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誰令「愛國」變得這麼充滿了厭惡性?

2017/8/13 — 16:09

范徐麗泰

范徐麗泰

中央政府倒不如先檢討一下對港政策的錯誤。

也應該正視國家及政權的行為為何會不斷趕客。

愛國買辦也應該好好先反省一下自身的作為,知不知道他們這些人的言行與作風其實是在倒米?

廣告

扣老師帽子是最容易的,也是最沒有意義的!

周五明報論壇版有兩篇由通識老師寫的文章,都是反駁范徐麗泰幾日前說因為「很多老師反共,令學生反黨」,又說因為「學生不理解中國的歷史,才會不愛國」。兩篇文章的調子比較一致,對范太之流也著實是太客氣了!

廣告

不如做一個簡單的民意調查:

「下列幾項,如果任選其一,你會認為那一個最能影響香港人的愛國精神」-

1. 中國內地與香港的關係
2. 政權及國家的行為
3. 愛國人士的表現
4. 國民教育科

另一個問法,同樣的選項:

「上面幾項,你認為那一個與年輕一代對中國人的身份的認同與否最有關係」。

在我看來,對於這兩個問題,選項(4)極有可能都是敬陪末席,即是說,相對於其他三項,國民教育科對培養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及愛國情懷可能都最不重要。

中共收回香港主權二十年,卻始終收回不了人心,那些皇帝未急便先急的太監又忙不迭要表忠,要推卸責任,又想為重推國民教育科製造聲勢,便把老師拉落水,要他們成為代罪羔羊。

影響年輕一代甚至其他人對中國的態度及國民身份認同,最主要,最關鍵的因素,始終在於香港及內地的互動及關係。北京政府長期錯誤對港政策,造成香港及內地的矛盾擴大,加深了香港社會內部的對立撕裂,也長期把最能代表市民一方的民意代表推向對立。在這一種氣氛下,就算搞多一科國民教育,就算擴大歷史教育科,加埋全面改革通識科,年輕一代的民族認同感也不會升高得到那裏,而所謂愛國情懷也根本解無從建立。

其次,國家的行為及政權的行為,才最影響人民對政府的觀感,也直接影響香港人對民族國家的認同及愛國精神的形成。當香港人不時都可以透過各種資訊平台看着那些共幹高官惡形惡相指指點點,又看到中國的官員不時宣之於口,土豪氣十足兼且蠻不講理的中國邏輯時,要自認是中國人也確實有點尷尬。而且,劉曉波事件,維權律師事件,國內的公安城管如何執法,劉霞在沒有任何確切被指控的罪名而被軟禁多年,一個溫和理性的維吾爾族學者及他的學生又如何被判冤獄,這些代表着這個政權,也從而被代表成國家行為的種種做法,都足以令不少人愧為中國人,甚至恥為中國人。歷史故事都早有如此的教訓,秦檜以十二度金牌把岳飛迫害至死。今天在杭州的岳飛墓,便刻上了一副似是秦姓後人寫的對聯:「自從宋後少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借引諸當下,也有「新中國內愧為漢族,共產治下拒認中華」之嘆。

如果說這些都比較離身,與香港人無關,可能也有人認為在一國兩制之下,最好還是河水不犯井水,保住自己的生活方式便算了。但有時要避也避不了。銅鑼灣書店事件點計?剛剛又才發生了民主黨林子健疑被國內公檢系統的人來到香港執行私刑。香港人對這些事投訴無門,硬哽了一次又一次,還想我們跟這個國家拍膊頭稱兄道弟?再加上一次又一次扭曲基本法,推翻對香港人作出的承諾,以政權權力及國家之名來霸凌香港人。凡此種種,都只會令香港人對被政權壟斷了定義的所謂「中國人」身份難以認同,完全沒有包袱的年輕一代,更加會抗拒及否定這個被賦予了的身份了。搞多一科「國民教育」,擴大「中國歷史」科,再使用各種手段攪通識科,就可以抵銷這些國家行為及政權行為造成的負面影響嗎?就可以使這種種惡行一筆勾銷嗎?今天最抗拒認同中國人身份的,不正大部份都是成長甚至出生於特區,不是唱國歌升國旗長大的一代嗎?

其三,今天那些愛國人士的作風、作為、及表現出來的態度,是令愛國變更 desirable ?還是令愛國變成更惹人討厭?中國共產黨30多年來對港工作最大的錯誤,便是任用了大批這一種見風使舵,面目可憎的人來代表香港人。而他們這些人得到了中共政權的提拨,或是要得到中共繼續提拨,獲得重用之後又要報效中共,可能又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沾染盡中國官場那種家長式的作風。因此經常以愛國者自居,又盲目支持中國政府的所有作為。此外,還要對香港人指指點點,忘記了自己以前死心塌地為英國殖民地政府出謀獻策的那一段歷史,還夠膽指導香港人如何愛國?這樣的背景,如此的表現,令他們根本難以得到香港人的好感。這一類「愛國人版」,代表中共在香港包辧愛國的「愛國買辦」,令「愛國」一詞包涵了強烈的負面情緒,也令愛國變成十分具厭惡性的行為。只要看一看他們的嘴臉和作風,如何可以觸動年輕人?如何令年輕人相信及接受他們是愛國的楷模?有時甚至覺得恥與為伍,如何可以甘於成為他們的同類。越是表彰他們是中共政權接受及肯定的所謂「愛國愛港」人士,也就等同趕客。

抽空上述這幾項,以為只要搞好國民教育,中國歷史教育及改革通識科便可以令香港人愛國,這樣的想法不但沒有意義,也肯定不會成功!

國民教育科能否力挽狂瀾?幾個很簡單的問題便可以得到答案了。

首先,不把劉曉波事件、維權律師事件及其他影響香港人對國家的觀感的政權行為放進國民教育科作教材,香港的年輕一代就不會知道這些事嗎?難道香港以後可以禁盡所有其他資訊平台,甚至不許學生上Facebook嗎?

其次,就算老師跟足將來政府編定的國民教育教材來向學生洗腦,香港的學生就會照單全收,老師說什麼他們就信什麼嗎?當然是不會,如果老師咁勁,根本就不會有青少年問題了。

再者,香港的老師真的會不問真假,昩著良心,跟到足將來的教材來照本宣科嗎?有幾多個老師會講得出「中國共產黨是一個無私、偉大的政黨」這樣的話?當然有人會講,例如今天已經貴為教育局副局長的蔡若蓮,但這樣的老師肯定不會很多。

在香港這個社會要培養新一代的愛國情懷,中國歷史科的作用肯定只會是微不足道的。與其枉費心力把培養愛國情懷寄托于國民教育,可能更應該想想為何連很多像筆者同一世代的人也與這一種定義下的愛國漸行漸遠。我們很多人多年來也算讀過一點歷史,在80年代支持過九七回歸、在90年代仍然對中國的發展抱有盼望和擔當的,但今天有幾多人願意跟那些愛國皮條客的標準一同墮落;大部分人仍然不齒於與他們同一鼻孔出氣。可能也因為不願被那個黨代表了而不想公開說自己愛國,更肯定不會以為支持這個中共政權就是一個愛國的行為。可能剛剛相反,因為仍然關心這個國家,仍然認同自己是中華民族,因而越加相信不能愛這個黨,更不可以讓這個黨把國變成黨的私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