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誰將問題「政治化」?

2017/7/13 — 14:08

資料圖片:2017年七一遊行中,有市民捧著「釋放劉曉波」紙版道具

資料圖片:2017年七一遊行中,有市民捧著「釋放劉曉波」紙版道具

對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事件,不論香港或外國人,也盼望劉能出外就醫,但中央喉舌批評這是干預中國內政,將問題「政治化」。最近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指,非建制人士反對「一地兩檢」和蔡若蓮出任教育局副局長,是「泛政治化」的舉動,並不公道。事實上,我們常聽見一些建制人士的指控,非建制人士對政府施政的批評是「政治化」。意思是不合理,沒根據,只是炒作而已。究竟甚麼是「政治化」?誰將問題「政治化」?

亞里士多德說:「人是天生的政治動物。」孫中山說:「政就是眾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眾人之事,便是政治。」唯有共產黨宣言中指「一切階級鬥爭都是政治鬥爭。」中國共產黨以階級鬥爭來奪取中國的管治權力,現在怕別人來鬥爭自己,所以將所有反對她的都視為「政治化」。不論是中共,還有香港的管治階級,就是怕別人反他們,所謂「國家安全」,其實只是保護自己的權力和利益,人民的權力與安全全不是他們所關心的。

就以劉曉波一事,我們便可清楚看到,中共為保障自己的權力,所有批評和不同意見,都被打為「顛覆國家」,「破壞國家安全」的人。國家強大,但賤待國民,踐踏人權,有錢無品,雖說用金錢援助其他國家,實在是經濟侵略,打壓台灣。

廣告

假若范女士認為反對意見就是「政治化」,我寧願被人這樣批評,也要說些人不愛聽的說話。

先談談教育局副局長一事。當然人人也有政治的立場,不可能會中立,正副局長根本上也是政治委任。

廣告

我收到教育局傳來的電郵,指委任副局長以「用人唯才」為原則,但沒有指出「才」的標準是甚麼。我不敢懷疑蔡的管理學校的才能,特別是有政治顏色的學校。她的政治才能相信也不能被懷疑。但她能否有真正教育之才,是值得商確的。

對於劉曉波事件,教聯會會長(也是一位中學校長)竟然以「七警」來比喻劉,真是可笑可悲。當然香港有人要求釋放劉曉波,內地人也可要求香港放過七警。但大家都明白,七警以權力傷人被判監2年,但劉只是批評當權者,被判監11年,基本上後者是不公義不道德的事。假若說兩地法制不同,不予評論,但你要推動國民教育,要我關心國家,後者不是在國家內發生的事嗎?我怎不能不關心和批評?我們不知劉在監獄遭遇甚麼?據說他在獄中常接受身體健查,但為甚麼突然宣佈他患末期肝癌?還准保外就醫?既然已是末期,他個人意願也希望可往外國走完他最後一程。七警沒有沒有患上末期病呢?

剛好DSE放榜,幾位狀元對劉事件的看法,都是以病人利益出發,不應從政治角度去考慮。例如超級狀元林莉雯說:「從醫生角度,不應考慮其政治背景,應以病人利益出發,考慮是否適合出國治療。」另一位超級榜眼陳逸芝亦說,她希望大家不要用政治角度看徒,應用最符合劉的意願和健康的醫療方案。他們的看法,與那位得高望重的會長和校長完全相反,他能不因而汗顏?政治淩駕於教育,實在可悲。

2012年,政府推出國民教育時,教聯會轄下的國民教育中心出版的國民教育材料,內容偏頗,政治掛帥,多於培育學生獨立思考,令大家醒覺和質疑特區政府推出國民教育的動機和內容。蔡若蓮為教聯會副會長,如果委任她為教育局副局長,實令人不能不懷疑政治任務多於教育,對香港教育百害而無一利。

至於一地兩檢的問題,看似是理所當然的事。但當我們看到中共政權怎樣對待竹劉曉波,又看到銅鑼灣書局等事件時,你怎能不擔心。你可以在「看來更合法」的情況下,你在西九龍突然被失蹤,然後被安排在高鐵中,已可依照內地法律被處理了。當然有人說:「你不犯法,怕甚麼?」但我對你說:「我真的害怕,因我現在所說,根本是當權者不愛聽的說話。」那時,我不是坐「洗頭艇」突然被發現已入了大陸境內,而是坐高鐵,甚或可能是坐頭等呢!

不論是中央或是特區政府,一向都是政治和權力大於一切,小市民怎能不以「政治化」的心態看事情。假若市民對當權者說些反對的說話,便被指「政治化」,那便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歸根究底,是誰將問題先「政治化」?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