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

2018/6/19 — 13:33

我是在旺角認識盧敬華。我們沒有在旺角瞓過,大家都只是行來行去,碰面時會說幾句唏噓的話。那個時候,在我們熟悉的圈子𥚃,由金鐘轉移去旺角的人不算太多,我們算是有着相同的感應。印象中,盧敬華不是多言的人,不過他會寫書,都算幾型。後來見到他導演的紀錄片「709人們」和 「709 彼岸」覺得他真係幾型。

佔領之後,大家各自在生活中掙扎,突然看到「709人們」,精神為之一振。每當我見到在佔領時期認識的各人能夠繼續用自己的方法為香港人發聲,沒有常常說什麼「有用無用」,「驚唔驚」,只管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我就覺得受到鼓勵。原來這段日子他一直是往返大陸,走遍北京、湖南、山東為香港人做著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讓大家明白「709大抓捕事件」。

我不記得自己是怎樣開始關注這件事件,只記得有一日我把一篇報道這件事的文章,其中一張圖表 - 載有這二十多位維權律師的名字 - 貼了在書架前面。我告訴自己,一定要關注這批嚴重受打壓的律師,這個國家的公權力的邪惡與囂張,已到了難以想像的地步。継「女權五姊妹」之後,這件事的確是非常 disturbing,作為香港人,我們不得不關注這些在極權統治下的中國人的命運。非常感激盧敬華和江瓊珠令我們有機會一直跟進這件事。原來香港維權律師關注組找到他們以書和紀錄片的方式,採訪了涉事律師的家屬和被捲入709風暴的人,紀錄他們的生活和抗爭。他們找到資深的的文化傳媒人來做這件事,真係好啱數。

廣告

「從709 人們到709彼岸」

廣告

昨晚看了下集續片「709彼岸」,眼都濕了。這些律師受到酷刑和虐待,他們的家人和兒女也被牽連,真係好L慘。

上集我認識了陳桂秋,她是謝陽律師的太太,原來她已經去了美國。上集我最喜歡的那一幕是她到了丈夫謝陽在湖南農村的老家,怎樣鬧爆他的家人,叫他們不能只是相信政府,也不能只是說擔心,要起來行動。陳桂秋站在屋子中央,周圍圍著謝陽的家人,她義正詞嚴的叫家族中受過教育、文筆好的侄子把謝陽的遭遇寫出來,要接受採訪,要翻牆,要用媒體,「不能口說關心,什麼也不做!」在下集我見到陳桂秋,為了兒女能夠上學我個一點正常的生活,已經偷渡去了美國,積極的找尋生存的方法,包括返教會,開車,學英文,継續為 709 家屬奔跑,也堅持為自己和家人尋找好的生活,好勁。

盧敬華也拍攝了江天勇的妻兒的遭遇,他們原本想一起去美國,但妻兒剛成功申請到美國,就發生「709大抓捕」事件。江天勇放不下維權戰友,決定留下幫助其他受709牽連的律師和家屬,最終被捕,並在庭上承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囚兩年,剩下妻兒在彼岸。江天勇太太說:「我在美國同坐監都無分別,其實去到美國都無鬆一口氣,我除了可以去超級市場買菜和見到仔女,和坐監也沒有分別。」她說如果自己是江天勇的朋友會很仰慕他,但作為他的妻子,他覺得丈夫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因為她的生活完全沒有安全感,她依然選擇相信丈夫是愛她和子女,所以才叫她們逃離中國。她一邊說一邊流淚,我也忍不住,我相信每一條女都會明白她說的是什麼。

上下集每一條女的故事都令人非常難過,她們偷渡的過程好驚險,但都捱了過去。她們要照顧仔女,(包括處理精神抑鬱症)還要每天做各種工作希望能幫到丈夫脫險,停下來就會好內疚,真係好L辛苦呀。即使政治制度如何極權,社會如何敗壞,她們依然繼續反抗,因為知道自己的責任是要全世界知道極權統治的恐怖。

我很慶幸自己能夠有機會教 「Love, Marriage and Sex in Modern China」,我要繼續教,直到不能。我希望學生可以透過紀錄片明白這些維權律師,他們的家庭和婚姻是承受着怎樣的摧殘,想想為什麼中國人的生活會搞成這樣。

謝謝盧敬華邀請我看 「709彼岸」,看完試映,大家各自歸家,誰知5分鐘後又再碰頭,原來大家都同時覺得其實係要飲番杯嘢先可以再上路。

#709彼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