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陰謀?還是白癡?

2015/6/19 — 10:51

2015年6月18日這個日子,肯定載入香港史冊。就行政長官選舉辦法,香港立法會按議程繼續進行表決,誰知臨表決一刻,建制派的尊貴議員突然內急(我當時的判斷而矣),紛紛逃出議事廳,結果泛民倒是一票不轉軚,還多了「怪醫」梁家騮一票,令議案於28票反對、8票支持、1票沒投票下,被立法會否決。

世事果真難料,建制派會前說得信誓旦旦,言詞多麼慷慨激昂、多麼「愛國愛港」,幾乎把投支持票當成為國捐軀之舉,怎料、他們沒投票;

建制派會前厲聲指責泛民,說泛民是什麼香港民主的千古罪人、罵泛民奪走香港人的「普選」權,幾乎把泛民投反對票說成港奸漢奸,怎料、他們沒投票。

廣告

落差實在太大了,場面實在太惹笑了。

中共顏面何存?

廣告

28票反對對8票支持,無論事後如何找借口找理由,歷史上都會清清楚楚記載,一個所謂得到大部份民意支持、竟然被一面倒的票數反對通過,而「間接投下反對票」、「送他一程」的又竟然是那些「阿爺吹雞、全部跪低」的建制派議員(不包括自由黨)。試問,甚要面子的共產黨顏面何存?

這班建制派議員事後面無血色,大汗叠細汗,急說要即到中聯辦「面聖」解釋解釋,我究竟應繼續狂笑,還是保留一點同情心,替他們感到可憐呢?

不按劇本辦事

正路說,對建制派的最佳結果,肯定是有泛民議員轉呔,令議案獲得通過吧。但由於需要的票數較多,而泛民陣營的「潛在轉軚」議員紛紛表明不轉軚,故會前,無論政府及建制派都打定輸數。

因此,建制派轉而尋求一個次佳,又是最可能達到的劇本:便是全數建制派投票支持,但無奈因泛民反對令議案以輕微票數之差,不獲通過。這個結果,一來對面子的中共,仍叫輸得不太難看,從梁繼昌透露周二晚仍收到「朋友」來電,游說投棄權票,希望政改「衰得無咁難睇」便可知建制派的取態;二來,建制派大可一致槍口對外,指責泛民「阻礙香港民主發展」,是是「剝奪」香港人「一人一票」選特首的罪人。信我,這些歪理,謊話,仍有不少香港人真心相信的,這是題外話。

但最終結果,兩樣都不是。建制派輸得太難看,太難睇了。

事後他們辯稱,是希望「等埋發叔」,故意圖臨時離場,以求令法定人數不足,議會雖再等十五分鐘叫齊人開會,為劉皇發爭取時間趕回議事廳投票。但自由黨、及嫻姐等人卻忽然「腳軟」、走不開,反留在議事廳乖乖投支持票,令流會不成之餘,議案被否決。最搞笑是會場外的建制派還懵然不知,要待傳媒通知才知出事。

太荒謬了反引人懷疑?

實在太荒謬了,荒謬的地步,令我不得不細想,難度建制派議員的反智低智,真的如此無底線?還是其實…有陰謀的?

以下純是我胡思亂想,大膽假設而矣。

首先,為何務必要「等埋發叔」?以發叔在立法會的出席率之低,其實沒了他一票,也不會變得輸得難睇多了。根本大部份人都早習慣發叔不在場了。那麼是否發叔的一票,其實不是純是面子問題,而的確是「有關鍵性」的作用?

其次,中共根本想議案不獲通過,這有一定可信性的。問題是,議案本身要通過的機會都較低了,何況通過了又如何?這個制度仍舊由中共話事,可控性甚高。反而現在,議案否決了,還輸得太難看,愛面子的中共會否行這套?建制派又用否用這麼難看的方式去輸?

第三,周三會議,政府官員,建制派都一致認定,周四下午五時,是表決的好時機,究竟這個「五時」為什麼是好時機?為什麼建制派議員不再發言拖延下去?又為何不遲不早,選擇中午時份要流會?究竟今早開會後至決定要流會期間,發生什麼事令建制派打消要至五時才表決的原定目的?

五時才表決,又是否是為求符合某些「特定條件」才定下的目標?資金調配?某人的回覆?

第四,自由黨打什麼算盤是另一議題,但最奇怪,當然首推嫻姐吧,工聯會同仝同一時間內急走出會議廳,嫻姐為什麼不跟隨大隊?她身體特別好?還會「O咀」?

最後,亦是最弔詭之處,為何當建制派離場時,竟是泛民的何議員站起來要求點人數?這豈不是替建制派做事?何姑,何解?

人蠢無藥醫

想了又想,我還是投降了,建制派議員的水準,是沒可能想得那麼多的,故最大機會,始終是:

人蠢無藥醫罷了。

最後不得不提,現在政改被否決了,政改沿地踏步。建制派聲大夾惡指責泛民是罪人,反中亂港,有欠香港人。問題來了,既然現在只是維持現有的特首選舉辦法,那麼有又何「罪大惡極」,又有何「千古罪人」之有?事關多年來,不就是你們這些建制派千方百計去擁護、去支持現行這個特首選舉辦法嗎?為何到了今天,沿用這個制度卻又成為你們眼中的「大罪」?

我只能說,建制派的荒謬和其搬龍門的功力,都是無界限的。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