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施政可以只講民生不談政治嗎?

2017/10/11 — 9:11

林鄭月娥(背景圖片來源: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林鄭月娥(背景圖片來源: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香港社會確實有很多問題需要處理,很多急需進行的政策改革及需要處理的議題都長期議而未決。特區政府看來認為只要現屆政府能夠在一些主要的民生項目上做出成績來,便有機會扭轉政府長期的弱勢,可以爭取到更多市民支持,便可以更有效施政。也正是基於這種思維邏輯,林鄭月娥從一開始便說現屆政府不一定會重新啟動政改討論,要等到社會有較佳的政治氣氛,可以凝聚到共識才會重提政改。

但施政可以只講民生不談政治嗎?

沒有是夠政治代表性的政制之下,特區政府又是否可以提出沒有大爭議的政策?出現爭議的時候又可以如何作出決策而不致受到質疑?今天香港的政治制度未能賦予特區政府足夠的政治認受性及為其管治提供政治能量。不解決政制問題,便沒有辨法建立政府決策的公信力和認受性。

廣告

在殖民地時代,當時的政府也面對示威抗議,也各有種請願及社會行動,但港英政府始終沒有因為九七這個大限而面對過足以令政府難以管治的政治危機。就算面對市民政治覺醒及民主化的訴求,殖民地政府似乎也沒有面過如今天這個港人治港特區政府同樣嚴峻的挑戰。

特區政府同人唔同命,主要原因不外乎幾個因素:

廣告

首先是因為在回歸過渡期內,政治制度基本上是由一個典型的殖民地模式逐漸走向開放民主,政府透過服務承諾及其他行政改革方式變得更加問責。就算有人會認為改進步伐不夠快,但整個社會仍然對繼續有改善抱有信心和希望。

而且,「港人治港」這個說法及各種過渡期的憲制規定,也令這一種期望及訴求變成天經地義及順理成章。市民都相信,香港的政制改革仍會繼續走下去。

香港也由一切以「搵食行先」這一種純經濟性的社會逐步轉型。越來越多人明白,必定要在制度上確立一個較公平而合理的體制,才可以保障香港人的生活方式,這才是一國兩制的核心理念。到今天仍然高唱老掉了牙的「香港是一個經濟社會而不是一個政治社會」,除了是自欺欺人之外,也可以說是很多重要爭議長期難以疏理的原因。

要搞好很多民生項目,今天面對的已經不是從無到有的選擇,而是利益如何分配,代價如何分攤的問題。

況且,在一個被殖民地更殖民地的政治體制之下,制度的不公平在近幾年越加明顯,制度偏重既得利益階層,而且有長期凝固化的趨勢。無論京官如何辯說香港人今天已經擁有從來未曾有過的民主,但實際上是一再拖延基本法及聯合聲明對香港人作出過的政治承諾。在現行體制之下,香港也有越來越多人對主權移交這二十年來的政治走向威權感到不滿。

政制死結不打開,很多民生政策事務的死結也不會處理得好。可以預期,特首林鄭月娥會盡量利用這份施政報告展示亮麗的藍圖,但如果政府仍然執意要廻避政改這個問題,任何藍圖都只會是空中樓閣。

(本文為改寫版本,原文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