論,只針對梁天琦的身份,卻有意無意逃避這種壓迫,根本就是返回脫離現實的境況。而當討論竟去到談那些可以各寫十萬字、最後還是難以掌握的自由觀、平等觀、法治觀、民主觀,而忽略了有目共睹的民間疾苦,那也是把整件事簡單化甚至局限化了,簡化與醜陋也是從此而起,虛無才應運而生。縱然我們其實都應該厚道一點,實不應輕言或視對方為醜陋便是。返回現實,與廣大市民共同呼吸,重拾那種切膚之痛,我們才有可能找到問題的解藥。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