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選民背棄了民主派,還是民主派背棄了選民?建測規園界補選分析

2018/3/22 — 11:59

謝偉銓與司馬文,3月12日在立法會補選點票中心。

謝偉銓與司馬文,3月12日在立法會補選點票中心。

【文﹕KT(民主派支持者、測量師)】

2018立法會補選曲終人散,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下稱”建測規園界”)建制派候選人,前立法會議員謝偉銓以超過百分之五十五的得票率當選。親民主派媒體可能會認為是建制派票源歸邊的結果。但事實又是這麼簡單嗎?

今次補選原界別議員姚松炎選擇了代表民主派轉戰九龍西地方選區,把建測規園界的補選民主派候選人席位相讓給與其有緊密聯繫的CoVision團隊。而CoVision團隊最後選擇派出團隊選委會票王,南區區議員司馬文出選,另一民主派選委團隊「專業。民主。起動」成員,民主黨的吳永輝繼2016年立法會選舉讓路予姚松炎後再度讓路,放棄出戰是次建測規園界補選。有報道指吳永輝曾因認為司馬文並無專業資格,勝算可能較低。事實證明吳永輝判斷正確,他的高風亮節只是成全了司馬文慘敗於謝偉銓手上,對守住民主派建測規園界一席毫無幫助。

廣告

要分析民主派票源在建測規園界的變化,必需要把2016立法會選舉,選委會選舉以及2018 立法會補選三次選舉一併分析。表格一﹕建測規園界選舉得票分析

表格一﹕建測規園界選舉得票分析

廣告

*2016 選委會選舉採取全票制,民主派得票以司馬文得票最高,建制派測量師則以謝偉銓的1,438票為最高,非民主派建築師以嚴迅思的1,434票為最高。儘管嚴迅思曾澄清他絕非建制候選人,但應亦非民主派候選人,簡單起見將其票數歸建制建築師陣營。

先說一說選民人數,2018立法會補選的選民人數以2017年正式登記冊作為基礎,淨新增選民人數為248人。考慮到界別本身的特殊性(選民僅限於四大專業學會以及根據法例註冊的四大專業資格人士),坊間盛傳的所謂種票近乎不可能出現在這個界別內,淨新增選民人數應多為剛考取專業資格而又有心運用手中建測規園界一票的年輕專業人士。在考慮到年輕專業人士的政治取態普遍傾向民主派,撇開其他因素來看,單論得票率而言代表民主派出戰建測規園界的司馬文應比上兩次更高,為何最後卻落得一個高開低收的下場呢?

單看兩次立法會選舉中民主派得票不進反退,有些人可能會歸咎於投票率偏低。的確,建測規園界補選的投票率是比2016立法會選舉為低,但地方選區一樣如此,而更重要的是民主派候選人曾在投票率更低的選委會選舉以超過百分之五十的得票率成為票王。

事實上,低投票率對民主派還是建制派更為有利基本上是視乎當時的形勢而定。決定選民的兩個主要因素分別是方便性以及用選票表達意願的逼切性。

在方便性而言,票站數目的多寡自然是一項代表選民投票方便程度的因素。

在2016 立法會選舉,由於五個地方選區與功能組別均需進行選舉,總票站數目為571個。到了2016 選委會選舉由於選民基數大減的關係票站數目也相應調整為110個。至於現在的立法會補選,由於九龍東及新界西均沒有議席出缺的關係,其他三個地方選區的票站雖然跟2016 立法會選舉相去不遠,但九龍東及新界西的票站卻由2016 立法會選舉的255個減到今次的15個,即使是和2016 選委會選舉的42個票站比起來也是相差甚遠。對選民而言,更少的票站增加了他們前往投票的機會成本,因此除非是有用選票表達意願的逼切性,否則投票率會降低絕對是不足為奇。

在逼切性而言,民主派派出無專業資格、捲入僭建風波的政治投機者(也是謝偉銓在整個選舉工程多番攻擊的三個重點)司馬文,諷刺地成功凝聚了建制測量師及建築師對抗司馬文的意志,使謝偉銓今次的得票流失建制票極少。相反對民主派選民而言,選委一役後政治議題冷卻下來,僅餘因DQ產生的同情心態又因姚松炎轉戰直選而流失。此消彼長下,民主派得票非但沒有受新增選民幫助而增加,反而從選委會選舉中五成四得票下滑至是次補選僅餘四成三的水平,不可不說是對民主派的一個警惕﹕政治議題固然重要,但候選人也不能「帶病上陣」。

民主派倘若想重奪建測規園界又應有何策略?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姚松炎以「一起松新出發 Together, a kEY to Change」作為競選口號,以改革者、民主派的形象吸引傳統民主派支持者以及對傳統建制不滿的年輕選民。考慮到近年來隨著界別選民政治對抗意識加強,選民登記人數每到了選舉年之前也有不錯的升幅(見表格二),只要民主派能夠派出一名形象年輕、沒有醜聞的專業人士出戰測量界,在未來數年新增選民的幫助下重奪議席亦非難事。
表格二﹕建測規園界選民人數變化

表格二﹕建測規園界選民人數變化

不過如果民主派最後決意派出轉戰地區直選惜敗的姚松炎出選(又或姚松炎再以2016年建測規園界選舉中同樣策略,以堅持出選逼走在界別耕耘多年而有意出選的民主派代表),也應作好姚松炎少不免會被建制派候選人冠上政治變色龍的污名。就算一般市民多麼欣賞姚松炎在議會的工作,又有多少能轉化成專業界別的選票呢?

這些問題也許是民主派在備戰2020年立法會選舉前必需考慮的因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