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天又是艱苦一仗 而我們總會捱過黑暗、迎向黎明

2017/2/28 — 23:33

新屆立法會會議10月12日舉行,新任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圖中)質疑秘書長陳維安對多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無效的裁決。

新屆立法會會議10月12日舉行,新任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圖中)質疑秘書長陳維安對多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無效的裁決。

編按:律政司司長及行政長官就四名非建制議員劉小麗、梁國雄、姚松炎及本文作者羅冠聰的宣誓,提請司法覆核案件,明早在高等法院開審。

三年前的2月28日,也是忐忑的一晚:隔天上任,成為嶺南大學的代表會主席。

嶺南上莊的際遇,非常奇特。還記得當時打算湊人數上幹事會,到提名期完結之際,埋班不足法定人數,注定流選。心灰意冷,卻有上莊幹事遊說我出選代表會主席:不就換個位置服務會眾吧。

廣告

這讓我掙扎良久。過去幾個月東奔西跑,為了湊齊十一個嶺南學生組織學生會,已經非常疲累,失敗的痛楚也讓我自怨自艾,心情低落。然而,思前想後,一股熱血衝上腦袋,總想在求學生涯為理想奮鬥一翻,結果還是閉著眼睛遞上表格參選。

然後,一切就是歷史。時光轉到三年後的今天,今晚也讓我相當忐忑:明天就要針對著宣誓案開庭,接受未知的審訊。

廣告

自上年十二月被告上法庭後,官司相當困擾著我立法會的工作。901的前途出現了一個很明顯的分岔口:時間是三月中,向左是繼續運作,向右是被取消資格。於是,11月承租了香港仔地辦後,再也無法尋找另一個地辦的租鋪,因為要面臨隨時斷約的危機;人手不足也不敢招聘全職助理,因為不希望別人工作一兩個月就要打包回家,或是做一兩個星期無償勞動;無法開展長遠的政策研究,因為無法確保有持續工作的研究員。

議辦無法正常運作,是非常傷害公眾利益的事,也讓議會工作綁手綁腳。當然,政府不會理會,他們只會理會大白象能否以最快速度過會。

政治打壓可以來得兇殘而顯著,也可以幽暗而潛藏。從三年前,由罷課、雨傘,由嶺大學生會、學聯走到眾志和立法會,被拘被檢被打被摔被恐嚇,明天又要面對一場風雨。最令我焦慮的,過去的打壓都是針對個人,個人的損傷和痛楚都可以獨自忍耐;但一場DQ,就波及到901的同事、眾志,以及很多很多幫助和關心我的朋友。令別人因我而受傷,是我最不忍,也是令我最痛心。

這種忐忑,與三年前的一樣,都是在疲態下,懷著對未知的恐懼。只是,三年前我最多爛命一條,如今,肩膀多了點重量。但同樣的,面對龐大壓力卻能從容面對的韌力,也未曾消失;我對香港人的信任,也未曾失落。非常感謝一路以來幫忙的律師團隊,尤其是明天代表我上庭的戴啟思資深大律師,以及會到場聲援的大家。

「抗爭沒有代議士」,由學運到政治,初心都是不變。明天,又是艱苦的一仗,我們總會捱過黑暗,迎向黎明。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