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窮節乃現:論大學校長的風骨

2017/10/4 — 17:28

十校長發表聲明表態反對港獨

十校長發表聲明表態反對港獨

因為學生掛起的一幀港獨橫額,中大校長沈祖堯連同其他九所大學的校長發表聯合聲明,表態反對港獨,又指言論自由有底線,意味著鼓吹港獨不應在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內。聲明過後,沈祖堯身體力行,勒令學生會把橫額移除。十校長發表聲明的同一天,位於匈牙利的中歐大學 (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 校長 Michael Ignatieff 發表開學演說,重申政治獨立與思想自由,是大學的核心價值,勉勵同學和教師要更努力在自由的環境下,做更好的學問,為人類文明的知識累積出一分力。

Michael Ignatieff

Michael Ignatieff

廣告

Ignatieff 的演說有沉重的背景:今年三月,匈牙利政府通過針對中歐大學的法案,大學將在明年二月之後不能再收新生,變相準備「殺校」。中歐大學由著名投資者索羅斯創辦。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在中歐尤其在匈牙利,因為廣泛支助倡議人權的非政府組織,一直被當權者視為眼中釘。一般認為,這次針對中歐大學的修例,就是衝著索羅斯而來;而無論如何,匈牙利親政府的小報,都抹黑中歐大學為索羅斯的顛覆基地、財務不清,要除之而後快。中歐大學正循司法途徑,希望推翻政府的修例。

我在中文大學本科畢業,現正在中歐大學讀博士。兩所大學都是我的母校,同樣被捲入政治風暴,還恰巧在同一天,為大學的自由做了宣言。兩位校長,也就是兩所大學,最終取態迴異。在政權的壓力下,中大選擇屈服,而中歐大學卻選擇了站直。

廣告

誠然,在中大所面對的壓力背後,是已成世界一霸的中共政權;匈牙利不過是歐洲小國,而且還受歐盟的制衡。中歐大學是私立大學,財政獨立;中大是受政府資助的公立大學。但這一切並不令中歐大學面對的壓力比中大少。在 Ignatieff 發表演說的當日,中歐大學明年之後將何去何從,還未明朗──這對一所高等院校的未來而言,是災難性的。因為所有的課程發展、教職員升遷招聘,都是需要數年之前就有所規劃。事實上,我和學系的職員談過,他們都說校內行政人員的士氣都很低落,因為中歐大學一但關閉或搬遷,他們就得失業,還不知會不會被政權清算。

但校長 Ignatieff 還是選擇了站直。自四月以來,他和匈牙利政府周旋,直到開學的這一番話,應該要說的道理還一直在說,而且說得清楚,並在原則上絕不退讓。香港十位校長的聲明,不足八十字,而且除了表態,可說毫無理據可言──幾個學生的一張標語,如何會危及國家的安全?為什麼就不應為言論自由所保護?而且就算是表態,也是閃閃縮縮──為甚麼就不直接說你們是向中共屈服,又或者是真心實意認同中共的治港方針?為什麼要訴諸所謂言論自由的底線,卻又語焉不詳?

又有為中大校長辯護者,說世界所有大學的言論自由,都有紅線,譬如說不能針對族群作出仇恨言論 (Hate speech) 。這真的是十位校長的想法嗎?原來針對弱勢者的言語傷害,在這班堂堂校長眼中,真的和學生輕輕一句對當權者的挑釁,並無分別嗎?

有時我不免想,我的母校中大、那十位校長,是有甚麼難言的苦衷,令他們硬著頭皮簽一份稍有識見都明知無道理可言的聲明,不能像 Ignatieff 一樣挺直腰板嗎?是因為和政權的對抗,會危及很多職員的生計?是他們擔心個人的安危?但這些,難道 Ignatieff 身處在不少學者徑直稱為黑手黨國家 (Mafia state) 的匈牙利,又不用面對嗎?中大難道又像中歐大學一樣,面臨沒頂──殺校──之災嗎?

還是說,說到底,這一切不過是又一次我們的社會賢達和精英──也許校長們也不過是吃不消背後權貴們的施壓──不願為香港、為一些正確的價值,作一丁點名利上的犧牲?為了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在強權面前,他們或者逃跑,或者迎合,卻沒有一刻想過站直。

可不是嗎?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社會精英背叛讓自己名成利就的香港。八十年代大陸改革開放,工業家們為了追逐低薪勞動力、低價的土地,就紛紛把生產線北移,淘空了香港的工業,令大量工人失業,還令香港錯過產業升級的機會。還不止──他們還轉過頭來,在香港炒樓炒股票,最後把香港變成一個只有炒賣才可以致富的所謂自由經濟體。八九民運之後,這些社會精英,怕了共產黨的就移民,沒有一刻想過和香港人同生共死;共產黨沒有搞垮香港經濟,他們就又回來向當權者示好迎合,搭香港經濟好轉的便車。

我實在不能不這樣問:十位尊貴的校長,還有在你們背後推波助瀾,或逼迫或利誘他們向當權者屈服的精英賢達們,骨氣是否如此不值錢?香港的未來、基本的核心價值、還有你們的學生──他們也許最終成不了精英,甚至會變成政治犯──是否如此不值錢,你們就是不願哪怕為他們犧牲一點安逸,或至少承受一點風險?政權重壓當前,你們就只懂得跪下、逃跑,甚至奉迎?

中歐大學校長 Michael Ignatieff 甚至不是匈牙利人。事實上,中歐大學有足夠的財力一走了之,就在政治上比較安穩的德國或奧地利找個新校舍,好幾個城市甚至已經正式向中歐大學招手。但 Ignatieff 和中歐大學早就表明會對抗至最後一刻。這是因為二十多年來,布達佩斯已是中歐大學教職員的家。中歐大學不能拋下它的職員、支持它的市民、還有在其他公立院校也苦苦抵抗政權逼迫的學者,不顧而去。

根據好些指標,中歐大學的國際排名,甚至還在中文大學之後。中大高層們呀,下次當你們為排名歡呼時,會有一絲慚愧嗎?時窮節乃見。誰才是真正踐行了大學之為大學的價值與堅持?為中歐大學喝采;至於香港那些尊貴的賢達們,願你們苟活得心滿意足。

(文章原刊於夜貓,經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